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十一章1997-1998)

2016/11/11 — 17:00

「你估我哋咁樣做朋友,可以做幾耐吖?」

「你估我哋咁樣做朋友,可以做幾耐吖?」

如果依照一般無綫電視劇集的發展脈絡,我同女主角甲朱千雪無一齊,我就應該會同咗女主角乙樓花一齊,然後女主角甲朱千雪先發現自己原來係鍾意我嘅,於是我就陷入苦苦掙扎之中,究竟應該繼續為道義跟女主角乙樓花一齊吖,定係無忘初衷而選擇同女主角甲朱千雪一齊完成心願呢?可惜,無綫電視劇集的情節通常超現實,而本小說的情節相當現實。現實就是樓花都無鍾意我。

不過,佢肯陪我飲酒談心。有個性感美女相陪,我也不會介意。本來只是談一談無謂的八卦,傾傾下,醉醉地,就開始入正題。「你真係諗住就咁放棄朱千雪呀?」「唔係點呀,人哋都講到咁白,我可以點呀?死纏難打呀?」「有啲女人,好受死纏難打㗎喎。」「到有另一個更加死纏難打,更加痴心情長劍,更加似隻狗,佢咪會轉去揀隻狗囉。呢種人,呢一世都只會識得愛自己,自私過X。朱千雪都唔係呢種人,佢雖然多人追,但係佢唔算自我中心,至少識得關心人,有同理心。無㗎啦,佢唔鍾意我,就係唔鍾意我。」「咁我呢?」「你乜呀?」「我夠多人追啦,咁我自唔自私過X呀?我有冇同理心呀?」「你?你個body女人過女人,性格就男人過男人,咁多人追你,你都肯陪我吹水,就知你係好人啦。」「咁點解咁多人追我,你又唔追我呀?」「我邊高攀得起你呀,小姐,成層樓都當你性幻想對象呀!」「有冇咁誇張呀?」「真㗎,你都唔知幾多人問過我,點解會識得你。有一次,你記唔記得,你沖完涼,頭濕濕,冇化妝,走去common room㩒汽水,嘩,同我傾咗兩句,全場震驚呀!然後個個都係度話,估唔到你素顏都正成咁。」「哈哈,可能就係因為你冇𥄫我,掛住𥄫朱千雪,我先同你熟到。」「我有𥄫你,你唔知啫。」

「你估我哋咁樣做朋友,可以做幾耐吖?」「點解咁問呀?」「我都唔信男女之間可以有純友誼。打個比喻,我而家有男朋友,你又追緊朱千雪,所以我哋先做到對好朋友。好啦,有一日,如果我同男朋友分咗手,或者鬧大交,總之好唔開心,然後搵你訴苦,我係咪唔會將啲情感投射喺你身上呢?又或者,調返轉,你真係唔再諗朱千雪啦,你見我咁可憐,以你嘅性格,你會唔想照顧我咩?你會忍得住唔想同我一齊咩?你明唔明呀,其實如果一對男女,真係好朋友到一個好X好朋友嘅程度,其實入面點都會有愛存在,只係可能無出現過合適嘅時機,去俾件事發生啫。」「咁我又未同你好朋友到嗰個程度啫。」「十年後呢,如果我同你真係識咗十年,甚至廿年呢。」那個時候,梁漢文剛剛推出一首勁hit的情歌《好朋友》,同《對一個人愛錯》一樣,又係林夕填詞,好朋友同情人的關係,成為熱話。

廣告

有關這個題目,我支持樓花的說法。在打後的日子,我發現,我最關心的朋友,不是前度,就是曖昧過的,至少是喜歡過的。友情與愛情的界線,模糊到不得了。最後,我也被這條界線折磨到不得了。是被我最愛的人折磨到不得了。如果去得到第二十章,再談吧。回到一九九七年,播著梁漢文的CD,我跟樓花在飲著Sol啤,繼續談論十年後的可能性。「咁,好老實講,如果有一日,你除晒衫係我面前出現,我諗我都唔會話,因為你係我好朋友,所以我唔搞你。男人,話自己做得出,都係呃人的。不過,如果用另一個角度去睇,例如我鍾意咗你,但係明知追到的話,有機會分手,而分手就有機會連朋友都做唔到,或者做到但係會有條刺,我或者會諗一諗究竟講唔講出口好。有一個可以維持一生一世純友誼的知己緊要啲,定係一個拍拖半年便斷絕關係嘅女朋友緊要啲,你而家問我,我真係答你唔到。」二十年後再問我吧。二十年後再問我,我會答到,維持到一生一世純友誼的知己緊要啲,緊要好多。我不是那種覺得朋友只是用來陪吃飯陪睇戲,呢班唔啱就換過另一批的無情無義。樓花突然拎起支啤酒,向我舉一舉:「乾杯,祝我哋友誼永固啦咁。」

當時,我們也估不到,今次是我們短時間內最後一次見面。之後,樓花的男朋友出了點問題,樓花愈來愈少回宿舍,即使回來了,也再沒有空閒時間跟我浪費。到畢業後,各走各路,簡直似失去聯絡,連她結婚離婚,我也聞所未聞,相隔了很多年很多年,才再次相聚,已彷如隔世。不變的,只有她的粗口密度。在宿舍吹水的日子,我以為她會選港姐,然後入行做明星,唱埋歌跳埋舞,海報會貼在紅隧口,我每次駕車經過也會為有一個如此的朋友而無比自豪。結果,她沒有去選美沒有去跳舞,她做了一個平凡但成功的OL。美麗如昔,但由爆出去的驚豔,變得內歛。

廣告

望著醉在梳化的樓花,我向自己說,希望,在以後的日子,她有事,我會在她身旁保護到這一個可愛女子吧。我不知這算不算愛情。算吧,我意思是算數吧,別分得太細。有些人,你未必想霸佔她,但會求神拜佛希望她活得好,不要受人欺負。對我來說,樓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打後的日子,也是。在未來的日子,我相信也會是。由始至終,看著她,我都有種高攀不起的感覺。我去拿了個枕頭拿了張被鋪在她身上,看著她睡了一個小時有多。才想起,我保護她?以她這種女中豪傑的氣派,要她保護我可能更容易發生吧。有一段好像會互相幫忙的兄妹關係,也不錯呀!

我也有點累,但始終睡不到。不斷在想李嘉慧。大一即將完結,即是李嘉慧也考完A-Level,好快就知會派去邊間大學。如果我跟朱千雪是一對,我有信心不會變心。但失敗了。李嘉慧下年真係跟陶大宇的選擇入到中大的話,我應該點算?我看到她們一齊出現,我怕自己會全身劇震,會控制不到眼淚湧出。不錯,我已經是一個二十歲的男人,但在感情上,像個十歲小孩般脆弱。偏偏,在同一個時間,我其實又暗暗渴望李嘉慧真係會入中大,仲要入埋UC。我情願她給另一個男人溝走,也不想她繼續跟陶大宇恩恩愛愛。我是正常?還是變態?我只知道,在不捨得朱千雪的同時,我也在懷念李嘉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