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衛愛的女子與杜德偉 遠和近的愛情時刻

2016/7/1 — 13:55

圖片來源:《綠豆》

圖片來源:《綠豆》

最初覺得《綠豆》可以追下去時,不是茶餐廳中四人相遇一幕,也不是趙子龍與大衛當年的秘密開始掀開,而是較少人談及的一場:第三集中,瑪嘉烈為免分手答應與大衛同居,一起買新居用品後各自回家,一個期待新生活正在研究怎樣用新榨汁機為瑪嘉烈榨果汁,一個因緊張同居生活而睡不著。瑪嘉烈致電大衛,要求他為自己唱歌,指明要聽杜德偉的情歌。

瑪嘉烈在電話另一頭說,大衛呀,你可唔可以應承我一件事?大衛問應承你什麼?瑪嘉烈回答不了,話出了口才發覺自己不知道怎樣告知大衛自己的想法,一段感情最可惜的就是走到一個位,走下去也不是分手也不是。於是瑪嘉烈要大衛為自己唱歌,大衛用「如果」開頭,唱了「如果命裡早注定分手」、「如果這段情,我竟不清醒」、「如果命運能選擇」,三句歌詞間,情侶嬉笑,卻像早為這段情下了注腳。

然後瑪嘉烈點名要聽杜德偉的情歌,大衛認真思索,緩緩唱來:「為何重逢重逢令心緒亂/誰人仍令我偷偷眷戀/難忘情緣 唯獨是這一段/何時才讓我揮走昨天/過去已是飄遠 是你心中感受生厭/曾忘記 情如火 是你使我甘心孤獨過」

廣告

大衛唱著,電話另一頭的瑪嘉烈開始無聲落淚。

廣告

那是《不要重播》,背景音樂此刻換成杜德偉在唱:「今宵於街中相見仍可/狠狠的將心燒痛如我/冷冷笑面仍向我的心刺破/今宵於街中相見仍可/狠狠的將心燒痛如我/冷冷笑面仍向我的心刺破」

重疊著杜德偉的歌聲,播出的是大衛和瑪嘉烈的過往,他們最初怎樣在街頭認識,怎樣互相取暖。但總在想,這幾句歌詞擊中瑪嘉烈,讓她淚流,或許也是大衛的歌聲與這些舊歌詞勾起了瑪嘉烈和誰的過去,一如大衛心裡已啟動了他與趙子龍記憶的潘朵拉盒子

此集之前,大衛與趙子龍已重遇。趙子龍憑茶餐廳卡座一個後腦枕認出了大衛(當年他是怎樣一直望著大衛的背影,直至一切刻進記憶裡?)所以當大衛唱:「為何重逢重逢令心緒亂/誰人仍令我偷偷眷戀/難忘情緣 唯獨是這一段」就禁不住想,為甚麼是這一首?是誰令甚麼也不說出口的大衛心緒已亂?

當電話兩頭,一個在唱,一個在無聲哭泣,他們到底有沒有安慰到對方,或觸動到對方的心事?大衛有大衛的過去,瑪嘉烈不懂;瑪嘉烈有瑪嘉烈的悲傷,大衛也不懂。

總覺得《綠豆》說的是一段感情的遠和近,人總是接近又疏遠,那就關乎你怎樣忍隱、渡過那段大家疏離的日子,直到再度感覺到對方的心,又再相近起來。

《綠豆》有兩集點題作,一是第11集《近距離》,一是第12集《遠距離》。而再留意到杜德偉的歌出場,是第11集,大衛和Diamond去唱K。

這一集中,一開頭已是大衛與瑪嘉烈因生活細節而有拗撬,瑪嘉烈的心也早傾向了趙子龍。當瑪嘉烈去了趙子龍的家、當瑪嘉烈和Candy訴說自己想分手,Diamond看穿大衛不快樂,帶他去唱K散心,開初Diamond還是輕鬆愉快,唱「你的手指再笨拙再粗」時還特意趨近大衛,小把戲小小的性意味。但大衛只顧在猶疑要否傳短訊給瑪嘉烈。於是Diamond打電話給就在身邊的大衛,跟他玩顏聯武的遊戲,「朋友,你寂寞嗎?」

「朋友,你寂寞嗎?」當年那麼多人隔著電話在大氣電波中傾訴心事,有時或許就是要隔了這一遭,我們才能說出心裡最底處的感受。大衛隔著電話告訴身旁的Diamond,他跟一起三年的女友吵架了,搬來一起住,距離反遠。而Diamond回答:「大衛,無論你幾愛對方都好,兩個人係唔會變成一個人的。」「近距離都係一種距離,敏感的人會好容易唔開心,不如你試下鈍啲。」

但在一段感情中真能假裝什麼也不知道嗎?有些事情察覺了就難回頭,Diamond自己也做不到,說完這句,她乾掉一杯酒,情緒急速直下,開始敍說自己與Jackson的愛情怎樣為世所不容。

然後Diamond唱歌,那些舊歌詞觸動了她,她伏在大衛的肩上哭起來,唱的是杜德偉的《如泣如訴》:「未喝酒便已醉倒 暗暗夜色還早/彷彿偷偷說預告 今晚下去 很好」

背景音樂又接起杜德偉的歌聲:「未喝酒便已醉倒 暗暗夜色還早/彷彿偷偷說預告 今晚下去 很好/話裡把自我流露 各自說懷抱/原來同在天涯 沒有誰傾訴」配合的畫面是另一廂瑪嘉烈在執行李,想藉公幹逃離與大衛的互相折磨。

原來確實是無論怎樣話裡把自我流露,各自說懷抱,都還是同在天涯,沒有誰可傾訴。其實大衛與Diamond都只是自說自話,若他們那刻有靠近了對方的錯覺,也只是因為兩人都在一段感情裡受傷。

(而其實diamond第二次坐大衛車時,車上播的就是這歌,Diamond還問許志安的歌嗎?Diamond對大衛其實上心。)

就這樣一直追看大衛、瑪嘉烈、趙子龍、Diamond的故事,於是我開始幻想,如果我有一個伴侶,不追看電視劇的他,竟追起了《綠豆》,他會於那四人的蛛絲馬跡中,忽然回個頭來明白了我們之間的遠和近,知道了一些我們不想去深究想假裝不存在的裂縫嗎?

不同的只是我們的感情暫時平安過渡。不像大衛與瑪嘉烈終究任裂縫一直裂下去,直至關係成碎片,沒法相處。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