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十二章 1997-1998)

2016/12/2 — 12:21

圖片來源:朱千雪 Instagram

圖片來源:朱千雪 Instagram

大家好,我是朱千雪。我個真名不太動聽,都係叫我朱千雪較好。張國強對我有太多誤解啦,不得不親自出來澄清一下。

未澄清之前,先介紹一下自己。張國強常說我很冷,我又不覺,我經常笑面迎人的呀。我份人只是比較被動,不會積極爭取什麼。因為,都沒有必要,可能,客觀上,條件真的算不差吧,樣子算漂亮,人不太肥胖,學業成績又好,一路以來,都真係有好多人對我好,有時,會讓我有種錯覺,以為幸福是必然的,一切一切,只要我想擁有,便會擁有。年輕嘛,人人也爭住寵愛我。當然,慢慢長大後,我們才會發覺根本沒有一件事沒有一種結果是必然的。

以我這種性格,你說我又怎會暗戀人,還要暗戀一個有女朋友的人?就算是戀,我都明戀啦。我真心要爭,我會爭不到嗎?但我根本不屑去爭,要爭的,就不夠純正了。事實上,我沒有暗戀運動健將,反而是運動健將喜歡我。我跟張國強很熟絡的同時,我跟運動健將也行得好埋。他根本就和張國強一樣,一直在追求我。那個時候,追我的人,真係有好多好多。張國強只是較為瘋狂的一個,運動健將也是另外一個。

廣告

或者,你們會很奇怪,既然運動健將追我,我又對運動健將有好感,情投意合,為何不好好發展?因為,運動健將本身有女朋友,佢追我,同時又講明唔會為我而放棄個女朋友,咁,都好清楚個目的是什麼吧,而佢又真係會有幾鍾意我呢?換了你是我,會怎樣做?我知,有好多女仔,可能會照樣衝個頭埋去,做咗佢女朋友先算;又或者,逼對方踢走個女朋友先,本小姐再考慮一下,接受還是不接受。我不同,我當時實在有太多選擇,根本沒有將任何一個對象放到一個非愛不可的高度。我是個很理智的會計系學生,我可以跟任何人包括運動健將行得好近好近,但不會投放感情到一個地步,變到只是他的其中一個女朋友。我保護自己的意識也很強的。結果,我跟運動健將無論親近到什麼程度,始終沒有正式戀愛過。我太清醒,比一般少女都清醒,這是我的優點,也是缺點。

有沒有後悔?當時年輕,以為自己還有大把時間,太多機會,怎會懂得珍惜,怎會後悔?沒有運動健將,總會出現第二個。學校沒有,學校外面也有。你話我又怎會揀張國強呢?係,佢係對我不差,甚至可能係最好的幾個之一,為了氹我開心,連最怕的豆腐都肯吃。你們看他,一定覺得他很痴情。你們真的沒有覺得他很怪誕嗎?明明口口聲聲在追我,但一開始就話預咗追我唔到,然後不斷講自己跟以前追唔到個女仔的故事給我聽。咁究竟係咪追我㗎?好少男仔像他這樣無謂的坦白,我常覺得,他最愛的,根本由始至終都是那個李嘉慧。人類就是矛盾,你希望你個男朋友誠實,但如果他誠實到讓你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你又會不高興。問題是,地球上,有幾多個人,會是別人的唯一?個個少女都總會以為自己必定是男朋友的唯一,慢慢長大,才會接受做到身體上的唯一,都很幸運了。要做到身心都是唯一,難度實在太高。到真有這個人出現,又到你沒有興趣了。總之,張國強會是一個不錯的朋友,做男朋友嘛,就總覺得欠了少少不知是什麼的東西。

廣告

或者,是自信吧。

在往後的日子,我看著他的自信慢慢建立出來。女朋友愈來愈多,已經不再是我剛認識時那一個怯怯懦儒的張國強。還好,他對我還是關懷的。即使,中間的過程中,我們做過一些很白痴的事,鬧過大交,反過面,到最後,我發覺,他畢竟是一個可靠的人。

希望他在以後都會這樣對我吧。以前不太懂珍惜的,總有一日,人人也會明白有幾重要。

因為,時間實在太可怕。

我不是一個多說話的人,就說到這裡吧。

你不說,就由我說吧。我是Katy,即是張國強口中的樓花。

我記性不太好,很多發生過的事,轉個頭,便忘記。張國強說這樣比較好,人會活得開心。讀大學時,好像有很多人對我有興趣,可是我對他們沒興趣,揀了一個年紀較成熟,但很叻很叻,可以教我好多嘢的男人。那個時候,我估不到自己會想結婚,會想快快組織結婚。到發現一切行得太快,要後悔也太遲了。

也好,在早點時候上了一課,總好過在人老珠黃時才受到一記重創。張國強常說我專揀爛人來愛,我常笑他也一樣。我有事時,他會第一時間來開解我;他有事時,也一定會告訴我所有真相。一九九七年,是這樣;廿年後,也沒有變。他說我是他的守護天使。沒有愛情成份的守護天使。我這個守護天使卻是爆粗的一種,看見他被傷害到生不如死,一般朋友一定在盡量安慰,為他撫平傷口。我沒有,我是負責鬧醒他的一個。他這個人,玻璃心都不得了,你越對他好,他便越沉醉在傷痛中,只有似我的狠狠地罵醒他,他才會願意重新振作。不過,看他這廿年來的拖泥帶水,受到這一次重擊,沒有一年半載,恐怕都不會康復到的了。

我不是說朱千雪啦,我是指二十年後的可怕結局啦。最後,我要重申一次,我的粗口,其實沒有他說的恐怖。他只是找個籍口來掩飾自己真係鍾意朱千雪之嘛。有乜咁出奇?他根本是個天生矛盾到極點的人,如果佢真會寫下去而你又真會繼續看下去,你會明白,他希望別人對他好,但真碰到別人對他好,他又會不適應,結果,永遠也愛上一些愛自己多過愛他的人,最後便合理地被遺棄。他明明想揀一些志同道合的,但如果真的太過志同道合,他又會覺得好煩,因為樣樣事也要跟人分享,好像失去了真正屬於自己的虛擬的私人空間。你話,是不是自相矛盾到一個病態的地步?

好了好了。這個故事,其實是由我張國強創作的,包括以上兩段。這一章節,基本上,完全是我主觀願望下的產物。你讀完後,發覺好唔對路,朱千雪與樓花無理由會有如此性格,會說出如此見解,完全合理。因為根本就是本人夾硬屈佢哋的。也完全不合理。因為時間真的可以改變太多人和事和物。二十年後,朱千雪與樓花變了另一個人般,有什麼好奇怪。二十年前的香港人,會把中國女排的勝負與心臟跳動次數扯上關係;二十年後的香港人,會因為見到中國運動員出醜而發笑。二十年前的香港,我們相信ICAC;二十年後的香港,我們什麼也不相信。

這一章節,基本上,真的沒有什麼閱讀的需要性。因為,朱千雪與樓花在往後的篇幅,還是會出現的。到時,你便可以得到一個較接近真實的描述。

如果真會去到那些章節的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