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六章1997-1998)

2016/10/12 — 3:50

《鐵達尼號》劇照

《鐵達尼號》劇照

我錯了。我做錯了一件事。

我約朱千雪睇《鐵達尼號》。她一聽見是《鐵達尼號》,竟然大力答好。「聽講套戲好好睇喎,里安納度狄卡比奧好靚仔喎。」據說,朱千雪的男朋友不太喜歡看西片,造就了機會給我,而我在內心已經跟狄卡比奧先生打了茄輪無數次。我立即打蛇隨棍上:「咁不如就今晚七點半新世紀廣場啦,睇完戲,食完飯,搭火車返大學,方便。」「好!」

那個年代,未有網上購票,也未有6號app,購票,要排隊。我以為自己已經好醒,提早四點幾去買飛,嘩,去到,條人龍,像排隊買Big Bang演唱會嗰條咁長。排了天長地久的時間後,終於排到去,七點半場,得番頭兩行側邊位。我就唔介意呀,我睇戲,坐JP銅鑼灣第一行最側邊都係咁睇,但係今晚約咗朱千雪喎,無中央位已經算慘,仲要中間位都無,係咪好無誠意呢?我可以有幾個選擇,一係即轉十點幾嗰場,但係啲靚位都係無晒,而且睇完套戲,分分鐘無火車返大學。又或者我可以選擇唔睇,咁就要等下一個週末,因為朱千雪平日係唔會離開校園嘅,而一套咁火紅嘅戲,遲過其他人睇成個幾兩個星期,係好無趣的一件事。最後,我選擇第三個方法,死死氣地買飛。

廣告

結果,開場前夕,人頭湧湧間,朱千雪趕到。「唔好意思呀,好多人呀條街。」依然是一身黑色的,緊身的,顯得特別纖瘦。我想先解釋一下,旺角新世紀廣場,位於旺角火車站旁,今日當然被自由行遊客攻佔,當年未。日本KFC有炸雞自助餐,好似好潮,十幾年前新世紀已經有啦,啲炸雞仲要唔錯,問題係你食到幾多啫。就似漢堡包放題一樣,聽落好吸引,諗深一層根本搵笨。今日沒有自由行,好多人大叫救命。即使沒有自由行,旺角咪一樣咁多人?香港真係有少人過咩?靠內需真係唔足夠咩?金行同藥房真係有需要隔三個鋪位開一間咩?一九九七年的十二月,沒有人在考慮這些問題,只在擔心層樓會否變成負資產。「唔好意思呀,真係好多人睇呢套戲,我提早咗嚟買飛,都買唔到好位呀,真係唔好意思。」「唔緊要啦,買到飛已經好叻㗎啦。」朱千雪多人追,是有道理的。不過,入到場,見到個位真係好前真係好側,朱千雪也難免眉頭一皺。我見到她的這個表情,有點罪疚感。

片長三小時,再好睇,咁睇法,都係難捱。可看見朱千雪已經盡力投入,但投入不來。千辛萬苦才捱到散場,我覺得我連累她糟蹋了套戲。「真係幾好睇喎。」她好像在安慰我。「對唔住呀,搞到你睇得咁辛苦。」「咁我哋返宿舍啦,我有啲攰了。」飯都不用食。

廣告

一場未來美好的約會,就此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好想做些什麼來補救,但實在沒有什麼再做到。搭火車回大學時,氣氛是有點尷尬。朱千雪愈不出聲,我愈驚。一對情侶,或一對朋友,或一對母子,最恐怖,不是日日鬧交,是沉默。漫無止境的互不開口。

返到大學,她回到宿舍,我回到宿舍。我竟然無助到搵樓花求救。又難得地,樓花竟然咁早已經在宿舍。我將事情始末一五一十講解一次。樓花聽得頭頭是道。「嗯,對於一個好多觀音兵的人來說,習慣了全世界對自己好,你今鋪的確輸蝕了,會被扣不少分。」「咁點算呀,大師?」「無㗎啦,惟有盡量補救一下囉,佢有冇啲乜嘢係特別鍾意㗎,買嚟送俾佢,氹下佢開心囉。」係,我又將啲粗口私下刪除了。

我閉上雙眼,努力在搜刮她有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東西。叮一聲,我想到了,我記得她說過很喜歡波板糖,單單看見造型漂亮的波板糖,已經心情愉快。我即時想擁抱樓花一下,約友誼的,不帶色情成份的,但我跟她在common room吹水,已經惹來幾十對憤怒的雄性眼睛啤住,我實在未想橫屍街頭。只好忍住擁抱的慾望,只說了一句多謝,便道別。

第二朝,繼續走堂,衝出新城市廣場,搵波板糖。夾糖非常流行的當時,我只愛吃勁酸的可樂糖,一去到,我就諗起以前做過相似的動作,在軟糖店買了形形色色的糖,連一個玻璃樽,送給李嘉慧,氹佢開心。咁就兩年了。時間行得好快。波板糖比我想像中難搵,有,都是很普通很普通的款式。終於,我要由沙田搵到去旺角搵到去九龍塘,黃昏前,才買得齊心頭好。今次,又係要搵人幫手的時候了。「四眼妹,我係張國強呀,有嘢想搵你幫手呀!」「緊係關朱千雪事啦。」「係呀,你又估中咗啦,你真係叻過啲風水佬呀!」

趕回宿舍,將波板糖們全部交了給四眼妹。我看得出四眼妹也有點感動,和羨慕。然後,我便趕去跟朱千雪晚飯。我刻意點了碟麻婆豆腐。吃了。「你今晚做乜無啦啦食豆腐呀?你又話聞到陣味都想嘔嘅?」「無呀,我知你鍾意食,想陪你食之嘛。」

然後,換來一陣無言無語。朱千雪終於打破寧靜。「其實,你唔好對我咁好啦。雖然,我同我男朋友係有好大問題,我估我哋遲早都會分手。但係,我其實鍾意咗另一個人。唔好意思呀,我知你對我好好,但係,我當你好朋友咋。」又係好朋友,其實,點解女人永遠分唔到,一個男人想你做佢女朋友或者老婆,並唔代表一定都想你做佢朋友的。要搵朋友,可以搵個男人,可以搵個似男人的女人,可以搵個唔想同佢上床的女人,唔會想搵一個愛的女人㗎。

我聽到呢個消息,唔知點解,冇乜特別難過。可能,經過李嘉慧事件後,那種沒人愛我是常理,有人愛我是賞賜的心態,更加濃厚,我一早已經有追唔到朱千雪的心理準備。我故作有型地回答:「唔緊要,對你好,是我自由嘛,你唔嫌我煩,你咪由得我對你好囉。喺對你好的過程裡面,我有享受㗎喎。你又冇對我唔住,我唔會嬲㗎喎。」在很多年之後,我才發現,原來即使有人對我唔住,如果是我愛的人對我唔住,無論有幾對我唔住,我都係嬲唔落的。

只是,突然想起,朱千雪一陣返到房,將會見到有三十幾支波板糖放了在她的房間。知道是我的小小心意後,究竟還會出現什麼情緒?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