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一本第二章:1995-1996)

2016/7/16 — 6:24

「約定在下午三時。二時三十分,我已經準時到達。做乜啫,成廿幾人,咁梗係要早啲去霸位啦。」(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約定在下午三時。二時三十分,我已經準時到達。做乜啫,成廿幾人,咁梗係要早啲去霸位啦。」(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或者,我應該先介紹一下本人的戀愛經驗。小學六年級,青春期,咁啱校花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好似好有緣,於是我晚晚陪佢放學,仲煲電話粥。然後,傳出所謂的緋聞,校花就驚,開始疏遠我。無所謂,我當年的偶像是梁朝偉,嚴格上,是《鹿鼎記》的梁朝偉,即係韋小寶。無咗阿珂,仲有六個老婆。無咗校花,班入面仲有廿幾個女同學。有什麼好惋惜?當時的小朋友不似今日的小朋友,什麼事也可以向維基百科求救。正熱烈追求校花的我,對身體結構的認識,只停留在小學五年級下學年健教科的層面。溝女,不為拖手不為打茄輪更加不為上床當然不是為愛,只為虛榮,希望在同學仔面前威一威。未長大嘛,有乜出奇?很多年之後,才發現,原來,即使長大了,分別,也不會很大。

我有時會問自己,無綫幾乎改編晒所有金庸武俠小說做電視劇,我點解係要鍾意朝偉呢?鍾意劉華咪好囉,鍾意劉華,就會鍾意《神雕俠侶》的楊過,一生人俾無數女圍過,只愛小龍女一人。往後人生,應該煩少好多。是基因問題?我比較傾向是機會率問題。想做韋小寶的男人,數量肯定遠遠超過想做楊過的男人。我唔係話因為楊過斷咗隻手。而我只不過是無甚個性地被歸類到大多數。就像用右手揸筆,或者買親六合彩都唔中。可惜,我不合襯地入了一間只有男同學的中學,就似由麗春院一跳跳入五台山清涼寺做和尚。喃嘸阿彌陀佛。

廣告

我的戀愛經驗,講完了。「吓,唔係啩?你學校無女人啫,你可以去老麥打工,可以去教會做禮拜,可以去自修室溫書,你唔係坐監喎。你又唔係劉曉波!」你可能會這樣問我。而我實在沒有答案。夾硬俾個藉口,就當係八九六四後,無心情吧。

《足球小將》的回憶要橫跨幾集。我的回憶快得多。轉眼又回到1995年,鐵絲網前,陶大宇。陶大宇邀請我搞學生會,實則上,係搞對面女校的學生。這個建議不太差,有建設性,我火速答應。當晚,我們二人就留在學校飯堂召開秘密會議。

廣告

我一直以為,陶大宇一心想做學生會會長。我承認,我太天真,太傻。「梗係唔好做會長啦。做會長,又要同校長開會,又要顧住班阿Sir同Miss感受,仲分分鐘要代表學校同出面啲學校講數。嘥時間呀。求其搵個蠢蠢哋嘅嚟做啦。文科嗰個阿Sam幾好吖,識講嘢又鍾意出風頭,最緊要唔係好叻,啱晒。」陶大宇果然早有部署,並且目標為本,我倍感安慰。「求其開個對外副主席嘅post等我做啦,你咪叫康樂組組長囉。咁呀,我哋出去搞活動,合情合理啦,為大眾謀福利㖭呀。」

對,陶大宇就是如此一個人,無變過。我跟他讀同一間小學,他上午班,我下午班。他是乒乓波校隊主力,擅長扣殺,跟真人個性相當吻合。升上中學後,雖然彼此知道對方存在,也應該有點面善,但又沒有動力相認。唯一一次有點火花,是某次不重要的校內測驗,向來出名數學弱智的我,竟然考了個滿分。他以數學成績引以自豪。當數學科的白頭佬阿Sir宣佈賽果,陶大宇馬上黑都面晒,似《整蠱專家》中,魯芬出場的模樣。而我,還在用校褸遮住條耳筒線偷聽軟硬天師做節目。

我望著陶大宇,是有點寒意。無奈下半身的期待度已蓋掩了上半身的防範心。「喂喂,你話幫對面女校班囡囡搞選戰,即係點?」好明顯,我對自己嗰場選戰,興趣不太大。「哦,係咁嘅,前嗰排,考試嗰期,我一直喺自修室温書。街市樓上嗰間呢。就識咗一個叫Orange嘅女仔,讀對面女校嘅,樣就一般啦,勝在夠爽,成個男仔頭咁。傾傾吓,佢就話有班姊妹,傾好咗,如果齊齊升番上原校,就搞個莊去競選學生會。咁我咪話我呢邊都會搞囉,吹住先啦。點知,今日下晝,佢就call我,話真係搞得成喎。」「Call你?」「係呀,call我呀,我暑假出咗部call機嘛。你都應該出番部啦。」

「仲有呀,我見過Orange有個friend,叫Angela嘅,ok㗎。到時,你咪同我爭呀!」「得啦,你都話有成十幾廿個,使乜爭呀?喂,出部call機,一個月月費幾多錢呀?」

