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一章 1995-1996)

2016/8/17 — 11:24

流言,像空氣,你根本避無可避,除非你是一包包的真空米。陶大宇跟李嘉慧早是一對的消息,幾日內,飛快地在兩間學校瘋傳。附帶的談論對象,自然包括樣衰到震的張國強。

沒有人會面對面取笑我的,背對背也不會,只會顯示同情。「加油呀!」、「你得㗎!」、「俾心機捱得過的!」、「你無事啦!」這幾日,我由搭車返學到下午去大家樂再行返學校再去男廁出返男廁坐在課室最後一行,都一定會聽到以上建議。聽唔到,也感受到。其實,我摸索到的,是「抵死啦」、「癩蝦蟆想食天鵝肉」、「溝女溝得咁寸吖嗱」、「戴綠帽真係慘」。由各位的眼神笑容表情直通內心。雖然,我對最後一句評價有很大保留,戴綠帽,我好像還未夠資格。

那種面目無光的恥辱,暫時蓋過了對李嘉慧的思念。好老實,我情願全世界圍住我一齊狂笑,像欣賞《百變星君》周星馳扮牙膏,也好過大家似笑非笑地流露出同情。同乜X嘢情呀?我而家死老豆死老母咩?同情?偏偏,人類就最喜歡選擇在這個時候向弱者施以援手,證明自己具備一定程度的道德心。於是,一路上,一路有人輕輕拍我膞頭,或打打我的背脊,或給我一個手指公向上。我唔想被同情,我唔想被同情,我唔想被同情。

廣告

等了幾晚,終於忍唔住找小豬訴苦。小豬撇唔到Polly姐,只好帶埋佢一齊聽成件事的事態發展。Polly很有母性,一路聽,一路X到陶大宇爆廠,再加多兩句話李嘉慧都唔係好靚啫,唔使難過,等姐姐介紹啲更好貨色俾弟弟我。還是小豬比較理性,聽完整個大家樂對談報導後,呼了兩口煙,說了一句:「未必是壞事吖!」

未必是壞事。1)我不是給陶大宇搶了女朋友,嚴格上,我只係輸在策略,而非輸在吸引力。2)李嘉慧未係我女朋友,我的權利得很少很少,未得到手而失去,比得到手後失去,各有慘況,但後者應該更慘。3)沒有3)。

廣告

我很佩服小豬的樂觀,但我坦白,無法忍耐全世界對自己深表同情,及讓我覺得被嘲笑的難受。忽然之間,小豬提起那個水杯。「你話拎去換另一個,送俾33C,咁咪得囉,你去追到33C,咪無人再可憐你,或者覺得你無料到囉。」我意圖解釋:「我嗰日跌落地?咋沙咋。咁唔通照送個杯過去,跟住話:你就當最後一份禮物啦,如果你哋唔鍾意,就扔咗佢吧。佢一陣真係立即放低,等阿姐執走,我咪仲瘀?」當年,還未發生李克勤送禮給曼聯的事件,如果已發生,就容易解釋得多。

「你唔好再諗李嘉慧啦,人哋唔要你呀,至少呢一刻唔要你,要條大仆街呀,你明唔明呀?」我明呀,我輸Q咗嘛。「你係咪仲好想追到李嘉慧呀?」我沉默不語,但個答案其實好明顯。「咁你要追到佢,你首先要有理由搵佢先得㗎?唔通你打電話問返佢中五會考考乜咩?你去追33C,至少有三個好處:1)你可以打俾李嘉慧,同佢講你追33C,借啲意問佢攞意見,其實係保持聯絡。2)如果你溝到,証明你唔係廢嘅,話唔定李嘉慧會揼心口。3)塞住啲粉腸把口先,証明你唔係真係咁鍾意李嘉慧。」「喂,事實上,我係好鍾意李嘉慧喎。」「你自己知咪得囉,如果人人都知,你咪好乸失敗?何況,人都係鍾意爭嘢嘅。我敢賭李嘉慧都係。」「嘩,咁好賤喎,好似玩33C咁?」「唓,你估你一定溝到佢咩大哥。又或者,你溝到佢之後,真係鍾意咗人呢?人哋可能好好相與呢?」係有道理嘅,我不禁好好地將呢個建議鑽研了一番。

那個時候,我們三個都還年輕,忽略了很重要的一件事。李嘉慧話同陶大宇拍拖啫,可以當佢無到,照溝落去㗎嘛,既然陶大宇冇跟公平較量遊戲規則,點解我要遵守道德倫理,朋友妻不可窺?就係大家都太仁慈,好似從來無諗過可以當陶大宇係死嘅,繼續明搶。情願選用迂迴一百倍的方法去勉強撐下去。真係蠢真係蠢,這也是愛面子的人的缺憾,一旦被宣判失敗,便火速接受失敗,永遠不會嘗試扯爛塊面去摶多一次。
小豬和Polly姐離開後,我一個人返屋企,全家都睡了。我沖了個涼。很老土地,用花灑射出的水柱去沖走眼睛流出的淚水。我好唔想無咗李嘉慧,係咪真係只可以利用33C呢。思想很掙扎,一方面覺得自己相當瘀,但瘀到一個極致,你其實就唔會怕更瘀。所以,當刻,我係完全無考慮過如果追唔到33C,會唔會瘀多兩錢重。打個比喻,兩噸垃圾,跟兩噸加兩公斤垃圾,是沒有分別的。你明白不明白?

懂性以來,父母老師長輩總教你要做個好人,因為好人才有好報。這真是個極累街坊的謊言。你可以教小朋友做好人,但不要將好事和好報掛勾啦。你看看梁振英。做好人,我做得太耐了,結果被不介意做壞人的陶大宇玩殘。我不要再扮做好人了,讓我做一次賤人吧。

就咁決定。我要追33C。然後借33C再追返李嘉慧。去意已決,就要著手籌備,我立即將本來打算交給李嘉慧的past paper取出來,放在書包,明天去地鐵站再撞33C一次,然後刻意地扮隨意地刻意地當禮物送出去,務求令對方感受到誠意為止。如意算盤就是這樣打,打不打得響又是另一回事。整個晚上,我都無法入眠,一時想著李嘉慧,一時想著33C。多數時間想著李嘉慧,對她,我沒有仇恨,我只仇恨陶大宇。電台的深宵節目播來播去都是那幾首歌,《Yesterday Once More》、《Sealed With a Kiss》,但我最喜歡始終是《Eternal Flame》,那一晚,好像播了兩次。

我都真係幾想有個人come and ease the pain。如果到最後都係追唔返李嘉慧,但係成功追到33C,都幾好吖。又去返個哲學性問題了,究竟何謂愛呢,如果愛係希望愛的人幸福快樂,李嘉慧現時揀了陶大宇,原則上應該正幸福快樂,咁我係咪應該一味等待,等到佢兩位不再幸福快樂了,才出手相助?咁我咪好唔愛自己?一路想一路想,想到天光,係時候換好校服落地鐵站撞33C了。

我其實同陶大宇一樣賤格,有什麼資格怪責人?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