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一本第十二章 1995-1996)

2016/7/27 — 6:07

「吓!咁我咪足足會有三日見唔到李嘉慧?三日喎,七十二個鐘頭喎,四千三百二十分鐘喎,二十五萬九千二百秒喎。點可能呀?」

「吓!咁我咪足足會有三日見唔到李嘉慧?三日喎,七十二個鐘頭喎,四千三百二十分鐘喎,二十五萬九千二百秒喎。點可能呀?」

早餐吃完,我送李嘉慧回家。她說,之後約了朋友。我也終於感到少少睡意,再不捨,也是時候分開。我只記得,臨分別時,李嘉慧說了一句:「下個星期,你朝早不要再來陪我返學啦,都唔順路,無謂要你咁辛苦啦。」讓我窩心到不得了。我自覺很有型地回應:「但係我好想見你多幾面喎。一係我隔日來送你返學啦。」事實上,每日出動,的確有少少辛苦了。李嘉慧報上一個甜笑。

回到家,居然失眠,明明很累,也失眠。小豬彷如人間蒸發,應該跟Polly睡得很甜吧。回想剛才的對話。我究竟想自己是個怎樣的人。我在想的,不止將來從事什麼職業,而是,究竟希望自己會變成一個怎樣的自己。想了大半日,得到的答案是,我希望自己會是一個得到別人認同的自己,至少,也是一個自己會尊重自己的自己。望望自己,頭腦不太出眾,樣子可以稱得上水平線以下,運動細胞與藝術細胞接近零,照道理,不會為社會帶到什麼偉大貢獻,很難可以獲得外人認同,不會發明到光纖,不會在紅館開演唱會,不會代表香港去奧運會爭奪獎牌,更加不會名留青史。就將目標拉近一點,好好的去愛一個我愛的人,讓我愛的人也會好好愛我,已經為人類世界減少了很多煩惱。

廣告

那個年紀,我不知道,看似微小的心願,要實行起來,困難得這麼淒涼。

那兩日假期,就這樣平靜而愉快地完結。周一回校,我躲懶地沒有繞道去觀塘等李嘉慧。沒有人陪她上小巴,不知她會否不習慣?希望不慣吧。這個星期,輪到她們的學生會選舉,我一點也沒有緊張。有什麼好緊張?整個候選內閣,根本只得個主席在乎勝負,李嘉慧一早講過給我知,贏,她也不會投入會務,輸,就更好。

廣告

不用刻意先去觀塘轉小巴返藍田,我就可以正常地去彩虹轉地鐵返藍田。彷如隔世,今個學期,印象中,一隻手掌的手指數得晒搭過幾多次地鐵返學。之前五年,日日搭。我隻手掌有五隻手指,左手及右手也是。

然後,我竟然碰見33C。有冇咁巧合呀?以小說情節來說,已經不算過份了,《天龍八部》巧合一千倍,個個女人都係段譽妹妹,你咪一樣覺得好好睇。本來呢,我係打算當睇唔到無件事唔使煩的,諗一諗,又好似太無風度,於是,主動地行過去:「你好呀,仲記得我嘛?」「記得呀,張國強嘛,你作成一百條口號俾我哋,點會唔記得呀?」比起第一次見面,33C好似同我熟咗好多喎,可能我呢幾個星期見得李嘉慧多,溝通能力高咗,不過,點講呢,見33C一路說話,笑容一直尷尬,硬係有少少奇怪。「舉手之勞啫。我都係求其作求其寫。係喎,今日,你哋就選學生會啦喎。」「係呀,今日要上台講政綱。不過,講真,都唔會贏啦,人人都好似無乜心機搞咁。最有心機,可能係你啦。」我突然明白點解33C個笑容咁老尷,頂,佢笑緊我溝李嘉慧件事呀!

