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一本第十三章 1995-1996)

2016/7/28 — 12:25

《Before Sunrise》電影劇照

《Before Sunrise》電影劇照

結果,當晚,李嘉慧完全沒有動靜。沒有致電,沒有留言,又要重申一次,那是沒有雙藍剔的年代。消失了,就是消失,你不會留意到消失的人其實有沒有偷偷上線。

我係囉囉攣,又點啫,去人屋企樓下等一晚,摶佢會落街買糖水或者放狗咩。惟有忍。呢種感覺,好悲壯,每隔三分鐘就打上call台聽聽有冇留言,自己又唔敢不停留言,怕騷擾到對方,但係又好想留。唔敢留,好想留;好想留,唔敢留。痴痴呆呆到凌晨兩三點先勉強睡得到。隔兩三個鐘,又睡醒,又打上call台。理性上,你明知李嘉慧如果晚上九時無留言,凌晨四時三十分係無可能會去留言;感性中,你又會覺得有千份一的可能性。而只有千份一的可能性,你都會願意下注。這是一種所謂長大後不會再出現的情緒。很多人,一生也不會出現所謂的長大。例如我。

廣告

第二朝,惟有死死氣衝落觀塘小巴站等李嘉慧啦。大鑊了,已經提早到達,等到所有學生都上晒車,依然未見李嘉慧踪影。我開始懷疑李嘉慧應該係有病,會唔會發高燒呢?會唔會叫了白車入了急症室?不會有什麼意外搞到昏迷吧?喂,唔好死呀!我立即飛的返學校。唔係話怕遲到呀,係想快少少見到陶大宇,問問Angela知唔知李嘉慧去向咋。

返到學校,竟然見唔到陶大宇。「佢好似請咗病假喎。」肥朋友見我打鑼地尋人,立即向我匯報。雙眼仲好似有少少淚光,可能為我如此關心一個朋友而動容。他應該不會想像到,我關心的,其實是另一個。咁就更大鑊,至少要等到放lunch先有少少機會摶摶見唔見到李嘉慧,捱成四粒鐘。救命,呢個時候,我真係好想見到耶穌或黃大仙或神燈燈神,總知搵人幫我實現心願就得,係《龍珠》入面條神龍也可以。

廣告

可惜,沒有。去到午飯時間,我都見唔到李嘉慧出現。莫講話見唔到李嘉慧,連33C、Orange、Angela,是但一個我識的,都見唔到。打上call台,依然無聲氣。唔係要我打去陶大宇屋企,叫醒個病人,然後叫佢搵另一個人,再搵另一個人下落啩。無計,只好等放學。由一點等到三點呢短短兩小時,我終於見識到什麼叫渡日如年。十二份之一日,我都捱了一個月,即係。

放學,循例早走。終於等到李嘉慧出現!你有看《真的戀愛了》嗎?一開場,機場,無數情侶親人一見接機對象出現,即時興奮得衝出去大力擁抱。我當時的興奮心情,就跟電影入面班臨時演員表露出來的狀態差不多,只差在我不敢在對面女校的正門前去大力擁抱。細力也不敢。如果我當時面前有塊鏡,應該會見到自己眼鏡濛了一片。「你去咗邊呀?」

「無呀,咪返學囉。」明顯地,唔想答。我即驚,即縮,只敢跟在李嘉慧背後,陪伴行去小巴站,等小巴,上小巴。沿途,無人出聲。直到落車,李嘉慧先開口:「你可以陪我行去球場嗎?」

嘩,簡直似皇后獎勵太監一樣。係,我認我好犯賤。李嘉慧其實係一個正常少女,並非一個野蠻或無理取鬧或暴躁的公主,只係我實在太似太監,連累正常少女也變成病態。去到球場,我跟她坐了在觀眾席,不太曬,不太熱,如果同一情況在今日發生,坐了十秒應該頂唔順走人。

