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一本第十章 1995-1996)

2016/7/25 — 6:25

「不少中六、中七的師姐都有用call機,Orange好似都有一部,但李嘉慧突然出call機,就令大家很驚訝。」

「不少中六、中七的師姐都有用call機,Orange好似都有一部,但李嘉慧突然出call機,就令大家很驚訝。」

大家好,我是葉宣宣。對,即是張國強口中的33C。

當然,我唔知道原來自己有個花名叫33C,如果我知,會嬲。我同張國強只係見過一次,點會知道得清清楚楚。正如,有很多事實,張國強也毫不知情。至於,你最關心的,我究竟係咪33C?如果要配合本小說的格調,我會答視乎是日本胸圍定歐美出品。如果要配合我保守基督徒身份,我會答none of your business。

廣告

你們聽張國強講了九個章節,都悶了,係時候換一換視點,看看這幾個星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要由我就讀中四開始講起,即是去年的事。剛剛由中三升上來,分文理科,我揀了理科。理科一班四十人,李嘉慧跟我同班。她是校花,是眾人焦點。我呢?不算醜,跟其他同學比較的話,但不夠她懂打扮,身材不錯是搶眼,但33度高溫之下依然穿冷衫慌死俾人見到裇衫入面底衫印的女中學生,身材愈好背愈寒。

她有她的朋友,我有我的,本來,沒什麼聯繫,就是普通同班同學的關係。直到學期臨完結,比我大一級,剛完成會考的Orange回校,找我,說打算下一個學期搞學生會,希望我幫忙。Orange是高材生,全校都知佢想入港大醫科,屬於老師最愛的類型。她沒有交代找我幫忙的原因,我大概理解。我打排球,校隊,據說很多低年級的師妹封我做偶像。不要誤會,跟身材無關。即使,學校的確有不少TB。我只係球技較好而已。

廣告

同一日,我見到Orange都有聯絡李嘉慧。這個,更容易想像。李嘉慧生得夠高夠瘦夠靚,大把師妹當佢明星供奉。師姐都有。把她納入團隊,等於多了個吉祥物。

起初,我還在考慮。畢竟,中五會考年,應該要好好溫書,出盡全力專心一致,何來時間幫手做宣傳大使。到李嘉慧答應加盟,我就立即say yes了。

不是比較。是好奇。李嘉慧不是惹人討厭的美女,她只是冷,很少說話,所以很少囂張或目中無人。她強在懂得笑,笑得夠甜,有時,一個笑容,便打破了所有隔膜。我相反,一笑,身邊的人會以為我正在盤算如何分屍。世界真不公平。

暑假期間,我跟候選內閣的成員開了一次會。候選內閣的名稱叫「Dream」,對家叫「Dare」,係咪好有意思呢?我很記得,李嘉慧穿了一條白色的熱褲,露出一雙修長美腿。平時返學,人人也著長過膝的校服裙,條腿幾長都變成冬瓜一截。我的腿不夠她的腿纖幼,長度應該不相伯仲,如果我條褲似她條褲一樣短,看上來,應該會一樣好睇。不過,我沒有膽量。我連緊身少少的T裇也不敢著,著普通裇衫都有逼爆效果,好煩。

開會的,有一個陌生男人。Orange說是她的好朋友。即是張國強口中的陶大宇。陶大宇沒有參與什麼討論,只是坐在一邊靜靜地聽,跟我一樣。然後,Angela問了他一句:「咁點呀,你係咪都會去選呀?」隱隱約約中,我好似聽到他這樣回答:「你哋玩,我咪玩囉。」後來,我聽Carmen同Ada講番,先知道陶大宇當時根本唔知讀唔讀得返原校,他的成績遠遠不及Orange標青。過來開會,似係想識吓女仔,多過真係有嘢傾。

