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十八章 1997-1998)

2017/1/14 — 3:02

東京市貌(資料圖片)

東京市貌(資料圖片)

第一次去東京,一落機,已經樣樣新奇事。就算係汽水機,一支綠茶,垃圾筒,廁所,都有型過人。去迪士尼都買到一大袋無謂嘢。何況女仔。小清真是一個好女孩,幫屋企幫朋友入貨,仲多過為自己睇的。大部份戰利品都是手信。我知佢鍾意《木偶奇遇記》,專登買了一個木偶公仔送給她。她好像玩得好快樂,但可能是我先入為主,總覺得她在快樂的背後有點鬱鬱寡歡。

原來,不是我先入為主的錯覺。原來,千真萬確。去到旅程最後一日,本來諗住去開通宵的激安之殿堂行多陣,或者搵啲藥房逛多轉。小清竟然話好攰,不如返房算了。那個年代,在東京,遇到香港人不出奇,但很難遇到一個國語人。怎會似今日,在藥房,連賣藥的,都在講國語,溝通方便。賣電器,拎銀聯卡,仲有特別折頭。又未有Wi-fi卡,未有得用手機上網,冇google translate ,冇google map ,冇得即刻影低相傳返香港問朋友,買嘢,真係要時間的呀。小清竟然唔用盡最後一秒來掃貨,我已經心知不妙。

廣告

「好呀,我都夠皮了,啲錢都使晒。」這句也不是大話,手頭上只有一張專俾學生申請的Manhattan ID信用卡,現金已所餘不多。於是,我便跟小清返到新宿那間房細如劏房的煙味酒店。我本來跟大叔同房,所以,你可以放低的疑問,我不是跟小清同房。我放低一大袋貨物在自己房後,便過去小清房。「你沒事吧。」

「無事呀,咁就七日,真係過得快。」「做乜呀,掛住大叔呀?」「你覺得佢係咪第一日已經打算呃我呀?」「我真係唔知喎。我諗佢同佢女朋友係有問題嘅,佢女朋友成日夜媽媽都打俾佢煩呢樣煩嗰樣。不過,男人就係咁,重感情嘛,唔係太多男人可以好乾乾脆脆咁分手。」「如果佢真係鍾意我,又點會忍心扔低我一個人過嚟喎。」「你當我唔係人呀?」「其實我好唔開心,你知唔知呀?我之前未拍過拖,估唔到第一次會俾咗個咁嘅人。我以為佢係老實,先咁坦白話俾我知佢有女友,原來,所有嘢都係佢嘅計劃。哈哈,我已經唔知道佢究竟有冇愛過我啦。」「咁應該有嘅。不過,佢可能同一時間鍾意好多人啫。」

廣告

小清聽完,爆喊。我只好借個膞頭佢用一用。人生首次有個女仔喺我面前痛哭,講真,我係有少少手足無措。好想攬住佢,掃掃背,又怕佢以為我抽水。尤其我幻想到會掃到胸圍扣,除非佢無戴。於是,我只好郁都唔郁。

小清同一般少女差唔多,都係乜嘢公仔都鍾意。如果唔係,大叔都唔使去換套史諾比俾佢。如果,係Hello Kitty仲大鑊,因為,小清更加喜歡無口貓。估唔到,之後,老麥真係勁換Hello Kitty,好彩我後來的女朋友無乜邊個鍾意,否則,我真係食包包食飽。不過,鍾意木偶仔就真係比較獨特。小清話鍾意木偶仔,係覺得木偶仔得意。係咩?

人一個,有乜咁得意?我覺得背後含意可能更重要。木偶一講大話,鼻會伸長,係人都會留意到,無得避。如果,人類都似木偶,你話幾好。所謂愛,我覺得,一開始的時候一定是生物作用為主,基於動物性,被對方的外觀吸引,可能因為對方大胸,或者平胸,因為對方長腿,或者單眼皮,或者似李彩華似應采兒似周麗淇。再發展下去,就要研究性格、價值觀,再到生活習慣、喜好,去到終極,就什麼也不用計較了,一個愛字,包含了所有信任和默契。我跟小清說,雖然你現在被大叔欺騙,是好傷,好在為時尚短,仍然停在一層,最多第二層,應該未有足夠時間上到第三層,即係唔會一百巴仙將身家性命財產通通交到大叔手。你遇到了騙子,終有一日會被騙,你應該慶幸他騙得夠早。如果,過多幾年,你才被背叛才被出賣,就大鑊了,都唔知點醫好,又或者醫唔醫得到。

小清點點頭。我看不到的,只是感覺到。如果換了在幾年後,我估我應該會陪她一齊飲酒,然後飲醉,然後好賤格地乘虛而入。當年,未太愛飲酒,又未懂賤格的好處,而且當小清如妹妹般看待,君子到不得了。是直到腰骨真係有少少酸痛,才敢郁一郁,然後,跟小清說,都夜了,早點睡吧,還要執行李呢。

回到房間,一個人,突然覺得大叔好討厭。點解我仲要為佢講咁多大話來令小清好過點?但係,你叫我將真相完完全全原原本本透露晒出來,我又做唔出。人類最大問題,真係自私,自私在於做任事都是先為自己著想。你偷食,因為貪求自己的快樂。你一拖二,你以為你是因為不想傷害人,其實只不過因為唔想自己內疚。你被踢爆後立即絕情地反面,你以為是為了被遺棄的一方好,其實只是在保護自己。你行的每一步,即使理由如何漂亮,講到尾,最後,都是為了自己。我好明白這個道理,但見到大叔這樣對小清,還是很憤怒。試一試運用方法演技,將自己代入到大叔的身份,和遭遇,做法會否有所不同?不會!例如,我跟李嘉慧是男女朋友,然後追到朱千雪,先唔講點解仲會去追朱千雪,就當真係無厘頭追到手,會唔會放棄李嘉慧,係無可能會的。會不會唔同朱千雪一齊立即一刀兩斷?係無可能會的。即係話,如果有個咁樣情況發生,我係一定會兩頭瞞的。咁我有什麼資格憎恨大叔?

憎恨不用講資格。憎恨就係憎恨。甚至連理由也不用有。問題只在你憎恨一個人,你表達出來嗎?還是只是懦弱地擺在心頭就算數?在上機回程的一刻,我望著小清,想起昨晚她的難過。我決定今次要表露出來。完完全全地。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