我想起上一次在同一球場的大狗驚魂,打開話題:「你估今日會唔會又有幾隻大狗過嚟嚇你?」李嘉慧沒什麼反應,從書包中取出一張紙,寫滿電腦語言,遞給我。「Pascal?」我問。「係呀,電腦功課,我完全唔識,你識唔識?」Qbasic,我都仲識少少,Pascal,真係識條鐵。唔通我照答唔識咩?惟有死頂!「等我返去屋企同你研究一下。」

「你唔好扮嘢啦,你上年明明係考Qbasic,點會識Pascal喎。唔識,你咪照答唔識囉,點解要呃我啫?」真係冤枉,我幾時有話過我識喎,我係話帶返屋企研究一下啫。點知,我都未開口,李嘉慧已經繼續:「其實,你份人可唔可以真誠啲,對我唔好講咁多大話?」我真係著著哋。幾時有講大話?「我幾時有講大話呀?」「你冇?」「冇!」「咁點解你對我咁好?」「我鍾意你嘛,咪講過俾你知囉。」「你鍾意我啲乜喎?」「⋯⋯」我一時語塞。

一時之間,我係完全唔明白李嘉慧做乜咁激動。不過,個心係有少少興奮的。更加唔明。「你尋晚做乜唔覆我機呀?」請注意,語氣上,沒有怪責,近乎哀求。「我⋯⋯瞓咗嘛。」「咁,下次,你如果見到我call你,你又唔得閒覆,都試一試留個言俾我啦。我呀,尋晚到今日,一直唔知你去咗邊,勁擔心你,幾乎要去醫院撞吓,睇睇會唔會見到你啦。」「你講嘢可唔可以唔好咁誇張呀?你識咗我唔係好耐咋,係咪真係鍾意我鍾意得咁緊要呀?」

我又再度語塞。又輪到哲學堂時間,愛一個人的深淺,跟相處時間,有冇直接關係呢?係咪一定要一齊生活六十年,先可以愛到要生要死呢?我識咗你唔夠廿四小時,係咪代表我一定唔會好愛你呢?係咪要熟悉晒你所有性格習慣嗜好,了解到你入心入肺入細胞,先可以好鍾意你呢?可唔可以我其實唔認識你,但係憑第一眼,已經知道可以包容你所有所有無論好無論壞無論適合自己還是不適合呢?可唔可以你想去打劫我就放低支警槍陪你去打劫呢?唔好同我講《鐵達尼號》,要講,你不如同我講《我左眼見到鬼》。

我當然無同李嘉慧爭論呢個問題啦。我只係點一點頭,說了一句:「有時,最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就是開始的時候。你有冇睇過有套戲叫《Before Sunrise》呀?講一男一女,陌生人,搭火車相遇,開始吹水,吹到日出,好似識咗九年咁投契,好似人生從來未試過咁精彩。咁,你話,佢哋之間算唔算愛情?但係個古仔無講到佢哋日出之後會發展成點喎,話唔定第二日,熟悉更多,乜嘢好感都無晒呢?」當然,那個時候,我不會估到,事隔九年,呢對男女先會喺《Before Sunset》重遇;再隔多九年,呢兩條友再喺《Before Midnight》日日鬧交幾乎想殺死對方但係偏偏又要一齊生活咁寫實啦。而我更更估唔到,個導演同個男主角仲要用足十二年拍另一套戲。

而你或者留意到一點:我故意說漏了在《Before Sunrise》中,男女主角,即Ethan Hawke及Julie Delpy,在草地打野戰的那一段情節。有些東西,像白雪公主與白馬王子的收場,說了出來,就不動聽了。

 


1.《龍珠》。一套應該是最無人不曉的日漫。
2.Pascal、Qbasic。當年修電腦科會考課程,要選讀的兩套語言啩。題外話一則:好記得當年有個同學,話將電話號碼儲落電腦,扮晒嘢咁,俾所有用電話簿的同學狂嘲笑:「咁唔通餐餐開完電腦先搵個號碼出嚟呀?」他行早了十年。
3.《Before Sunrise》。一套吹水成份最高的愛情片。點解要拍到第三集呢?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