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夢想無啦啦成真

2016/11/14 — 18:35

世事難料,我竟然「無啦啦」與Amrit開左間酒店。

世事難料,我竟然「無啦啦」與Amrit開左間酒店。

那是地震半年前的某一天。我身在尼泊爾博克拉Edventure Nepal兒童之家,正與院長Amrit坐在看着後園的房間裡天南地北地閒聊。

那時的我,仍處在旅居生活中,多停留在印度和尼泊爾。我記得我不曾向Amrit提起過,我這個不少旅客均會發的白日夢,那一刻,我遂跟他說:「我不時幻想,終有一日,我會停留在一個我喜歡的地方,開一間旅館。」這個夢,在我第一年長途旅行時,發過不少次……秘魯印加古城、阿根廷能看到鯨魚遷徙的海灘、我曾當志工一個月的哥倫比亞小鎮、充滿民族風情的墨西哥小鎮、印北藏人聚居地……

墨西哥Guanajuato。這些如仙境般的夢幻國度,均曾成為我發白日夢開旅館的地方。

墨西哥Guanajuato。這些如仙境般的夢幻國度,均曾成為我發白日夢開旅館的地方。

廣告

這個夢,隨着旅居年數漸增,漸漸褪色。因為我發現這個世界上,實在有太多教人着迷的小地方,要我只能挑一個來開旅館?恕我太貪心,我做不到。那麼,在每一個喜歡的地方也開上一間小旅館吧?恕我也不能分心,實在做不到。

廣告

於是,這一天,我以慨嘆的心態,跟Amrit分享這個已褪了色的夢。

一般而言,其他背包客聽到我如此慨嘆,也會一同慨嘆起來,說道「我也是」云云。可是,Amrit的反應卻與他們十分迴異,他說:「你認真的嗎?」

被他這樣一問,我感覺到他話裡有話,我迅即坐直身子,眼角微微上揚:「幹嗎?」

他說:「我有個朋友正在興建一幢新樓,並打算把它出租為酒店。」

「啊?」我心想,其實我之前分享的只是一個慨嘆,而非一個建議。

不過Amrit似乎已十分興奮,他說:「你有興趣去看看嗎?」

抱着開放的心態,我說:「Why not?」

隨後,當我們去到這個「工地」(對,確確實實是一個沙塵滾滾,超級混亂的工地)時,我禁不住為這仍在興建的酒店給了很多意見:「如果把這道牆拆掉,將會有一個更開揚的Cafe範圍。」、「何不考慮把這兩個房間打通,造成一個多人間?」、「這兩個房間可繼而改裝成供多人間用的浴室和廁所。」、「天台這個位置何不創造成一個打坐和瑜伽的空間?」……後來,這些意見都被業主接納了,而似乎,在我不知不覺間,Amrit正在和我拍檔這個酒店項目!

原來俗語所謂的「無心插柳柳成蔭」是真的!

由於距離由這個「工地」變成一幢新落成的酒店仍需要好一段時間(特別是以尼泊爾的建築節奏而言),於是我把這個念頭擱置在一旁,前往印度逗留了三個月。

三個月後,我返回尼泊爾,帶領第四次前往兒童之家的香港工作營服務。本打算等待緊接舉行的第五次工作營完結後,我便會坐下來仔細與Amrit談論一下這個酒店項目,包括如何讓它成為支持兒童之家營運的社企項目。不過,就在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發生了80年一遇的7.8級大地震。

尼泊爾「無啦啦」地震,我亦都「無啦啦」成立左Light On燭動。

尼泊爾「無啦啦」地震,我亦都「無啦啦」成立左Light On燭動。

此後,我在網上籌款、賑災、成立非牟利組織「Light On 燭動」、重建學校等等。同時,由於地震後尼泊爾出現燃油危機,令燃油價格飇升三倍,因此我從Amrit口中得悉,酒店的興建也暫時停頓。於是,我便把注意力放在Light On的重建籌款活動上。

今年三月,燃油危機過去,酒店亦重新動工,由於我忙於帶領「諸覺亮之旅」的志工服務團,遂決定邀請香港的建築師朋友幫忙整幢酒店的內外設計。同時,我也嘗試邀請香港的有心人,入股這個社企項目。

九月中,酒店開始裝置所有傢具和裝置。十月上旬,當我完成「諸覺亮之旅」後,也來到酒店與Amrit一同裝置所有硬件和軟件,從選擇坐墊布料、買盆栽、設計名片、網頁設計以至Cafe應供應甚麼菜式和飲料等所有細節,我們均一手一腳包辦。這個項目得以順利落成,首先要多謝來自Aona的建築師Charles, Ricky和Yuisze;另外,也要多謝Amrit的親戚朋友,特別是他的舅仔,天天當我們的司機和「咕呢」;最後,特別要多謝Fiona在香港為我們搜羅物資,並把龐大的掛畫從香港遠道運過來博克拉!

在天台裝置太陽能板。

在天台裝置太陽能板。

到花圃挑盆栽。

到花圃挑盆栽。

把Dhal Bhat(咖哩雜菜飯)加進Cafe菜單裡。

把Dhal Bhat(咖哩雜菜飯)加進Cafe菜單裡。

這間「無心插柳柳成蔭」的酒店名為「Hotel Love and Light」(hotelloveandlight.com),名字取自我命名的工作營項目「Love and Light Action--to orphans in Nepal 」。同時,這個名字亦代表了我們希望藉着這個項目,為世界帶來更多愛和光;我們深信,每一個人都是愛與光的化身,因此,我們均有能力向身邊人和世界散發愛和光。

Hotel Love and Light 的Cozy Cafe。

Hotel Love and Light 的Cozy Cafe。

這間酒店百分之二十的利潤均會捐給Edventure Nepal兒童之家(現時有12個小天使)作營運和教育之用。我們深信,慈善機構不能再依賴傳統的捐款,而要開拓自力更新的途徑。一直以來Edventure Nepal均依賴捐款者的每月或間歇性捐款,三年前,他們開拓了與香港機構合辦工作營作為新收入來源,可是利潤有限,而地震後工作營亦停辦了一年多。

Edventure Nepal的12個小天使。

Edventure Nepal的12個小天使。

要能長遠供讀小朋友進大學,Edventure Nepal必需有一個穩定的收入來源。而這個「Hotel Love and Light」項目就是在這個動機下應運而生。

這樣做,除了能為Edventure Nepal換來更多營運上的彈性,也能為他們換來更多尊嚴。

「Hotel Love and Light」亦將會着重聘請在社會上被忽略的一群,並給予他們應得的薪酬。例如,「Hotel Love and Light」聘請的第一個清潔員工,便是帶着四歲女兒,希望逃離家暴的Babita。而未來,當Edventure Nepal的小朋友長大了,如果他們希望於旅遊行業實習,「Hotel Love and Light」也將會是一個理想的踏腳石。

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是愛和光的化身。

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是愛和光的化身。

相對於其他位於博克拉,百分之百的純商業酒店,「Hotel Love and Light」社企項目亦將是責任消費者的喜訊。因為下次只要他們住在「Hotel Love and Light」,其部份消費將貢獻於這些小天使們的教育。

下次,當你來探訪這個雪國,以及雪山腳下的博克拉時,記得來探訪我們。我們亦歡迎大家給予我們新鮮的點子或潛在的合作機會,例如瑜伽打坐靜修合作或Cafe志願廚師等等。歡迎隨時來郵:[email protecte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