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堅持剪難看的髮型

2015/10/12 — 12:0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女人對於父親的感情總是總是比較坦率真摯,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確含深刻的心理觀察。然而男人對於父親的感情不像女人外露,父子的關係比較像師徒。

中學時讀背影覺得真的很假,男人婆媽得見父親走過幾條鐵軌就眼淚流,但再大了要出國留學就發現其實眼會有點淺但是也不至於會流淚,何況感動只能一時,不可能感動一世,就像快樂的字面本身就說明它來快去快。

林文月寫自己替媽媽梳理頭髮才覺媽媽年老。媽媽和女兒可以靠梳辮子來聯絡感情,但不可能是剪頭髮,女人視頭髮如生命。剪頭髮比較瀟灑利索,只能是父子之間的默契。

廣告

小時候父親喜歡帶我到上海舖,只有在那裡我才會乖乖坐下,因為感覺好像是大人一樣,師傅細心的問候招呼,小孩子都喜歡裝大人。後來上海舖都關了轉了髮型屋,加了價但爸覺得服務和錢都不夠好,於是爸就親手來給我們剪。

二弟和三弟比較懂父親心意,然而他們覺得他剪得不好,於是後來都沒有繼續讓他剪都去了髮型屋。我經常和爸頂嘴溝通沒有弟們好,所以還是經常讓親替我剪頭髮,即現在都二十多歲了習慣還是一樣。省點錢也可以推說沒有女朋友是因為髮型不夠好看。

廣告

對我而言,孝順不是父母親節就拉兩老喝茶,孝順是堅持剪難看的髮型而別人笑我太瘋癲時,我笑他人看不穿。深思熟慮的結果往往就是說不清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