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謝你,聖鬥士星矢

2016/8/10 — 13:41

Fan art by Travis Ying.

Fan art by Travis Ying.

【文:英文瀚】

致所有七十八十後,喜歡星矢的朋友。

以及所以藝術工作者。

廣告

還記得第一次認識星矢,是TVB的深宵卡通。我和哥扮訓覺卻靜悄悄地跑出廳追看,美麗的聖衣閃閃發亮。那年四歲。

小二時,有天老師沒有什麼準備,叫我們自由創作。我用蠟筆在畫紙上畫了阿瞬,更用閃粉膠水畫了星塵。

廣告

結果,貼堂了。

有老師曾對我說:「英文瀚,你自己set的主題就做得好好,其他課題卻不太好。」

我有一壞習慣,看漫畫超慢。因為我想細心閱讀其細緻畫工(星矢及金田一最明顯)。

中學時,課本滿是星矢角色,包括中史書裡的古人都著哂聖衣,女人更會戴面具忝。(當然也有其他卡通)。

「抄畫不好。抄日本漫畫更不好。」

我自細習畫,抄過不少名師的畫,我們稱為「練習」。然而,抄日本漫畫,有人稱為低俗,更徨論甚麼fine Art。油畫好,漫畫不好,那是約定俗成的。

有老師亦說:「抄畫不好。應多以自己創作。」的確,創作是好,但抄畫也是一種樂趣,兩者實在沒有衝突。

全靠星矢,我認識如何描畫金屬,應付會考的汽水罐素描;全靠星矢,我認識了人物不同動態。坦然,我連飛行中的鎖鏈都識畫;全靠星矢,我連master degree的costume research《Das Rheingold》,也偷師了不少。

曾當七年視藝老師,發現強迫學生爆發「創意」,大部份中學生學藝術都學得很苦。

另有名校優才藝術生,說了句:「我梗係有創意啦。如果唔係修art黎把鬼。」

作。噁。 

抄畫沒有好不好,只要享受就是好。

藝術本該如此。對嗎?

近日星矢風再熱,認不住手,再抄畫阿瞬。今次沒有貼堂了,卻過了很愉快滿足的三小時。

多謝你。聖鬥士星矢。

更要多謝車田正美及動畫組創作團隊。

Fan art by Travis Ying.

Credits to the original creators.

別忘記,今個暑假銅鑼灣某廣場有星矢展。

七十八十後的朋友,快去看看這班打不死的戰士們吧! :)

 

作者簡介:英文瀚。本地八十後,藝術碩士;藝術家/舞台設計/插畫設計/藝術教育/表演藝術;四十三屆香港藝術節駐節藝術家;插畫師協會聯系會員;專頁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