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二十章 1997-1998)

2017/1/15 — 6:40

不少香港資助大學也設有宿舍。(資料圖片)

不少香港資助大學也設有宿舍。(資料圖片)

現在是2016年,張國強已經畢了業十六年,三十八歲了。他站在窗邊,窗外一片漆黑,想起剛才發生的事。

他很想不再想。於是,他強逼自己找其他東西來想。他首先想起李嘉慧,再想起葉宣宣,想起朱千雪,想起這二十年來遇過的所有人和所有事,本來已淡忘的,一時之間變得很清晰。他很想嘔吐,有把聲音叫他吐出來吧。事實上,他沒有東西可以再吐,已經很久沒有進食,也無法安眠,大腦沒有方法停止轉動。很自責很慚愧很內疚,同時很憤怒很恥辱很心寒。有另一把聲音叫他從窗口跳下去。他看看窗口,夠闊,要跳下去沒有難度。但他很清楚自己沒有勇氣跳下去,人生有太多責任,不是自己不在便可以清除一切問題。還有媽媽要照顧,答應了爸爸臨終時的遺言。單單一個原因,已足夠叫他將半邊身硬生生抽回房間。

廣告

人人也勸他不值得。理性上,他也知道不值得,但很多東西不是單單用理性便可以控制到。人人也說所有事情都會過去的。理性上,他也知道時間會改變一切感受,但捱不過當下,就是捱不過當下。張國強突然想起,自己根本是個軟弱的人,這好些年來,堅強地肩負起一切,可能也是勉強裝出來。他已經用盡所有方法去接受去忘記去醫治,但狀況太反覆,一時好像沒事發生過,一時好像比第一刻更壞。他很怕連累人,但已經連累了很多人。以為痛哭一場後便沒事,怎知道痛哭完之後意志更消沉。有時覺得被全世界遺忘了,有時覺得是自己遺忘了全世界。被困在四面牆時,特別辛苦。以為逃了出去,逃了出去,只不過是面對四面較大的牆罷了。愈不想去想,想得愈密。真的無計可施了。

惟有安慰自己,現時所受的苦,也是報應。報應該由1998年的暑假完結開始說起。那一年,他站在宿舍地下的洗衣房,負責開門給新生入來登記,幫手替一些女同學搬搬行李。在此之前,他一直是個失敗者,由那一天開始,他開始接觸到成功的滋味,然後,什麼也改變了。累積了很多很多所謂的成功後,終於被徹底擊潰。他曾經以為自己今生也不會再被傷害,因為總會預先安裝好保護網。可惜,無論計劃如何周詳,人生就是人生,總有最意想不到的事態發展。他愈以為安全,或安穩,就跌得愈痛。醫生說,他有自殺傾向,也有殺人傾向。吃藥也沒有用,吃完,不代表會輕鬆,只代表會迷濛。比灌酒更不濟。

廣告

所有因果,大概要由那一刻開始說起,他打開門:「你好,是新宿生嗎,讓我幫你拿個袋上去登記吧。」

第三本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