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三本第十章1997-1998)

2016/11/9 — 15:38

大埔太和邨麥當勞(資料圖片;tksteven @ wikipedia)

大埔太和邨麥當勞(資料圖片;tksteven @ wikipedia)

不知那個天才發明了買漢堡換公仔的玩法,影響力歷久不衰,更牽連到便利店、超市、油站、餐廳等,認真大煲。換公仔不是問題,換一套公仔才是問題。大叔為了討小清高興,決定每日也吃個餐,加五蚊,換個公仔。要換齊一套,要一個月。錢不是大數目,誠意才是。日日吃同一間餐廳的出品當午餐,就算間餐廳是福臨門,也可能得大劉頂得順。

我的性格沒有變過,大叔話做,我便陪,完全沒有理會後果,沒有理會有幾艱難。就似當日小豬叫我企通宵等Polly姐,我都義不容辭陪足一晚。情況又重覆一次。大叔的理論是:「小清不是朱千雪呀,沒有通街都係觀音兵,沒有人會刻意做一些事去氹她開心,如果我肯,她的感動程度會好大。」聽見他的說法,我都不好意思建議他等出齊一套史諾比後,至加少少炒價買回來就算。我說自己沒變,事實上,都變了少少。反正我都要跟大叔出去幫襯老麥,咁不如我都順便換一套啦,換回來,送給朱千雪。雖然,她有可能會收到十二份,咁,至少,我都身在那十二份之間。

捱了半個月左右,我開始覺得自己都變成一碌薯條了。變成一碌薯條的滋味是怎樣呢?就是很躁,很熱氣,很想見紅。而我們兩個的行為,已經有其他宿生見到,及取笑。你愈嘲笑,我們愈強悍。年少時,就是有這一種氣盛。長大了,才懶得理會被別人嘲笑。連被自己嘲笑也不痛不癢。

廣告

終於再捱多半個月。如果我們那時有攝錄機,將這一個月的非人生活拍成紀錄片,放上YouTube ,我們應該變成郭子健大導演了。可惜,當年我們既沒有攝錄機,世間也並未有YouTube這回事。結果,我們肥了幾多,暗瘡爆了幾多,飛滋生了幾多,才換到一套史諾比?世人永遠不會知道。施恩莫望報?太神聖了,我自問沒有這份超脫的情操。不過,點解要有呢?我施了恩,想聽受惠者講句多謝或者唔該,真係好過份咩。就似你被一個最信任的人嚴重傷害了,搞到接近死亡,你只希望對方主動地誠懇地講聲對唔住,都算強人所難?你知屈埋屈埋在心中,那種感受有幾淒涼嗎?有時,我會覺得正因為社會太推崇捐錢要用無名氏身份,反而搞到好多人驚咗去做善事,驚被誤會是沽名釣譽。間接害了受惠者。

意料之內,當大叔將三十幾隻史諾比一次過送俾小清,小清當然開心到震啦,眼仲泛淚光。我有種不祥預兆。大叔的性格其實是陶大宇加小豬的混合體,既古惑又懂得討人歡心,他要得到小清實在太容易,他要踢開小清也不困難。以小清的經驗值,必受重傷。佢捱一個月顯示出的誠意,非常值得,是時候看看我的誠意有沒有價值了。

廣告

我拿著一套公仔找朱千雪,為表低調,我已經刻意找一個深色的大膠袋裝住,但唔知係咪自己心虛,沿路上,好似個個人都望住我,再笑兩笑,知道袋入面放住什麼。去到朱千雪間房,我便拿出堆公仔,出乎意料地,朱千雪竟然OK開心喎:「嘩,你真係換晒成套呀?好勁呀你!多謝晒呀!」一向沒什麼笑容,好型的朱千雪,破例露出一雙彎眉。唔知點解,我有一種苦澀。

「有啲嘢,想問你,得唔得?」「問囉。」「點解我對你咁好,你都唔鍾意我嘅?」「你真係想我講?」「係呀,我真係想知,我自問個性都幾善良,又真心關心你,上一次追李嘉慧,就話我在明人在暗,陶大宇係咁喺李嘉慧面前中傷我,搞到我當場慘死。今次無人害我啦,點解你都係無動於衷呢?我真係想知點解,純學術性。」

「好啦,咁等我試試講解一下,唔知解唔解到㗎,你知我唔係好識講嘢啦。首先,我覺得你可能就係衰在對人太好,我唔知李嘉慧點諗,但係我覺得有種人,多數係男人,會鍾意挑戰,鍾意征服,多過鍾意被愛。我有時懷疑自己都係呢種人。將來,老了,可能是另一種想法,只想有個對自己好好好好的男朋友或者老公。但係喺呢個階段,可能一啲有主見的,自私少少的,感覺上,會有男子氣概啲,會比較charm。」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我想起大叔的哲學,他說,如果你揀一個多人爭的追求對象,你就應該對佢差,對方受慣禮待,會好好奇點解有人追佢但係又冷冷淡淡,咁先吸引到佢有興趣。如果你揀似小清之類平實型呢,就可以盡情用感動招數,萬試萬靈。即係話,我唔應該追李嘉慧唔應該追朱千雪更加諗都唔好諗樓花,我應該追小清。除非,我改變到自己性格。

「咁,如果我突然唔對你好,你會唔會反而鍾意我?」「可能會㗎,邊個知喎?」愈傾落去,愈心寒,根本是一對知己在把酒談心,跟情侶的距離愈行愈遠。「咁不如你話我知你鍾意我啲乜?」朱千雪第一次提問類似題目。「又係問呢啲,我可唔可以唔答呀。」我記得,李嘉慧以前都問過。「我答完,你敢唔答?」

我清一清喉嚨。「你問我,我真係唔識答。如果你問我點解唔鍾意一個人,我覺得答到,例如個人啲口頭禪好老土,或者政治理念不同,或者傾唔到偈之類。但係,如果鍾意一個人,我唔係敷衍你,不過,我真係相信,係無得解嘅。總之,想用盡方法討嗰個人歡心,見唔到就會掛住,明明被激嬲都唔會嬲,覺得為對方做事比為自己做事更令到自己快樂。原因呢?我真係講唔出,去到最盡,一定唔係因為你靚,唔係因為你人品好、善良、孝順之類,去到最盡,我估一定會變到接近親情,好像是上天註定,上一世註定之類,好似是一種必然的關係咁,好似是我必然要對你好,必然要愛你的,即使你可能傷害到我生不如死。」「未必個個人都受㗎喎!」「我知呀,所以我咪可能碰上錯誤的人,對一個人愛錯囉。吖,唔係,對兩個人愛錯啦,包埋你。」「唔好咁講啦,至少我哋係好朋友嘛,我又無好似李嘉慧咁玩你。」「不如我哋暑假一齊去個旅行咯,無企圖的。」「唔得呀,我暑假要幫人補習呀。」「你真係勤力。」當年,我連新機場都未去過,飛機都未搭過,突然之間,好想在升大二時,完成這個心願,去一轉東京。

有誰肯陪我去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