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十五章 1997-1998)

2016/12/16 — 15:17

好,按照傳統,又有一章是跟正本內容完全無關的。假如你好忙,真係可以直接跳去下一章。

之前提過,我在1998年的暑假,去了有線做街頭推銷員。每一日的工作,就是跟住兩個阿叔去街頭擺易拉架,遊說市民幫襯,訂有線電視。兩個阿叔經驗豐富,當然負責帶住我呢個小弟弟。每一個朝早,返荃灣拎開工工具,跟手就自行決定去邊處擺檔。咁神聖的任務,我當然不會下主意,兩個阿叔就會自己傾掂數,由往績決定,好天的話,通常去銅鑼灣渣甸坊地鐵站出口;落雨的話,就周圍走,搵啲有瓦遮頭的天橋隧道之類。

原則上,每日都要返夠八粒鐘工;實際上,賺的是佣,交到數就可以。當時有線未有希特拉來宣傳取消訂閱有幾困難,而且好多潛在用家都未上台,市場大把空間發展,生意係唔錯。兩個阿叔明顯地並非摶老命人士,總之每日接到兩三個客,就自然去咗蛇王。我跟住兩位高手,基本上什麼也不用做,只要食住兩位食唔晒的客,就交到差。

廣告

有時,lunch hour都未到,已經做夠數。換句話說,已經可以收工。通常會在茶餐廳吹水呀,煲煙呀,當年仲未實施室內禁煙政策,任煲唔嬲。我唔食煙,但一樣陪坐。唔通自己扮勤力四圍搶生意破壞行規咩。

某一日,神奇的事發生了。又係朝早已經搞掂放得工,正當本人打算諗住去茶記坐的時候,阿叔甲突然提議去唱卡拉OK。咁新穎?之前都係試過話去篤波咋喎。篤波,我的興趣真係好一般;卡拉OK,𡃁仔時還可以,還有少少興趣去唱《一千個傷心的理由》呀、《灰飛煙滅》呀之類。

廣告

咁我咪話好呀咁囉。兩個阿叔立即露出一臉淫笑:「𡃁仔,你係咪真係跟我哋去㗎,唔好後悔呀?」我正奇怪唱卡拉OK點解會後悔,雖然,當年未有電腦揀歌,仲係人手打碟,咁最多咪播錯歌,《明明白白我的心》變咗《相思風雨中》,或者隻碟已經花晒,連啲MV主角例如古天樂個樣都睇唔清啫,有什麼大不了呢。話口未完,我便知發生什麼事了。

當年,我最常去的一間卡拉OK,叫反斗猩,貪平。阿叔們帶我去的卡拉OK,在佐敦,不是南豐中心一面,是對面,你估到是什麼地方了吧。好啦,我去到,已經知點解會後悔,但一來要面,唔通臨時縮沙咁樣衰;二來好奇,人一世物一世,我未去過中國城大富豪,都想見識一下有女陪坐的卡拉OK是什麼一回事。

於是,跟了兩個阿叔搭電梯,即升降機。門一開,好黑,泛紅光,我們被安排在一間甚窄的房間內,味道不太好聞,是煙味夾雜無洗過的冷氣味再加汗味之類的古怪,然後,我們坐低。兩個阿叔明顯是熟客,什麼也不用說,跟個侍應之類的物體打個眼色,已經知道是點了半打喜力。「喂,𡃁仔,你係咪未嚟過呢啲地方呢?等阿叔今日帶你見識下。」問心,我真係未嚟過,但如果單睇環境,吸引力真係接近零。唔緊要啦,我安慰自己,又唔係自己間房,清潔整齊不是最大的重點。

最緊要一陣入嚟的囡囡,夠正啫!隔了十分鐘左右,有個類似盧苑茵的太太打開門,行入來,跟其中一個阿叔打情罵俏:「喂,做乜咁耐都唔嚟幫襯呀?」狀態,跟《火舞風雲》或《霓虹姊妹花》是很接近,只不過是cheap版。哦,呢個就係媽媽生。又隔了幾分鐘,盧苑茵就帶了三個小姐入來,正當其中一個阿叔正熱唱《分飛燕》之際。噢,shit,盧苑茵係帶咗三個盧苑茵入來,每一個,我的意思真係每一個,都可以做得我阿媽生得我出有餘,呢啲就係舞小姐?

