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一本第十七章 1995-1996)

2016/8/3 — 19:42

「有時,我覺得他是享受孤單的。他的世界,只能夠容納他真心喜歡的人,現時就是李嘉慧了。」

「有時,我覺得他是享受孤單的。他的世界,只能夠容納他真心喜歡的人,現時就是李嘉慧了。」

我是小豬。張國強的好朋友。趁他正在忙,我有少少事想告訴大家。

他口裡常說追唔到李嘉慧是正常,追到才反常。為減壓啫。實情是,我看著他在這個多月裡,一步一步沉迷在李嘉慧身上,已經投入到接近瘋癲的狀態。如果,有朝一日,李嘉慧選擇拒絕,我真怕他接受不到,會頂唔順發癲。

廣告

我由中三開始認識他。不同班,本來沒什麼接觸點。那時,有架小巴由我們條屋邨直達學校,我朝朝也在小巴站遇到張國強。有一次,大雨,排小巴的人龍極長,我便建議不如齊齊搭的士,他贊成,我們才開始有點溝通。之後,我們都情願搭巴士再轉地鐵。車桯較長,傾談的機會也多了。有時,晚上無聊,也會約他在樓下公園傾傾偈。說說電影、電視、音樂、是非、廢話,直到今個學期,分開學校了,我又要陪Polly,跟他的見面時間當然減少,但每次見面,他都只談及李嘉慧。都快兩個月了,仍然像一個觀音兵。你說李嘉慧真會想跟他一齊?我打死唔信。

以我所知,張國強應該沒有另一個好朋友了。因為,他很害怕人際關係。他份人是聰明,但想法是有點古怪,最麻煩是社交能力太差,令全世界都以為他很難相處。事實上,他不是寸,他只是懶得去偽裝,就像一個BB。十幾歲了,還似一個BB,只懂得將最真實的情緒放晒出去,一點掩飾也沒有。這樣做人,太蝕底。如果,他是一個惡人,還好。可惜,他是一個善良人,一跟人相處,底牌就輕易地完全展示出去。他曾經說過:「正正因為我太易相信人,太重視感情,所以我盡量減少給我投放感情的對象。何況,真是沒有太多人明白我的想法呀。家人,不到我選擇;我可以選擇朋友。我暫時就只當你是朋友呀,小豬。」

廣告

當年,聽他這樣說,是很感動。慢慢,卻發現不對勁,你有很多朋友或戀愛對象,才不怕被出賣被傷害嘛,他卻將僅有的幾隻雞蛋放在同一個籃上,如果個籃有什麼意外,我都估計不到他可以怎樣去面對。人生多變嘛。有誰說得準將來的事。我或者不夠張國強聰明,我卻一定比他有智慧,我阿爸跟我阿媽在我很細個已離婚收場,因為阿爸阿媽表面恩愛,阿爸其實另外有個女人。

本來,兩個人還算互相尊重,有感情,但一講到錢,再親密的也可以即時變臉,變得反面無情。這些畫面,我當年親眼目擊,你叫我怎可能完完全全去相信其他人?我常勸張國強不要放太多心思在李嘉慧身上,他根本對她一無所知。張國強總有籍口:「愛一個人,如果都不願意全情付出,還在斤斤計較,又有什麼意思呢?就算明知將來有可能會極痛苦,我現在也情願押下全部籌碼,希望換到最大的快樂。」他常說自己是賭徒。至少,在李嘉慧身上,是一個賭徒。所以,我很怕,如果他賭輸了,輸得一敗塗地,究竟有沒有足夠的堅強去翻身?

我不同。我愛Polly,但我最愛的肯定是自己。有一日,即使Polly離開我,甚至背叛我,我應該都會難過一段時間,但陣痛過後,好快便會沒事,重新做人,會感激又有機會去愛另一個。張國強是相反,我可以肯定他現時覺得李嘉慧比自己更重要,而且是重要得很多。像支柱。再誇張點,可能是唯一的支柱。點解咁講?一個正常人,他會有自己想達成的目標,例如入大學,例如做個什麼職業之類。張國強沒有,他永遠將目標放在一個對他來說可以輕易達成的高度。考mock時,我還跟他日日嬉戲,最終他有三科不合格,跟我的情況差不多。他卻說:「沒有所謂的,我又不是要做個什麼狀元,給我拿10A也沒有用,只要給我升到上去,繼續讀中六便可以啦。」這個答案,在我們這一所屋邨名校中,不是沒有人說過,但通常,說出來的那一個,說完之後,勤力程度比其他同學強十倍。

就只有張國強言行合一,考完mock才施施然開始溫習,夜晚留在學校,跟我一路踢西瓜波,一路食車仔麵,一路讀筆記。考完會考,他說升中六肯定沒有問題,也有少少可能可以留返原校,不過,留唔到也沒有所謂,可能更好,出去搵間男女校讀中六,其實更適合自己。結果,事態發展全給他說中。他永遠不會設一個夢想來打無把握的仗。他不會想發達,不會想成名。這可能是優點,可能是缺點。

他又不喜歡玩。凡人多的地方,總會想方法離開。閒來就只是睇戲、睇書、聽歌,一個人不言不語不笑不哭也可以過一日。他說他很怕寂寞,但有時,我覺得他是享受孤單的。他的世界,只能夠容納他真心喜歡的人,現時就是李嘉慧了。他的所有目標所有動力所有抱負,通通放在李嘉慧身上,每一秒也只在考慮如何令李嘉慧過得更快樂。如果,李嘉慧說:「你想我快樂,最好的方法,就是離開。」你覺得張國強會有幾難受?

旁觀者清。這也不全是我的估計。作為女人,Polly聽我講過張國強的情況,幾乎一口咬定必死無疑。「如果個女仔真係對你個freind有好感,見到你個friend對自己咁好,乜都做齊,根本就一早已經被感動到做咗佢女朋友啦,點會搞成兩個月仲話手都未拖過呀?計我話,一係個女仔本身就有男朋友,一係佢鍾意緊另一個,一係就同一時間有大把選擇俾佢慢慢揀囉。」大部份時間,Polly講的說話,都係亂來的,沒什麼建設性,不過,一講到男女間感情事,我就好信佢啲直覺。例如,第一日返學,我同佢已經算拍拖,都係因為佢主動識我。即使第一次搞嘢,都係佢主動過我。你明白嗎,如果一個不太醜的女仔對一個男仔有好感,即使只係少少好感,要搞得埋,根本話都無咁易,行前半步已經可以。你睇下李嘉慧對住張國強,邊有行前過半步啫?

講真,我係咪時候應該勸下張國強,叫佢唔好咁大期望呢?

「喂喂,頭先李嘉慧打電話俾我,仲同我傾咗成個鐘頭呀!」電話響,是張國強。「咁,你哋今次傾啲乜呀?」「冇呀,傾下個大旅行囉,佢仲約我去完個旅行,之後喺大家樂見個面呀!」「係?咁咪好囉,開心啦你!」「係呀,哈哈哈,係佢第一次主動約我咋!」

咁邪,真係行前半步?佢呢㮔開心法,係佢當日會考考到廿五分時的十倍。呢條友,愛情至上起上嚟,真係好恐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