下一次見面,已經是張國強都有出現的一次,即係喺藍田麥當勞開的大會。當日,朝早,我要去教會做義工,要著得比較端莊,於是隨手揀了件看似最低調的白色裇衫,再補多件卡其色外套,無死。天氣熱,教會多小朋友,我忍唔住除低件外套,就出事了。離開教會的時候,怕遲到,怱怱忙忙,竟然漏低件外套。搭地鐵時,已經感受到周遭目光的關注。去到麥當勞,發現所有人都未到,個個遲到無個準時,我真係後悔,應該先返教會拎件外套再過來。

唯一比我早到的,就是最陌生的張國強。他坐低抬高頭,視線碰巧落在我心口。我驚到立即彈後幾步。都幾出醜。一直不明白,「Dream」的成員,差不多個個都英文攞A,中文好的,也有幾個,點解要專登邀請對面男生來幫忙創作宣傳口號。

果然,幫手競選,是假的。追女仔,才是真的。幾日後,全班女生已經在熱烈談論對面男校有個傻仔朝朝喺觀塘小巴站等李嘉慧返學,日日等足一粒鐘。又唔知點解可以早過正常放學時間過來我們門口等李嘉慧走。最奇怪係,李嘉慧竟然會睬呢個傻仔。江湖傳聞,追李嘉慧的,由藍田排到去觀塘,不誇張,靚仔、成績好、運動健將,乜都有,係未見過有一個高調到完全唔怕俾人談論俾人笑。我當時已經知道個傻仔係張國強,真心佩服呢個人的勇氣。

不過,以我所知,李嘉慧不似是個愛受注目的人。正常來說,應該會推開張國強,叫佢唔好搞咁多事。勸唔走,就一腳伸佢走,我相信李嘉慧唔會未試過叫人死咗條心。我不是八卦的人。當其他同學在圍埋細聲講大聲笑,我通常沒有參與,但愈傳愈多版本,開始時,所有人都唔相信李嘉慧會接受個傻仔。慢慢,部份人傾向認為李嘉慧玩緊個傻仔。同時之間,有人懷疑李嘉慧真係同呢個傻仔拍緊拖。

有什麼線索呢?最明顯的,是有人見到李嘉慧帶call機返學。不少中六、中七的師姐都有用call機,Orange好似都有一部,但李嘉慧突然出call機,就令大家很驚訝。跟她比較相熟的,提出了另一項質疑:向來無乜表情的李嘉慧,最近愈來愈多笑容。經常無緣無故甜笑。我們不是什麼戀愛專家,有些感覺,卻不用理性或知識或邏輯推論,只需以神經去判斷。

李嘉慧係拍緊拖。李嘉慧係拍緊拖?

我就唔想拍拖。我仲要考會考,入大學,搵份好工。拍拖?阿媽實嬲到震。我話去幫手搞學生會,佢都已經超不滿,怕我嘥太多時間去課外活動。我話唔會啦,做個樣掛個名之嘛。話搞學生會,搞咗差不多一個月,明天都要咨詢同投票了,我都好似未參與過。嚴格來說,係所有內閣成員都未參與過,一直以來,只有Orange一個人在認認真真地籌備,其他人,包括Angela包括李嘉慧包括我,真係好似無咗件事。

投入得更多的,反而是傻仔,即係張國強。我們叫他諗一些口號出來給我們做宣傳品。他二話不說便答應,一交,交了一百條出來。他果然是傻的,為了一個大家也玩玩吓不認真的玩意,認真地額外地做出沒有人預期過的。想起當日佢嗰種色迷迷的眼神,想起佢相識第二日已經開始追李嘉慧,真係估佢唔到。

至於一度表現出相當熱心的陶大宇呢?完全沒有建樹。不緊要,在女仔堆中,他仍然有talking point。因為,他實在好似《刑事偵輯檔案》的張Sir。唔止樣似,連打扮、動靜、聲線都似。我們懷疑他在故意模彷。

誰也希望做主角。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