我惟有轉換話題,見33C手持Bio參考書一本,立即食住上。那個年代,唔知點解,明明你孭住個書包,就硬係唔會將所有書放晒入去,點都要用手拎住一本,好似型少少咁。尤其女仔,我懷疑真實功能根本是防狼、護胸或偽裝成當年未流行的文青。「你呢本參考書,唔掂喎,一啲都唔易明。點解唔睇恐龍呀?」「係啦,個個都話恐龍好,不過,呢本都係師姐用完唔要俾我,我咪睇吓囉。恐龍真係好好多?」「睇你用來增長知識定係應付考試囉。應付考試的話,恐龍啲筆記式表達手法,無敵。」「咁呀,睇嚟我真係要問吓有冇人有先得喎。」我本來想衝口而出,講一句「我咪有囉!」千鈞一髮之際,硬生生封住自己把口。係俾,我都應該俾李嘉慧先啦,連埋啲past paper之類其實對我已經無用的垃圾。於是,反應遲了一秒地改口:「好呀,我都幫你問吓人,最衰我嗰本已經俾咗人啦。」

地鐵好快到站,我扮晒要去買早餐,實則上係費事俾人見到我同另一個女仔一齊行返學校。33C好醒目,又或者,應該話佢都唔想,諗都唔諗已經講bye bye,再兩個箭步離開本人視線範圍。

返到學校,一切如常。唔知做乜,陶大宇今日春風滿面喎。以我現時接近四十歲的經歷來形容,我會比喻他似食緊事後煙。當年,不知事後煙為何物,要形容的話,惟有話佢好似啱啱見完酒井法子同工藤靜香。不過,我無乜興趣了解春風背後的原因。

因為對面女校搞學生會選舉,遲放學,我今日唔使扮去廁所偷偷地離開學校衝去對面等李嘉慧。足足超過四十八小時無見過李嘉慧,係有少少掛念,慶幸我還可保存理性。問題在我應該留低喺學校等?還是先過商場吃個下午茶再call李嘉慧完場後過來會合呢?我結果揀了後者,在7仔的黃色投幣式電話前,用熟練的手勢,將皇冠頭一蚊銀放入入口,打上call台。Shit,原來李嘉慧留了言給張先生,即係我:「機主留言俾張先生,話叫你今日放學唔好等佢,佢有啲事要做,同埋佢會同其他同學一齊走,叫你自己走先,機主今晚再打電話俾你。」吓!咁我咪足足會有三日見唔到李嘉慧?三日喎,七十二個鐘頭喎,四千三百二十分鐘喎,二十五萬九千二百秒喎。點可能呀?

就在我的情緒接近崩潰之際,大家樂都唔想去的時候,陶大宇與他的一眾好友浩浩蕩蕩殺入7仔,見我好似流落孤島般的神態,忍唔住問我一句發生乜事。唔知點解,見佢含春咁問我發生乜事,就嬲,狠狠地答佢一句:「無事呀!」然後,火速離開便利店。好了,現在可以介紹一下陶大宇與他的好友。一高一肥一無特徽,名字不重要,有需要才介紹吧,高的讀理科,升唔返原校,找了同區另一間門檻較低的預科落腳,另外兩個都是文科生,成績較差也留得低,是我們學生會內閣成員,不起眼,但很聽話,屬於實幹類型。一行四人,經常出出入入。顯得我特別孤單。

一般情況下,我離開了案發現場,事情便完結。今次竟然有點不同,陶大宇居然衝了出來:「喂,無事嘛你,做乜無啦啦發脾氣呀?」唔通我話佢知我好後悔今朝因為想瞓多十幾二十分鐘無去送李嘉慧返學咩。惟有好隨便答句:「無嘢喎,趕時間返屋企之嘛。」「哦,係咩,咁就好啦。喂,想同你講聲,佢哋選學生會,輸咗啦,慘敗呀,完全係鬥都無得鬥。」對於慘敗,我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奇怪只是奇怪點解陶大宇消息靈通得咁緊要,照道理,選戰應該結束無耐,對面女校的學生都未離開校門。「你咁快知道?」

「Angela頭先話我知嘛。」陶大宇很古惑地回答。


1.《天龍八部》。金庸小說,三個男主角,段譽的愛情運最可憐,喜歡的,被喜歡的,以為是自己個妹,到後來,先知自己唔係老豆個仔。
2.恐龍。當年會考要考生物的話,一定知是什麼。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