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一章1997-1998)

2016/9/29 — 15:54

《草蜢音樂店Grasshopper Shop》封面

《草蜢音樂店Grasshopper Shop》封面

1996年的7月,草蜢推出了一張叫《草蜢音樂店Grasshopper Shop》的專輯。封套很美,不信,你可以google一下。最欣賞是蔡一智穿上的Zoom Flight。我不穿籃球鞋,但我細佬買了一對,以為自己是Penny Hardaway。我就將碟內的《對一個人愛錯》煲足一年,不為葉宣宣,當然更不為高妹,還是為李嘉慧。

1997年的7月,香港變成特區。感覺上,好像沒有什麼分別。我的A-Level成績正常地一敗塗地,好在有會考成績搭夠,總算勉強讀到大學。入中大新聞系就不可能了,我可以選擇浸大城大理大,近市區,交通便利,我結果選擇中大社會學系。貪地方夠遠,一定有宿舍住。而且,系內有幾名教授鼎鼎大名。即使,我的確唔知社會學學什麼。

無所謂啦,入到大學已經好足夠,光宗耀祖。何況,話晒都係中大。美中不足是,陶大宇都入中大,BBA,DLLM,以陶大宇好勝要威性格,無理由唔揀港大㗎?搞乜入中大咁樸素?

廣告

當年,中大只分四個書院:崇基(CC)、新亞(NA)、聯合(UC)、逸夫(SC)。後者應該算最不受歡迎,一來地理上距離本部最遠,二來商業味太濃,好像TVB員工。基督徒一定揀前者,文青會揀錢穆、唐君毅創立的新亞。聽講一齊入了中大不同學系的中學同學都揀CC,我當然避開,就揀UC。好彩,中大學生的分書院儀式,不是《哈利波特》般,靠頂帽話事,或者更差,由個乜乜乜主任自把自為。嚴格上,是按照個人心願分配,分唔勻,先再電腦隨機。結果,求仁得仁,他們全在CC,我在UC,不用跟陶大宇篤眼篤鼻。

揀宿舍反而出了點意外。最方便的伯宿和湯宿,跟巴士站不足五分鐘腳程,飲醉酒都躝到返房。伯宿略陳舊,而湯宿則剛裝修,極明亮。是我心中首選。最後,我卻被安排入住新開的恆生樓。要行一條長長樓梯落去,先返到房間。唓,行落去有幾辛苦呀?係呀,行咗落去之後,永遠唔使行返上去嘅?勝在房間有海景。就似俾百德新街唐樓同西環向海新樓盤你揀,你揀邊處?今日,當然揀西環,當年,港島線去到上環咋。

廣告

入住宿舍,無得揀同房,又係電腦隨機安排。電腦好衰,安排了一個典型宅男給我。當時還未有宅男的概念,但如果放在今日的準則,入型入格。永不gel頭,厚眼鏡片,而髮型唔襯面形亦不襯眼鏡款式,一個字:七。都算,自己也不是什麼靚仔,但頂你,入房第一步唔係打招呼唔係自我介紹唔係揀床位,係放低本書然後讀,工程系的大學生,入大學第二日就要考試嗎?

結果,我放了部Hi-Fi在床頭,在牆身貼了奇斯洛夫斯基《紅白藍三部曲》的三張海報,再加一大堆《男兒當入樽》的公仔,擺明是另一種人。仲要日日夜夜都播住Suede或Blur或The Cranberries,本來打算摶阿宅哥主動申請調房,佢又無咁做,只係一星期都唔返嚟住一晚,白交租。我其實有點內疚。

於是,我間房得我一人,好快就變成另一間common room,住在隔籬房的,剛好是宿生會主席林公子,社交能力超強,佢見我有齊音響設備又多漫畫呀又多CD咁,經常叫齊班老死入我房煲煙,搞搞下,直頭連麻將枱都買埋,好鬼熱鬧。我亦極度投入宿舍生活,完全當上堂無到。唔係因為宿舍特別好玩,只係,我喺社會學系入面犯眾憎啫。

時間要回到細O的日子。O,有分大O同細O。大O,即係書院搞嗰個,不同學系的freshman組成一小組。細O,即係學系搞嗰個,同一學系的frashman組成一小組。好,我先解釋一下細O發生了什麼事。首先,社會學系的男女分佈,大約是八二之比,八女二男呀。係咪好正呢?係!問題在於當日的我,即使未去到7的程度,都6.88了。如果我是一年級女生,我會揀師兄。而師姐,又唔會揀師弟,咁就好X唔公平。世界本質上就係唔公平,首先要學會接受。換句話說,就算在統計學上,我一個男生可以面對四個女生,但我的戰鬥力其實連龜仙人也不如,而附近是天津飯、無限,甚至有幾個是悟空級數。我根本得個睇字。

本身都已經處於弱勢,我還要連犯三大錯。1)男人圍埋,都係傾女啦,新鮮人中,得幾條仔,咪傾下邊個女同學最正囉。

咁,好啦,公認最正嘅,係短髮貌似朱茵的一個,由於稍後不會有什麼戲份,姑且稱為A吧。我的自卑心又來,高攀不起,於是揀了個次正的,叫Y吧,就似當日陶大宇問我想溝邊個,我第一個答案是葉宣宣而非李嘉慧。點知,他們揀A,好像是合理過日出後有日落的自然生態,我揀Y,就被唱到係想溝佢。傳聞傳到去女生群組,我就變成一個很鹹濕的煨瑣仔。八成都係女呀,記得。2)在群組活動中,我被問及點解入社會學系呀,我好誠實:「因為成績差,入唔到新聞系。」然後,我感覺到一對對憤怒的眼睛望向我,而我還未知發生什麼事。3)最大鑊係,我入大學,一心為玩,所以好想上莊,好積極問點樣可以上莊。跟住,就人人以為我爭做主席爭做P,而唔相信我只係想搵嘢玩而並非想出風頭。三大天條犯晒,你話我仲點可以喺自己個系度立足吖?

沒什麼可以怪責人,只可以怪責自己唔識做人。被迫地一心一意投入宿舍生活也不是壞事,至少,在宿舍生活中,我遇到了一個可媲美李嘉慧的追求對象。就化名做朱千雪吧。朱千雪在2012年才選港姐,1997年時,可能得麥玲玲至算得到。這個取名方法,跟李嘉慧叫李嘉慧完全不同,我只是覺得千雪這個名字很適合她,一個長期著黑色貼身衫褲的高佻女子,沒笑容的時候,樣子很冷,但由於她從不穿白,我又很難叫她做小龍女,何況,我也不想做楊過,又斷手又要等十六年。你可能會話,千雪係好冷,但雪都係白色喎。小朋友,你太天真了,你去一去真實世界的雪地,只要用你對鞋踩一踩,什麼雪也會變成黑色的。所以,第三本的女主角,就叫朱千雪。本小說是我寫的,我話點就點。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