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七章1997-1998)

2016/10/13 — 6:18

陳奕迅那一年在中大唱《與我常在》,好多人驚為天人,但未必有人估到他在往後廿年成為香港的光榮

陳奕迅那一年在中大唱《與我常在》,好多人驚為天人,但未必有人估到他在往後廿年成為香港的光榮

人哋都開埋聲話另有意中人,叫我收檔,我本來就諗住收檔。人長大了少少,開始懂得少少收放。兩年前,追李嘉慧,一往無前,死就死。到追朱千雪,一開始已經打定輸數,投入度係較減弱,但具備保護網效力。不致粉身碎骨。

話退就退?原來都不容易。我繼續跟朱千雪相見,朋友身份。做人朋友,好自然會想知對方話自己鍾意咗個人,個人是誰。所以,我問了,原來是體育健將型,即係陽光檸檬茶廣告入面的鄭伊健,或者是流川楓。大佬,我是拍廣告的導演,或者井上雄彥(這些是比喻),點可能同時兼顧到做又有型又靚仔嗰個呀。我見朱千雪講起運動健將時,雙眼就似晴子講起流川楓時的心心狀態。很無癮,便不再追問詳情了。

然後,突然,有一日,朱千雪說自己會做模特兒。吓?我驚訝,並非因為竟然有人請朱千雪做模特兒。如果我是設計師,我都會搵朱千雪做模特兒,樣靚身材好似好正,完全係呃得人。我說好似,因為其實我未見過佢副身材,所以姑且用一個較保守的講法。我驚訝,是因為朱千雪平日作風低調,唔似會上天橋行貓步的類型。「你竟然肯上台?唔似你喎!」「幫朋友嘛。」中大不是理大,其實沒有時裝設計系,都是一場遊戲啦。但個遊戲幾大型,會在百萬大道搞,閒人最多的正午。「咁我嗰日幫你影相囉。」「好呀!」

廣告

說起影相,我又有話要說。我覺得我係識影相的,但啲相唔靚。我意思係,我知道點樣可以影到靚的相,構圖呀,道具呀,甫士呀,表情呀之類之類,要如何配合才有效果,去到稍後的日子,我可以証明這一點。不過,我係完全無耐性去捕捉,基本上係見嘢就只會影影影影影,作品完全無美感可言,亦經常out focus。在數碼時代,還可以以量取勝,萬中取一。在菲林時代,根本是浪費地球資源。我好想改善,但一直改善唔到,或者,我根本唔喜歡影相,只喜歡點人影相,同埋儲相機。不幸。

好快就去到行騷的一日。我晨早已經去霸位,似個痴漢。個台比我想像中大,剛出道的陳奕迅,來中大唱《與我常在》,個台都無咁大。好了,時裝表演正式開始,一開閘,唔係,我意思是打頭陣,係樓花?著件低胸晚裝,化上濃妝,由於樓花本身有跳舞底子,行天橋,上舞台,完全無違和感。我感覺到有點鼻血想從鼻孔湧出來。全個宿舍的男生,個個也暗戀樓花,是有充份理由的。我完全同意。你看著她行到台端,停一停,擺個甫,你會覺得她是個專業模特兒,至少都是樂基兒嗰隻。我掛住望,無影到相。

廣告

樓花的打頭陣,基本上將隨後的幾位模特兒完美擊敗。直到朱千雪出現。花裙?我第一次見朱千雪著黑白灰以外的顏色,可以用喜出望外來形容。係・好・靚。嘅!原來佢唔係著黑衫才顯瘦,係堅

瘦,我終於可以肯定她的身材是A級。不是大,才A級的,平均,也可以A級。甚至A5級。講性感講壓場感,樓花經驗較豐富,稍勝一籌。朱千雪是有點緊張,但勝在提供了新鮮感,像第一集《侏羅紀公園》。我今次記得有任務在身,不停按快門。然後,我留意到,朱千雪的視點,不自然地移向及集中在一個方向,我沿著條視線搜索。不出所料,運動健將企正正喺度。一切謎底也解開了,點解不愛出風頭的朱千雪,會願意上台行騷,原來係因為要俾暗戀對象睇到。嘩,我啲妒火,立即衝出來,幾乎想掟爛部Pentax。你運動叻,好威咩?頂你個肺,去奧運會拎個金牌嚟睇吓吖?

人就係咁犯賤,像去街市買魚,你明明想買紅衫,見到隔離個師奶揀石班,你又自自然然想轉軚揀石班。我明明想放低朱千雪,突然之間,又有種唔忿氣的情緒爆出來。更憤怒係,阿運動健將對眼,根本唔係望住個台,係唔知望咗去邊。台上面有個靚女在留意你,你去觀察空氣構造?你有病嗎?即係咁,你好想食個蘋果,但個蘋果給人訂了,你得個望字,點知,訂貨嗰個,竟然拎住個蘋果唔食,去食個橙,你話你會有什麼心情?應該是接近見到阿叻講奧運的心情。在這一刻,我一方面為朱千雪不值,另一方面又為自己不值。我想殺死個運動健將,你理解不理解?

最終,換過幾套衫後,樓花與朱千雪再出過幾次場後,掌聲雷動地謝幕,運動健將早早就不知去向。我看著台下好多四眼男在眼甘甘地望著台上的模特,有種很熟悉的感覺浮出來:虛榮。就似第一日想追李嘉慧的時候,只為虛榮而不惜一切。我好想朱千雪係我女友,我好想得到其他人的羨慕,最好妒忌。我當時不知道,現在知道,那是因為我自卑,要借助身邊的人來令到自我感覺良好。

在很多年後,有首歌,由側田主唱的,叫《紅地氈》,不是什麼主打,但去卡拉OK都搵到MV,個女主角仲幾靚女的,可以留意一下。歌詞,就是講述這種心態有幾要不得,也寫得不差的,可以留意一下。如果有人在當時問我愛不愛朱千雪,我可能會反問一句究竟什麼是愛。但我已經隱隱約約,感覺到自己正踏著兩年前的相同軌跡,因為一個不太恰當的原因,展開一段瘋狂式迷戀,慢慢由迷戀變成真心愛慕,最終傷痕累累。朱千雪是另一個李嘉慧。這種基於缺乏自信的愛情,我相信,在大約十五年後才戒得掉。

偏偏,當你覺得自己真真正正戒掉了,當事人卻不會相信。陳奕迅那一年在中大唱《與我常在》,好多人驚為天人,但未必有人估到他在往後廿年成為香港的光榮,是代表香港出戰全世界的信心之選。而我知道我跟李嘉慧也一樣特別對《淘汰》有感情。我是因為第一句歌詞:「我說了所有的謊 你全都相信 簡單的我愛你 你卻老不信」。我甚至試過模彷MV內容,揀一條山路,一路大聲唱歌一路大步向前行,用來排解不快。《淘汰》出現於2007年的《認了吧》專輯,究竟,我的白痴行為,跟李嘉慧有關?還是跟朱千雪有關?你大可以計計數。不過,我可以在MV出街後很多年才模彷的呀,即是可以跟其他人有關。而這一個問題,請相信我,在往後的章節,我是未必會解答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