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五章1997-1998)

2016/10/6 — 19:10

說好的通宵《Love Generation》之夜.....

說好的通宵《Love Generation》之夜.....

打後的一段時間,幾乎週一至週五的晚上,也會跟朱千雪晚飯。

她算體貼,再沒有點豆腐。一到周末周日,她卻必定離開校園。應該是去拍拖吧。全世界也知我對朱千雪有意,沒太多人知道她在外面世界有個男朋友,太多人以為我是她的觀音兵。我沒有所謂。經過李嘉慧事件,我學懂一個道理:人,是為自己而活,別人怎樣看自己,由得他們吧,無理由為陌生人的評價而影響自己下的決定。在很多很多年後,看《黑夜之神》,結局,蝙蝠俠背負一身罪名,讓威名留給雙面人,懶理葛咸市市民視自己為禍害,幾瀟灑。我追求的,大概是這個境界。當然,未去到。

事實上,朱千雪也知道我諗乜。她沒有覺得閒言閒語好煩,也沒有叫我彈開,只是,我其實沒有要求過什麼,她自然沒有方法或理由接受什麼。於是,二人便在一種曖曖昧昧的狀態中做了對朋友。直到聖誕左右,發生了兩件事。首先,是我跟宿生會的朋友齊齊在UA沙田看了《鐵達尼號》,好睇喎,你咪講什麼藝術性什麼形而上,當一套商業片來看,片長三小時也不悶,里安納度狄卡比奧靚仔得驚人,琦溫絲莉肥得極有氣質,緊張時會緊張,煽情時會煽情,拎到奧斯卡是有點見高拜,但破盡票房紀錄是買大開大,抵佢贏。我一看完電影,就想約朱千雪看多次,沒什麼特別原因,只是見到好嘢想帶朋友齊齊分享。不過,套戲當年係人睇過都話好睇,如果我是朱千雪,應該會情願跟男朋友看,才不會陪呢條友仔睇套浪漫愛情災難片(我不敢形容是動作片,怕被誤會),尤其在聖誕佳節。

廣告

正當我還在考慮約好還是不約好,第二件事就發生了,正是說好的通宵《Love Generation》之夜。當年,是老翻VCD成行成市的時間。我很講道德,有正版的,不會看翻版。不看翻版,便看不到的,才會去買翻版。所以,CD,我仍然買一百蚊一隻,而不是一百蚊六隻。AV,才買一百蚊六隻。日劇也是,我和大叔每日都要出沙田買雜誌回宿舍,在新城市隔離是較細較核突的沙田廣場,有幾間鋪,專賣老翻日劇。看完《悠長假期》後,我們已經在等待《戀愛世紀》,死等爛等,打算等到十一集播完,才去一次過買晒一套,打算一晚煲晒佢。中間的時間,我們情願翻睇《東京愛的故事》、《愛情白皮書》、《沙灘小子》等等。終於等到《戀愛世紀》出齊了,仲唔第一時間仆出去買?計好時間,十一集,每集約四十五分鐘左右,大約睇八個半鐘頭左右,就睇得晒。晚上十一點開場,睇到第二朝七點幾,仲可以出去飲早茶。結果,我頂到,連個Tiffany蘋果總共出過幾多都數得清楚,大叔就頂唔順,睇到第十集就返房瞓。鬥唔瞓,無人夠我鬥。

正當我睇完第十一集,睇到木村真係同松隆子係埋一齊,正打算再聽多幾次首主題曲之際,居然有人一身酒氣咁衝咗入去電視房。嘩,係樓花,即係Katy喎。一身蒲look,好明顯不是由自己間房行落嚟,好明顯就是由酒吧之類的地方回來。至於點解佢唔返房,而走入電視房,就真係問我問佢一千次都答唔到,上帝都未必答到。

廣告

我見同樓花咁有緣,懶風趣:「咁啱呀,又係你呀,陳生。」醉到紅都面晒的樓花,當然get唔到係《家有囍事》。「你喺度做乜呀?」她問。「啱啱煲完劇,咪喺度囉。你都玩到好早喎。」「玩?我唔係玩呀,我同條仔講分手呀!」結果,當晚,不,是當朝,我便在電視房收聽樓花的戀愛史。坐得很近地。

原來,樓花的男友是個很成熟的成功生意人,有代溝嗰隻,二人開始出現思想上的不協調,於是感情生變,於是蘊釀分手。呢個過程最痛苦,分了還好,捱一陣陣痛便可超生,彌留先最慘,向前行又行唔郁,向後退又返唔到轉頭。仲唔知要拖幾耐。我聽完,樓花問我,點算好?我識鬼答咩。惟有是但搵啲嘢講下:「我覺得你而家就好似喺馬戲團入面,要去跳火圈,跳到過去,固然好,失敗咗,就成身著火啦。唔跳又會俾人鞭打,我都覺得你好可憐好慘。」其實,講完,等於無講。唔知點解,樓花又好似好受喎:「係囉係囉,我都覺得自己係咁,都唔知點樣同佢講好。」其實,我都幾適合去頂替白韻琴。

然後,輪到樓花問我:「係呢,你追朱千雪,追成點呀?」樓花同朱千雪是不太熟的同學,都係同學,自然聽過有關我的傳聞。「都係咁啦,點會追到吖?我憑什麼喎。佢出面有男朋友㗎!」「說話又唔係咁講呀,男朋友可以散㗎,有老公都可以偷食啦,呢個世界入面,有什麼不可能?放膽去馬啦,我睇好你喎!」「點解你會睇好我㗎?」「你幾好吖,至少,唔乞我憎,做到我朋友。」嘩,做到你朋友已經係好,樓花即係樓花。望真啲樓花,又真係抵佢咁講嘢。化上妝之後,加埋少少醉態,可以用明艷照人來形容,如果我識佢在先,話唔定會似宿舍其他九成男生,當佢女神看待,而唔會喜歡朱千雪。不過,都係唔會,因為我幾頂唔順極爛口的女仔。對,之前與樓花的對話中,我已經刪了三十八個X同Y同Z。
得到樓花的鼓勵,我突然信心大增。最多溝唔到啫,沒什麼大損失。我決定約朱千雪去睇《鐵達尼號》。幻想一下,當Jack跌落大海,凍到結冰,仍然俾塊木板Rose浮起,情願自己犧牲,都要保護個one night stand對象,你話係幾可歌可泣。說不定,朱千雪會睇到啜泣,然後將個頭向我個膞頭傾斜,我再用強而有力的手臂,搭在她的肩上,一段戀情就很輕易地開花結果。散場,我在安慰朱千雪別哭的同時,更可跟她說:「得到妳,我就係King of the World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係諗諗,都已經夠開心了。你話年輕,幾好呢,咁易就開心。人,長大了,要點先開心到呢?給你拖住條女去W開晒房開埋支Moet都未必開心,去到馬爾代夫睇魚都未必開心,生日會有三百人陪你過都未必開心。最慘係,你仲要日日提自己要知足常樂,而心底裡,很明白,已經不是不知足,只是真係樂不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