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七章 1995-1996)

2016/8/26 — 6:46

「惟有係咁啦,尷尷尬尬咁入返戲院,勉勉強強算望住個mon,睇完套戲。」

「惟有係咁啦,尷尷尬尬咁入返戲院,勉勉強強算望住個mon,睇完套戲。」

我立即一寒,基於我坐在走廊位,不必讓一讓,我直頭企起身,陪了葉宣宣去廁所。門口。

等她去完廁所,以時間計,她應該只是入去洗了一下手。「你沒事吧?」我問。「有什麼事喎?去廁所之嘛。係咪應該問下你有冇事呀?入返去啦。」惟有係咁啦,尷尷尬尬咁入返戲院,勉勉強強算望住個mon,睇完套戲。

散場時,陶大宇問一唔一齊食飯,我即推。係,係好唔捨得唔同李嘉慧一齊食飯,不過,我還有少少良心,同埋少少理性,如果呢一刻繼續四人行,只會有三個結局的可能性。1)我食食下飯,忍唔住喊,然後陶大宇好得意,葉宣宣好無面。2)我一路食飯一路唔出聲,葉宣宣又唔會出聲,於是變成兩盞電燈膽來觀賞一對情侶互相餵飼。3)我迫出自然,但全餐飯都在邀請李嘉慧傾談,葉宣宣嬲到走人。三個結局,都沒有可取性。

廣告

於是,我忍痛把視線離開李嘉慧,臨走,講拜拜,再望清楚她的臉,她的腿,她的長髮。彷彿是最後一次目睹。因為,我開始知道,我根本無辦法睇住一個喜歡的人跟另一個男人是一對情侶而無動於衷。我不知有沒有人做到,據說有部份女性會做到。(戴定頭盔先,我不是歧視女性,我甚至在男女平等的基礎上,微微傾向支持女權主義。)例如,有些大婆,明知老公出面有個小三,但只要老公同個小三肯尊重自己,老公識得返屋企飲湯同交功課,係可以隻眼開隻眼閉。我懷疑自己都做得到,以我軟弱到不能的性格。問題係,我唔係李嘉慧正印,又唔係李嘉慧小三。

換句話說,我什麼都不是。得個恨字,就做不到了。是夜,我跟葉宣宣草草地完成了一個晚飯,空氣,都好似變了顏色。我的狀態,大概似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被迫開會時的木獨,發言唔到自己,舉手又未係時候,只需要坐。我比較體面的是,我沒有一路坐一路打嗑睡。我比較慘情的是,我冇收到十幾皮月薪加津貼。

廣告

葉宣宣的心情也明顯不佳。對不起,我已經沒有力氣去收復失地,補救自己一手做出來的禍端。兩個人就一直沉默,直到我送她回家,我自己再回家。當我在騎樓倚在鋁窗邊呆呆望向樓下的遊樂場,幻想李嘉慧在跟我一齊玩氹氹轉。曾經由李嘉慧使用的call機響起,我驚喜到不得了,以為是李嘉慧找我,問我係咪心情唔好,今日做乜全日黑面之類,一睇,原來是小豬,約我去樓下吹水。

「喂,我同Polly散左啦。」「超,你隔唔夠兩日就同佢分一次手㗎啦。」「頂,今次認真啦,佢喺我阿媽面前打我呀!」「唔係啩?癲到咁嘅地步?」讓我整理及總姞一下:話說Polly姐今日又去咗小豬屋企搞嘢啦,咁好啦,搞完啦,又為咗啲小事到震的無謂事鬧交,咁一開場,氣未下,當然係各不相讓啦,咁Polly姐今日唔知做乜咁好火,就咁一嘢摑咗小豬一巴。又真係邪到無朋友,佢一摑,大門就打開,小豬阿媽放工返屋企,啱啱好較準時間直擊到呢一巴。你見到你個仔俾人摑,當然嬲啦,於是立即放低個袋,元秋式大喝一聲:「你做乜打我個仔呀?」如果Polly姐係一個比較有理性的少女,風頭火勢,好應該先平息伯母的怒火先啦,可惜,一個普通人當情緒失控時,真係拎把牛肉刀都以為係蛋糕刀,何況Polly姐本身就已經係一個脾氣剛烈(我都不敢說是暴躁)的惡女?佢當然係連伯母都鬧X埋啦,咁就大鑊,你打小豬你鬧小豬,其實好小事,你鬧小豬個老母,就真係反硬面。佢老豆一早走咗佬,懂性以來,小豬就係由佢阿媽含辛如苦咁母兼父職咁帶大,兩母子日常已經好鬼好感情,仲要觸及底線的程度,就唔使講嘢,立即叫條女執嘢走啦。

換了是我,都會。就算條女係李嘉慧,都會。我估。

好了,到Polly姐知道自己玩大咗,淆底了,就立即喊住say sorry啦,又話知錯又話係自己唔啱咁啦。如果換了在平時,一哭二鬧三上吊,雖然次序調亂,但一喊,小豬必定心軟,又話當無事發生,執番劑就算數。可惜,今次,阿媽在場。有第三者在場,好多事情,就變得複雜,會變得不再純粹由自己想法去衡量,會變得顧慮別人感受又顧慮自己面子。我保守估計,冇第三者在場下的判斷,跟有第三者在場下的判斷,大約有八成都會有分野。小豬呢鋪明顯是八成中的一份子,前所未見地斬釘截鐵:「你走!」

望住小豬,我知道佢有少少唔捨得,但又下唔到啖氣。然後,我跟他交代剛才跟陶大宇跟李嘉慧跟葉宣宣四人遊的經過。他笑一笑:「好心你啦,一開始話借葉宣宣溝番李嘉慧,預咗會有咁樣場面啦。到遇到,又話唔知點算?你想點呀究竟?」「咁我覺得對葉宣宣唔住嘛。」「呢個就必然㗎啦。」「佢係一個好女仔。」「好女仔同會唔會被傷害,有什麼關係?有,就係容易啲同埋傷得重啲囉。」「我唔想害到佢呀。」「你係唔想自己做衰人,然後自己過意唔去啫。你唔係想人哋好,你係想自己好啫。」嘩,做乜小豬的智慧今日突然大幅度提升㗎,定係一如你身邊很多很多人或物或事一樣,根本一直存在,只係你無發現呢?

係咪呢?我係咪真係完全唔鍾意葉宣宣呢?見到Polly姐會咁樣對小豬,我好難想像葉宣宣會咁樣對我。佢無發過我脾氣,斯文有禮,無要求過我做乜做乜,咁,我仲想點啫。令我比較困擾的,除了李嘉慧陰影外,就只係葉宣宣身為一個基督徒,我唔知佢會唔會唔接受婚前性行為啫,但距離開口或郁手的日子,仲好遠喎。使乜咁快思考呢?客觀條件樣樣不算差,我又唔係畢彼特咁靚仔有型,憑什麼嫌三嫌四先?

突然之間,我像開了竅:「唔係,我係真係鍾意葉宣宣的,我會對佢好啲!」我的開竅,並非指這一個觀念。是指以下一個:「喂,你好似話上次同Polly搞嘢,無帶套,佢又唔係喺安全期,之後又懶得去食事後,你唔驚佢大住個肚返嚟搵你呀?」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