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十四章 1997-1998)

2016/12/7 — 15:44

他為了儲錢,打過好幾份暑期工(資料圖片)

他為了儲錢,打過好幾份暑期工(資料圖片)

為了實現東京之旅,即使唔係一早比一世遙遠。我也首先要找一份入息不錯的暑期工。講起打工,我的經驗可謂豐富。正正常常的補習當然試過,將一個本來包尾的小學生,訓練到升上中游。但由於學生太笨,我太急,大家辛苦,只好被放棄。

阿媽本來是電子廠女工,到香港的工業式微,便轉了去7仔做店員。她引以為榮,自覺是個醒目員工。而我由中三起,踏入合法年紀後,便常去7仔幫手,早班返過,中班返過,夜班都返過,還記得早班要點貨入貨,中班要補倉,夜晚就慘了,要洗雪糕機要拖地要叠報紙,那時的報紙又多又厚,真係叠到似《大時代》劉松仁一樣。而我會強力建議你別吃軟雪糕。做7仔,得一個好處,就是一腳踢,收銀係你,斟雪糕係你,執貨又係你。有時,大老闆巡鋪,仲要將啲貨品排列得整整齊齊,招牌全部對出。阿媽由麗港城轉去女人街轉去麼地道,我便跟住走來走去。斷斷續續也做了好幾年。

中五升中六的暑假,即是這個故事的起始點之前,我跟阿叔做了兩三個月電工。我當然沒有資格駁電線,只負責拎住個鑽,鑽爛幅牆,讓電線喉管可安裝在牆身內。個鑽好重,後撞力也大,似日日做gym。我人生最大隻就是那幾個月,返學的時代,極瘦;返工的日子,極肥。咁辛苦都做?好pay嘛,每日五百,即場現金交收。然後,做過的暑期工,包括新伊館保安人員,貨倉的搬運工人,賽馬網站的資料輸入員,經濟日報的菲林整理員,東方日報圖書館人員,同埋以下呢份最重要的有線電視街頭推銷員。

廣告

話說有線電視於1993年開台,收費喎,對於習慣了免費睇電視的香港人來說,吸引力好似不夠。我偏偏是第一代支持者,因為有波睇嘛。當年更喜歡看YMC台,覺得Monique好鬼靚㗎。1998年,法國世界盃,即是朗拿度在決賽離奇失準,施丹連入兩球嗰屆,往後被張家輝玩到爛的經典賽事。有線買了播映權,要谷訂戶量,請了大量人手在街頭擺易拉架,即場開戶。本來,著件制服,在渣甸坊地鐵站出口搵人上台,不是什麼核突事,見到靚女,直頭係名正言順搭訕。問題在唔知邊個高層咁天才,覺得反正有人手在街頭,不如整啲流動廣告板,即係叫啲員工著件龜背,心口背脊都插張海報落去。好多人,包括我,立即反對,理由是太怪相,一般市民反而唔敢行近,真正原因當然係唔想自己咁瘀啦。可惜,高層就係高層,高層如果會聽低層意見,就唔係高層。於是,每日,我便孭住兩張海報在銅鑼灣企街。見到熟人,真係唔知匿去邊好。

在香港,在銅鑼灣,又點會撞唔到熟人先得㗎。如果這是一本俗不可耐的小說,一定會話我撞到朱千雪或者李嘉慧啦。喺我最瘀皮的時候,遇見最愛的女人啦。我偏偏唔會咁俗,甚至連樓花都未撞過。只係撞過樓花二號,與她的一班八婆好友。樓花二號都是住在恆生樓的宿生,由於往後無戲份,名字也不必改了。她是范曉萱的那種靚,短髮,爽朗型。事實上,我對呢種樣的女人係甚有好感的。但你看看李嘉慧、朱千雪、樓花等等,全部都是不同類型,你就知我根本沒有獨一的口味,可說是無差別愛人。總之最後都冇同樓花二號熟絡到,人類擁有的時間是有限的,我將大部份時間放在朱千雪身上,留了少量給樓花,仲邊有可能抽到空閒出來應付第三個?後來,科技愈來愈進步,才是另一回事。

廣告

去番撞到樓花二號的那一日。我正跟兩位阿叔同事擺街邊,三個男人六張海報,我唔係偏見,靚女係會人品好少少的。當時,我錯誤地以為。樓花二號見到我,只是偷偷地笑了一下,沒有什麼意圖要過來令我難堪。她身邊兩位真實年紀二十樣貌年紀四十的好友,就急不及待衝過來:「嘩,你好等錢使咩,咁嘅工,你都做?」種笑容,一生難忘。

我那時哪有急才,只懂呆呆,誠實地回答:「係呀,我呢個暑假要去東京,要儲一筆錢呀!」完全唔覺對方其實在寸自己。也慶幸當時未有智能手機,否則,人人拎住部相機在手,我一定變了景點。當然,你也可以樂觀積極地去想,坤哥也是因為扮棋,得到世人同情,才極速上位。我又冇話要上位。等到兩條女笑完了,離開了,我才在想,我做錯乜事呀?

又話職業無分貴賤嘅?我信㗎!我更信性格有好大程度是先天註定。換是另一個人,被如此羞辱,可能立即發奮圖強,以後用盡所有方法力爭上游,要個個取笑過自己的人也被騎在下面。我沒有。我始終沒有太投入在賺錢身上,暑期工打過咁多份,畢業後卻一份工打了十五年,市道好的時候,也沒有跳糟,沒有執行所謂的魚唔過塘唔肥,沒有搵好多又容易做又好賺啲外快,情願做好多又搵唔到乜錢又受氣但自己喜歡做的工作。我始終是一個不擅理財的人,對金錢觀念可以話係零,唔識投資,只識用,以前全部用來買DVD、CD、書、漫畫,現時則拿來換車,買相機,名牌衫,請人吃飯,總之不是股票不是金器,完全是沒有增值能力的物品。

若非當年想裝修一間dream house而夾硬買樓,以今日樓價升幅計,我應該要瞓街。或者,是觀念問題吧,萬般帶不走,我只重視過程,我只重視回憶。而美好回憶有部份畢竟需要用金錢來建構。所以,我從不計較金錢,然後,有一天,到你遇上一個很重視金錢的人,你便會被恰死。這是我在多年之後,多番遇到的難題。你被明屈,你很不甘,但你又怕煩,又怕本來相愛的人要用律師之類的第三者來溝通太核突,人家又說你要有男人風度,於是你只好豪俾佢,豪完,還要唔好出聲,唔好再提。唉,有時,我真係情願自己擺明斤斤計較。

終於,算做搵夠足夠盤川,我便跟大叔跟小清一齊搵旅行社,當年自由行未算是必需。我們三個大學生就好似啲公公婆婆咁,跟團。一來方便,二來平,結果,我們找到最平的新華旅遊。去迪士尼去彩虹橋去HelloKitty land,都係嗰啲例牌行程啦,都係諗住去一去啫,鬼知我打後的人生,去東京仲多過去粉嶺咩。出發之前,還有個茶會,拎大大個新華旅遊招牌的旅行袋,現時諗返起,真係娘到爆裂。但你問心,大半生人,做過幾多事,係唔娘嘅?有一成唔係個世界要你咁做你先做,已經萬幸了,對不對?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