那個晚上,我一個人搭小巴回家。老母見到我,沒有特別興奮,就像見到曼聯贏波,覺得一切也很合理。老豆在大陸的工廠打工,一個星期才回港一天。香港的工業區,那個時候,都沒有什麼工廠了。可以搬的,搬晒返大陸。我們曾經覺得是好事。因為,香港的空氣會變得清新啲,香港的市民會打工打得舒服啲,香港的經濟仲會好啲。因為,香港會由低端的工業社會發展成高端的商業社會,倚賴轉口倚賴旅遊倚賴炒股炒樓,人人安居樂業,社會安定繁榮。從那時起,我們就狠下心腸放棄製造,鐵定以後也不會出到任天堂出到寶馬或者麥當勞快餐店。這樣太難了,對香港人來說,太難了。我們都敗在短視,埋下了禍根。而我當然沒有關心這些話題,我只關心究竟傳說中的Angela有幾ok。

中六的校園生活,跟中五的跟中四的跟中三的跟中二的跟中一的,一樣無聊。A-Level課程的設計確實滅絕人性,不是艱深到滅絕人性,是煩到滅絕人性。有點似現時最流行的烹飪比賽節目,俾一粒鐘你,要你在限時內煮九道菜,根本唔係鬥廚藝,只係鬥手腳靈活度同埋情緒控制能力。其他打算讀醫讀law讀會計的同學,日日埋頭苦幹。我睬佢都傻,一來怕血二來英文唔叻三來唔鍾意數字,迫我讀都讀唔到。何況,都話讀返原校就九成九升到大學,做乜要咁摶命?把心一橫,我就將所有心思都放在學生會競選活動上。

想贏一個選舉,其實好易。最緊要無恥。競選時,乜都話得,乜都話會做。爭取合作社減價?一定啦!提供大特價影印參考書服務?你唔講我哋都會做!再吹啲改善更衣室設施呀,幫藍球場大翻新呀,邀請鄭秀文或者彭羚做聖誕聯歡會表演嘉賓呀咁。任期完滿,無樣嘢做到?都落莊啦,咪由得你鬧到我名留千古囉,唔通會登到上明報校園版咩?基於競選對手的內閣成員全部是讀書好叻好叻乖乖仔,有規有矩,結果,我們呢班低分高能,輕輕鬆鬆就入主學生會。點贏法?呢啲事就無謂提啦,我識如來神掌又同你講咩。

有挑戰性的,是點樣幫到Orange贏出學生會選舉。陶大宇約了她們成組內閣成員見面,在藍田地鐵站的老麥,商討宣傳策略。我作為康樂組組長a.k.a.宣傳部顧問,當然有義務出席。我穿了灰白格仔裇衫襯條長西褲,毫無風格但平實中不失斯文。大家不要用現今的潮流觸覺去審視二十年前的時裝,《電車男》未上畫,格仔衫還未算毒男dress code。何況,我都冇孭大背囊。今日,我著住條九分西褲襯唔著襪的Church,同一造型,以前只會俾人笑窮到吊腳褲都要著。所以,希望你們相信,我已經花了最大誠意去打扮,最最最有型咁去示人㗎啦。

約定在下午三時。二時三十分,我已經準時到達。做乜啫,成廿幾人,咁梗係要早啲去霸位啦。我一個人坐在麥當勞叔叔隔離的座位,然後,利用隨身物品,例如銀包、鎖匙、筆記簿,霸佔附近的三張枱。如果,要霸多一張,我懷疑要除鞋了。正當我打算俯身鬆開鞋帶之際,有把女聲飄向我右耳:「你係咪Orange朋友呀?」我隨即抬起我低過的頭來。什麼也看不到。

只看到一對被白色緊身裇衫包裹住的胸脯。保守估計,33C。

 

註:

1.《鹿鼎記》。梁朝偉電視劇版本。那個年代,大家可以忍受節奏慢與全廠景,演員搭夠。
2.小學五年級下學年健教科。講性教育,有教育電視觀看,女同學通常扮晒老尷。
3.《神雕俠侶》。個人來說,最不喜歡的金庸小說男主角,必是楊過。只受溝女而不愛食女。

4.八九六四。還記得是端午節假期左右,在外婆家收看電視,才十一歲,已經知道是一個大時代。
5.《足球小將》。一套很搵笨的卡通。球員起腳,會回憶舊事,回幾集,先知個波入唔入。一場球賽,播了一個月。
6.《整蠱專家》。如果不是周星馳,我看你怎會笑得出。現在卻看一百次也不厭。
7.軟硬天師。如果說電台節目主持人可以去到有幾高,《老人院時間》的軟硬天師,保持住的高度,應該沒有人可打破。
8.call機。有分數字機與中文機。用數字機,要拿出密碼紙去解讀,極浪漫。
9.曼聯。曼聯皇朝剛展開。我是利物浦球迷,踏入黑暗期。
10.鄭秀文與彭羚。鄭秀文推出《捨不得你》,彭羚推出《小玩意》,鬥到難分難解。還有王菲開了《最精彩的演唱會》,何其盛世。
11.明報校園版。那是還有校園訂報的時代,學生可以投稿,我好似在星島投過一次,類似係話講大話有益身心之類。
12.地鐵。即今日的港鐵。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