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十三章 1997-1998)

2016/12/6 — 6:08

《非常突然》電影一幕

《非常突然》電影一幕

在一事無成的情況下,我順利過渡了第一年的大學生涯。基於大部份課程都無需考試,只需交功課來決定合格與否,即係寫論文啦,開正我個瓣,結果全部順利搞掂,部份功課的分數仲唔錯。

其中一份,是「香港社會」課程的功課,我選擇的題目是「許冠文到周星馳:從港產喜劇看香港社會文化變遷」。當其他同學研究香港社會,但很落力的找外國參考文獻,又訪問其他科目的教授,又做圖表,又powerpoint乜乜乜乜,我只是在圖書館影印些「電影雙週刊」、「壹週刊」、「明報週刊」,再搵石琪先生的影評,左抄抄右抄抄,就完成一篇純文字的文章。無圖,無數據,無引用外國文獻。但加插大量自己諗出來的聯想。結果好像得到個A。香港教育制度其實真係害死人,由細到大,我們都慣了抄寫誦默,總之老師寫在黑板,學生便抄在筆記。抄來有什麼用呢,不需要知道,點都要抄咗先,一定有用。但到你叫他們去分析一下為什麼周星馳一出現就將許冠文雄霸多年的喜劇天王地位打謝,無人會答得到你。我常懷疑,如果今日走去問個中學生,點解黃子華咁受歡迎,做楝篤笑固然惡晒,做舞台劇又掂,拍電視劇又攞到唔恨攞的視帝,廣告又多到拍唔晒,點解係電影全部失敗收場咁慘情,有冇人會諗到個比較合理又新穎的答案呢?通識科老師都未必識答,但一個關心本地次文化的同學仔其實可以思考出九十幾種不同答案,全部都可以合理。香港需要的,其實是這類人,不是羊。

當年,我以為自己正是個很特別的人。可惜,最後都是淪落變羊。我跟大叔說了想在暑假飛一轉東京。他說有興趣,他也未去過,仲想問埋小清去唔去。一個人,做一件事,有沒有動機,有什麼動機,其實很易看得出。他想跟我去東京是假的,想去東京也是假的,想跟小清去才是真的,可以的話,其實不用去東京,去九龍塘就夠。方便好多又慳好多。我們那個時代,校際旅行去到最遠都只是新娘潭,校方不會收家長幾皮嘢,然後組團返大陸去新加坡甚至澳洲歐洲然後話係去交流,學英文又話要去車路士練波之類,像我們這類升到大學都未上過飛機的屋邨仔,當時是常見。現時才會被歧視。而且,飛一轉東京,擺明係玩,我就唔會呃家長話去學日文去研究日本文化。要研究日本文化,睇多啲日劇睇多啲四仔先啦。所以,去旅行,係自費的,即係,要搵一份有收入的暑期工。

廣告

我開頭以為小清唔會跟兩個男人去旅行。大佬,身在異地,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真係發生乜事都有可能。我又估錯了,佢竟然say yes,仲話好相信我同大叔係正人君子,無非份之想。佢就唔知,我就真係無。你話如果係朱千雪同我去,就難講。小清話自己本身都想去東京,理由係想去東京買松隆子在《戀愛世紀》嗰隻Casio。真實原因,盲嘅,都睇得出其實係因為佢極冧大叔。我忍唔住在單獨相處時問了她一句:「你同大叔點呀?」「無呀,咪又係咁。」「真係?總之你自己小心啦。唔好蝕低俾佢呀,記得。」「你講乜嘢呀?你唔好亂諗就真啦。」一路答覆,一路甜笑,唉。

暑假期間,樓花已經退宿,朱千雪亦早早不知所蹤,連大叔也跟小清相熟到容不下我。我是有點寂寞。寂寞就很累事。寂寞就會做出好多平日不會做的事。例如打聽。隔了接近兩年,我一直忍耐住,沒有刻意追查李嘉慧現況。但當一個人對住空盪盪的校園,習慣見到的人再也見不到,很想她陪住你去吃飯去散步去看同一樣的風景聽同一樣的聲音,那個她,消失了,那份寂寞,我實在抵擋不住。我很想告訴她,自己現時的心情、正在做著什麼事、有什麼快樂與不快樂,不過,我肯定,她已經沒時間沒心情沒興趣再去聆聽了。她有她的新生活,那個新生活,已經無法容納我。除了拼死頑抗血清素的減少,我已經想不出還有什麼方法化解。

廣告

只好找其他瑣碎事分散主意力。我透過不常聯絡的朋友A,穿過朋友B,查問到朋友C,再接觸到朋友D,終於知道陶大宇和李嘉慧的情況。一切安好,仍然是情侶,但聽說李嘉慧在聯招的首選並非中大任何一個學系,而好像是科大BBA。我有點高興,也有點失望。認真的問深入點,失望,佔的比重是比較大。一係唔問,一問,就問得再多元化少少。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三年間,李嘉慧愈來愈靚,靚到一個地步,是完完全全彈離晒身邊所有同學。低幾班的師妹,個個當佢偶像咁供奉。當然,盲摸摸衝埋去諗住摶一摶溝唔溝到的少男,只會有加無減。如此情況,對妒忌心重的陶大宇來說,少不免構作一定憤怒,跟李嘉慧的摩擦便開始增多。不過,每次,陶大宇都會讓步,關係又會回復正常。我真擔心二人會因此變成一對老夫老妻。

世事不公平。當我一個人孤單地在飯堂吃頹飯時,陶大宇與李嘉慧可能在玩煮飯仔。仲要唔知著乜衫來玩,可能就咁一條圍裙就算。1998年,有一套電影對我影響深遠,我在人生中,斷斷續續,應該看了超過十次。銀河映像的《非常突然》。到現時為止,仍然是我最愛的銀河映像出品,比《大隻佬》、《黑社會》、《槍火》更得我心。因為,我太喜歡它的結局,你以為成功打完大佬就可以安安穩穩開開心心去飯局慶祝?你最睇唔起的蛋散可能最有本事令你闔家剷。它給我這個悲觀者最勁的正能量,未到入土為安,誰勝誰負,仲未知呀!係,我家陣係好失敗,輸晒俾陶大宇,輸埋俾運動健將,輸俾李嘉慧,輸俾朱千雪。未到結局一幕,你唔俾架綠的入面有班大陸佬拎重裝武器在九龍市區亂槍掃射嗎?每次看完《非常突然》,我都會提醒自己萬事小心,不要沉醉於安穩之中。我一直有提醒自己的,係近兩三年,少看了這套電影,一時大意,終於累死自己。

如果你不知我在說什麼,快去找套《非常突然》看看吧。有劉青雲有任達華,我覺得好過同年的《野獸刑警》好多,就係唔知點解獎項俾晒《野獸刑警》。雖然,都有好多人同我講,當年的電影,呢兩套都唔係最好,計埋《暗花》,計埋《真心英雄》,都唔係翻睇得最多次的。無限loop嗰套,其實是《強姦2制服誘惑》,只看朱茵著童軍制服誘惑牙醫馬德鐘一段,已經值回票價。咁,講真,某程度上,我都係認同的。至少好看過幾年後的《喜愛夜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