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二章1997-1998)

2016/9/30 — 9:16

不少香港資助大學也設有宿舍。(資料圖片)

不少香港資助大學也設有宿舍。(資料圖片)

首先要解釋一下點解一定要住宿舍。

我在屋邨長大,本來無房,大個少少,屋企裝修,用木板間了兩間房,老豆老母一間,我跟細佬一間。我睡得少,無論著燈睇金庸,還是開收音機聽《霎時衝動》,在這種房間下,其實全家正在睡眠的人都知。我不自私,我會配合扮睡,結果晚晚眼光光等天光,極辛苦。自那一刻起,我便對房間很著迷,想自己有間房,也想自己有能力為父母帶來一間真正的房。

入讀大學,入住宿舍,是當時最便捷的方法去解決燃眉之急。

廣告

未入宿舍時,常幻想,會不會是男女宿生共用一層只分左右呢?不會。至少,我住嗰楝唔會。女生住四至六樓,男生住一至三樓,共用的只有三樓半,即common room,及地下,即洗衣機房。你一定以為朱千雪是跟我住在同一楝宿舍,所以我先識到佢。錯了,朱千雪住在另一間宿舍,本人犯賤的性格又再一次表露無遺。有行幾級樓梯就去到的房間不去,係要行幾百級樓梯先去到的房間才去。假設,真係入到房間的話。

認識朱千雪,出於本人的主動。基於在細O搞到一鑊粥,我幾乎完全走晒堂,日日就在UC無所事事。某日,見到宣傳單張,水運會招募義工,幾好喎,反正我唔識游水,唔會參賽,去替書院出一分力也好。動機非常單純,完全跟走去𥄫著泳衣的女選手毫無關係。真係毫無關係。火速報名,約定在當晚開會。

廣告

去到個會,哈,得五個人。一個是水運會的籌辦單位負責人,即係除我以外,得四個人報名。好就好在,四個都係女仔。仲要四個都算唔錯。但零零舍舍有一個突出來,就係朱千雪了。朱千雪當晚身穿便服,上身是黑色貼身短袖 T裇,很簡單,但可能cutting好,看上去,朱千雪很清秀,但又好似好好身材。如果我在今日見到這種身材的女生,只會得兩個聯想:1)個上圍是人工構造出來的。2)個胸圍買得很好。我暫時還未真真正正見過一個腰得22吋但胸有38的天然女子。當年,當然是兩回事,我以為自己見過,我真係以為自己見過。好了,視線向下移,我們會望見一條窄腳黑色扯布褲被穿在一對極修長的腿上面,踩住一對普通的黑色人字拖。還好她著長褲,而李嘉慧在我的腦海裡從來是短褲,否則,我怕我會即時哭出來。他們會報警。

我們將視線一跳,跳返上塊面度。咁就跟李嘉慧有很大分別了。李嘉慧是那種不笑時都好像笑出來的冧仔型,可能因為她有少少baby fat。朱千雪是cool型,長髮很飄逸,但其實是紥起的,我只是加點幻想力,加把開動的風扇在她身後,應該會有洗頭水廣告的視覺效果。加上一身造型,其實相當女黑俠木蘭花。看到第三本還未放棄閱讀的,我相信你們應該知道什麼是女黑俠木蘭花,不解釋了。那個會議,內容大概是每人在水運會負責什麼環節之類,我完全聽不入耳,就只是一味望著朱千雪。

入大學時,電腦已經算普及,幾乎每個宿生都有一部個人電腦。沒有的,就要去本部百萬大道碧秋樓借用。我這些走在潮流尖端的,當然有去黃金砌機。即使我放了部電腦在房,根本沒用,只用來玩新興的icq。就夠了。有icq,好多人話搞到人與人不再面對面溝通,就似今日的facebook或whatsapp或snapchat。多餘啦,唔會約出街見,就唔會約出街見㗎啦,冇icq,係連通都唔會溝㖭呀。由於要為之後的水運會而聯絡,我們六人交換了電話,交換埋icq。Shit,朱千雪仲未有icq。

追唔到李嘉慧,有陰影;追得到葉宣宣,也有陰影。我本來打算不動聲色,用一個較為溫柔的方法去認識朱千雪。可惜,當有四個女人是共同朋友,總有一個會是八婆。我相信由唐朝開始都已經係咁,好難扭轉局面。果然,一直坐在朱千雪身邊的四眼妹突然開口:「喂,你做乜眼甘甘望住朱千雪呀?」我一時語塞,還好轉數夠快:「你眼甘甘望我先知我眼甘甘望佢啫!」經過陶大宇和小豬的連環磨練,我已經唔再係一個坐定定任打的智障了。朱千雪依舊沒有什麼表情,poker face,好適合去賭show hand。散會。我返到房,第一時間,invite四眼妹做icq聯絡人。

八婆有八婆的用處,你不能否認。八婆不是貶義,泛指主動積極活潑樂於助人口沒遮攔的女性。假設,你認為想結識小龍女,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你可以先結識小龍女身邊的朋友。小龍女身邊得楊過就當然難搞,朱千雪身邊有四眼妹嘛,事情即時易辦得多。在電腦交談,不用面對面:「哈囉!」我打招呼。「哈囉,你係頭先嗰個張國強?」「係呀!我想你幫個忙呀!」「我知啦,你想我幫你約朱千雪嘛。我勸你死咗條心啦,好多人追朱千雪㗎,你都唔知排咗去邊?」「當識個朋友啫,我都想識你㗎!不過,佢真係好多人追咩?有幾多呀?」「成個PAC嘅男人啦」PAC即係會計系,朱千雪不單止樣靚身材止,仲要讀書叻,以今日準則,應該選港姐。我吞一吞口水,隱隱感覺到自己是有點妙想天開。畢竟,追李嘉慧追到輸俾陶大宇,高妹又情願求小豬搞自己都唔邀請一下我,自信心實在身處低谷尚未反彈。「不過,唔緊要啦,追女仔,最緊要有誠意同面皮厚啫,係咪?」四眼妹說。係!唔知邊個天才講過,地球上大部份關係都唔係一見鍾情,九成都係用時間累積出來的感情。「咁啦,我幫你約埋佢一齊食餐飯啦,之後發展成點,就睇你造化啦。」我果然冇睇錯人,四眼妹真係一個樂善好施的善長人翁。老實講,如果四眼妹除咗副眼鏡,我都幾肯定佢係一個幾靚的靚女,咁點解我要揀難度高得多的朱千雪去挑戰呢。我當時唔明,以為是直覺。在往後的日子,我才有較深的體會。

根本就是犯賤。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動物園有熊貓有北極熊,你又偏偏唔會購票入場觀賞。這種人,最適合在野生動物樂園中,跟司機鬧交,落車,然後被獅子咬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