其中一個,有意圖坐在我旁邊,我立即湧出一陣驚嚇感。有幾驚嚇?你試幻想一下,深夜三點,你坐在的士在高速公路飛馳,電台竟然播出麥潔文首《夜夜痴纏》,而你腦海浮現出《靈氣逼人》的畫面,向車窗一望,真係見到一個紅衣長髮女子在行過。就係呢種驚嚇,我當時就係呢種驚嚇。如果你係我,你會點做?緊係走人啦,仲等咩?於是,我話要去廁所,拎晒袋咁去廁所。也不知是否有陰影,自此之後,直到夜總會都執晒了,我都未去過真正的夜總會見識過,真係慘。又或者是好事,讓幻想可以停留在電影中,以為個個舞小姐也是鍾楚紅、張曼玉,至少也具備張敏的質素。

在很多年很多年之後,我被一個我很愛的人問過一條問題:「你估一估,如果由我揀,你覺得我情願你叫雞,定係有第二個女人?」我答:「叫雞啩,叫雞不涉及感情。我諗對你的傷害會細啲。」「錯!我情願你有第二個。你有第二個,至少你要用實力去溝返嚟,証明你有吸引力,証明你成功。叫雞?我只係聯想到溝唔到女所以貪方便咋喎,好失敗囉。我份人最憎loser。」其實,當時,我聽到呢個答案,心係有少少寒。但你愛一個人時,什麼也會接受到的,就算對方的看法幾咁唔係一般道德倫理,都會照樣接受。寫到這裡,又有點想哭了。

我不是什麼道德撚。我才不會批評別人叫雞叫鴨做雞做鴨,大家有大家的自由。我也不怕坦白,關於性,我有三個願望,我相信都好難實現了。1)在不是用錢買回來的情況下,玩一次兩女一男的3P,但我又不是靚仔又不是揸波子的富二代,要找一個人也困難到似登陸火星,何況同時要找兩個?2)跟每一個我愛過的人,都會發生關係。嘩,呢個就直頭係不可能的任務了。我一生愛過無數咁多人,宏觀地說。3)跟一個日本AV女優上床。

香港少男,有哪一個不是在日本AV女優身上學到性知識呢?就算最後發現《雄風》更好看,都應該是看完夕樹舞子覺得無趣才拿捏到自己的性取向吧。前幾年,夕樹舞子、小澤圓、金沢文子之類的童年偶像好似試過在澳門跳艷舞,唔知點解,竟然無過去懷緬一番。原來,有些念頭,有些願望,未懂事時,充滿憧憬時,覺得很重要的,到你真的接觸過了,會發現也不是真的需要達成。1996年,我只想跟李嘉慧一齊,一齊什麼也不做都夠。1998年,我只想跟朱千雪一齊,一齊什麼也不做都夠。

二十年後,十八年後,你還可以保持到這一份簡單的話,我真會妒忌你妒忌到想殺死你。通常,最想擁有的,你拿什麼去換也不會擁有。你只可以接受然後盡量忘掉。今時今日,真心的,蒼井空或波多野結衣如果睡在我身邊,我當然會郁手,但是否真的會覺得很興奮呀不枉此生呀,一定不是。如果給我換,我甚至情願踢走這兩個女優,換取時光回到兩年前。真的,是好大犧牲,但又不是好大。

你明白我說什麼嗎?唔明?唔緊要,都話咗本章跟個主線故事完全無關係,直接跳去第十六章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