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媽觀察 ── 我的另類旅遊娛樂

2016/11/11 — 17:29

資料圖片:中國大媽在法國羅浮宮外跳舞(微博圖片)

資料圖片:中國大媽在法國羅浮宮外跳舞(微博圖片)

踏入十一月應該早已是歐洲旅遊的淡季了吧,怎麼各大小冷熱門景點依然人頭湧湧?實在難以想像旺季時的擠逼度。造就今時世界各地旅遊勝地墟撼場面,強國人肯定功不可沒,十多二十年前世界歸世界,中國歸中國的不成文秩序早已不復存在了。

像今次在歐洲要旅行的眼睛無論投向那一方,總會見到東方面孔,而十居其八九都是強國輸出的遊客,他們早已不只進佔巴黎倫敦米蘭等一線觀光購物名城,而是去到無孔不入的境地,在佛羅倫斯見到一批又一批祖國團不足為奇,但連五鄉鎮他們也殺到去就有點始料不及了。

Cinque Terre 雖則稱得上是近年歐遊熱點,據導遊說仍是頗隔絕,一般旅遊巴士去不到,一定要乘坐火車或遊艇(不是郵輪,這些小鎮小港仍未有配套接待載住幾千遊客的巨輪),那天我們擠上那班只剩企位的火車已逼到插針不入,多得強國人不怕麻煩大規模前來湊熱鬧,起碼對職業扒手來說就絕對是大喜訊,年終無休,淡季依然商機無限。

廣告

我個人對大陸遊客,特別是大媽,是有著一種很奇特的情意結,見到她們每每心生一份雀躍,甚至亢奮,或者可以說是一種近乎變態,自虐的快感吧。香港中婦出外旅遊時其衣著打扮之粗疏求其我早幾十年前已寫過而情況至今依然雷同,不覺有任何進化,但她們在祖國的同輩人就不同,看得出她們是花心思打扮過的。比起香港中婦的中性,她們即使有時看來強悍也未忘自己的性別,除了愛選穿色彩鮮艷的衣服,愛束長髮(包括電到極攣的卷髮,或束馬尾,就算不襯年齡,也照樣嬌俏地 fing 來 fing 去)之外,長圍巾是不可缺一環。

卓韻芝其中一句金句是中女愛用圍巾重重裹圍自己,潛意識或許希望能同時裹住自己的年齡!這定律顯然是不分地域的,在歐洲放眼所見,大媽十居其九亦巾不離身,不過港女的圍巾質料主要是綿或絨,具厚感,而大媽偏愛的,除了色澤大紅大綠鮮艷無比,料子大都是具飄逸感的透明薄紗,拍照時要作樣板戲式昂首挺起胸膛狀,雙手緊扯紗巾兩端,更能顯出英姿勃發,到要扮小可愛時,頭向一側微傾,豎起蘭花手嫣然一笑時,紗巾披來搭去更能令自己相信是仙女下凡。

廣告

無論拍照時作的狀是凌厲抑或嬌羞,大媽絕對是觸目的品種,她們的「大叔」丈夫,裝扮雖同樣土味十足,總算勝在不起眼,lackluster 有時也是 saving grace。

我今次在歐洲旅遊時去到一個地步:偶然見不到大媽竟有一種若有所失的感覺!是 guilty pleasure 也好,是自己的 camp taste 作祟也好,她們確能提供旅途上加料意外娛樂,而那種快感更一定要她們身在歐陸的文藝環境氣氛對比下才能淋漓盡致引發出來。又或者說,她們叫人嘩然的「娘」味,多少總能給騙自己窮到剩下品味的我帶來一絲阿 Q 式的優越感。

她們層出不窮的出位舉止,往往出乎一般人的理解和想像力,例如在羅馬機場我就見到一個大媽和她的丈夫二人在辦理登機手續的隊列把兩件行李打開攤在地上,不斷將箱內的物件調來調去,令在場人士為之側目,更有機場員工來干涉,而他倆卻死都不肯移去不那麽礙眼的角落進行他們的 pack 箱工程,有些人的行徑永遠令人摸不著頭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