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九章1997-1998)

2016/11/5 — 2:56

「如果儲齊一套史諾比便可以將這種情緒消除,我肯定,我食足一個月巨無霸餐也無悔無恨。」(資料圖片)

「如果儲齊一套史諾比便可以將這種情緒消除,我肯定,我食足一個月巨無霸餐也無悔無恨。」(資料圖片)

朱千雪唔肯郁手溝運動健將,我又無辦法郁手做什麼。關係陷入僵著狀態。悶悶哋,不如搵啲嘢搞。大學搞咗另一個市集,大型得多,在本部舉行,似年宵,要競投攤檔。我就跟大叔bid了一個回來玩吓。

賣乜好呢?大家看到第三本第九章,都應該好明顯見到本人是一個不事生產的藝術家,至少也是藝術家性格。藝術家未必沒有生意頭腦的。我在近幾年,創作了兩門生意。第一門是專賣韓星精品的店鋪,大約四年前,明明韓風大盛,我見信和仍然只得賣日本寫真集的店鋪,竟然沒有專賣韓星的,直覺是個商機。我是創作型,不是執行型,因為毫無理財能力,不適合從商。便找了另外的生意人合作,仲齊齊自費飛到首爾做研究。研究完畢,我被踢出局。之後,他們食住《來自星星的你》及《太陽的後裔》等等熱潮,應該改善了經濟狀況吧。我連一句多謝也沒有得到。我沒有憤恨,當做了善事。

在提出賣韓星精品有前途的同一個晚上,我同時提議可以開一個專給人開派對的廚房。理由是香港地,有飯廳的屋不算多,有都不會大,有埋個夠用廚房的,更少。想親自下廚請客吃飯,很困難。造就飲食業發展蓬勃。但茶餐廳都賣得愈來愈貴,服務態度又差,仲要難食。何不將出租派對地方改良一下呢?整一個靚仔少少的廚房,給人焗蛋糕也好,已經夠吸引。結果,交給一個我最信任的人去發展理想。她成功了,我沒有。我被得到的評價是:「所有功勞也是我的,你連一蚊也不值。」我沒有憤恨,因為難過感已蓋過一切。

廣告

兩發兩中,證明我不是李嘉誠,至少也是個觀察力強的人吧。在市集,賣什麼好?我決定賣電影海報,因為,《鐵達尼號》的熱潮仍未減退,里安納度狄卡比奧仍然人人讚靚仔。我前往太子聯合商場一間專賣電影精品的小店入貨,大量購入《鐵達尼號》精品,加少少王家衛電影的海報及明信片,再加一些個人心頭好,例如《的士司機》、《斷了氣》、《發條橙》等等較冷門的經典。我跟大叔,加另一位宿生會成員小清,夾手夾腳將貨搬晒返宿舍,預備人生第一次正正式式做生意。

是時候介紹一下第三本的第三位女主角:小清。小清是個很好很靜很斯文很善良但有少少不夠自信的平凡女生。加入宿生會,是因為唔夠人組莊,我見佢個樣好似好好恰,於是遊說她加入。我一直當她妹妹看待,沒有非份之想。大叔有。所以,個個男女莊員都無搵來幫手,他就只搵小清。

廣告

別人的感情事,本來不關我事。但小清為人太單純,易被騙,而且是由我介紹入莊,在道義上,我覺得自己有責任要為小清加強保護。「喂,大叔溝你咩?」我問小清。「有約過我去食飯囉,唔知算唔算溝喎。」「咁佢有冇拖你手呀,咀你呀,話好鍾意你之類呀?」「佢有講過覺得我個人好純品囉。」以我認識大叔的性格,即係話小清蠢。「喂,你小心啲呀,大叔有女朋友㗎,你叫佢飛咗條女,先好同你一齊呀。」「我都無話鍾意佢。」「哦,係咩?」

去返市集當日,生意果然好好,尤其印上里安納度狄卡比奧個樣的水杯,開價貴貴都有人買。中大學生,尤其女學生,消費力也算不錯。大叔與小清一直在看鋪,看得出大叔的那種冷笑話,對小清非常有效,氹得小清非常高興。都好難逃出魔掌了。我突然想起同樣愛說笑的小豬,傳聞他已跟高妹分手,考入了警校。真可惜我不擅長說笑,我說笑的時候,大家會以為我在講鬼故。而且是唔驚嚇的鬼故。我溝唔到女,其實很易理解。

將近收鋪的時候,朱千雪來到。大叔與小清大概也知道我跟她的關係,寒暄幾句後,識趣地離開,美其名是讓我跟朱千雪單獨相處,實際上是讓他們單獨相處。我望著賣剩一張的《鐵達尼號》海報,捲起,遞給朱千雪。「難得是我跟你第一套一齊睇的戲,貼起佢,當留個記念吧。」朱千雪竟然眼紅紅。

「乜事呀?」我問。「我見到佢同個女仔拍拖呀!」我的智商不高,我居然問:「你個男朋友?」天真嘛,以為女朋友見到男朋友有小三,最難過。那時不會估到,有些女朋友,或太太,不知幾想男朋友,或丈夫,有小三,可減輕自己工作量,及內疚心。朱千雪搖搖頭:「唔係呀,係運動健將呀,我頭先見到佢拖住個女仔一齊行呀!」原來是暗戀對象,咁就無得怪人喎,人哋有九個女朋友都唔關朱千雪事,也不關我事。我又無理由咁理智,於是,擺出一個非常具備同理心的表情:「哎喲,唔緊要啦,只要你開口,我諗佢即刻唔要個女朋友,都同你一齊啦。」「我唔會搶人男朋友,咁樣好賤格。」

現今年頭,還有這種道德心的少女,十個未必有一個。在那個年頭,好一些,十個會有五個,朱千雪是五個中的一個。某程度上,你可以說,我的希望又被重新燃起了。然後,向來情感不太向外露的朱千雪,竟然流出一滴眼淚,不偏不倚,落正在我送給她的海報上。眼淚成漩渦,愈化愈大。她沒有珍惜我的心意。我很明白。我居然有一剎那,想跟她說:「不如我幫你跟他表白吧。」幸好,最後還是忍住沒有提出這個建議。

另一邊廂,大叔與小清言談甚歡地回來。小清手上多了一隻史諾比公仔。「原來,老麥今個星期開始換史諾比公仔呀。頭先撞到個同學,佢送咗隻俾我,好得意呀!」大叔向我打了個眼色,我立即心領神會,佢係叫我由明天開始,陪佢去老麥食包,儲齊一套史諾比公仔俾小清。好得意呀,呢個行為,更得意係,我都想咁做,換一套來送給朱千雪。沒有什麼目的,純粹想氹她高興,希望她不要因為喜歡的人另有喜歡的人而難過。這種滋味,我試得太多次,我知道有幾不好受。尤其是對方根本當你不存在,見到你只會露出一臉煩厭,聽到你致電就想收綫。而你又偏偏更加想見,更加想致電。如果儲齊一套史諾比便可以將這種情緒消除,我肯定,我食足一個月巨無霸餐也無悔無恨。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