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三章 1995-1996)

2016/8/22 — 15:36

你們沒有估錯,陶大宇當然不會好心到積極地為我約李嘉慧去輔助我溝葉宣宣,事件如預期般不了了之。這句句子,很長,希望看開鄺體的你們一樣看得明白。我惟有一路悼念李嘉慧,一路向葉宣宣出發。過程乏善足陳,總之她是極有規律的一個好學生,每朝準時在地鐵站出現,準時在學校離開,我去碰面,極方便。都是閒聊多,話題開始漸離開李嘉慧與陶大宇。有時說說功課,有時說說聽過什麼歌,有時說說排球,有時又說說功課。對,是有點悶場。

轉捩點發生在兩星期後的一個周日。這兩星期內,發生過一些小事,容後有時間再談吧。現在先說大事。33C,噢,對不起,還是用回葉宣宣吧,是虔誠教徒,每逢週日,必到教堂,風雨不改。我咪去等佢囉,就係咁簡單,又知時間又知地點,沒有難度。葉宣宣著便服的樣子,吸引得多,雖然品味不算特別優異,但勝在身材好,如果我是她的男朋友,或老豆,會第一時間勸佢咪寒背,應該長期挺胸收腹地走路。葉宣宣見到我,驚奇:「你又會喺度嘅?」我心裡的一句是:「咪扮嘢啦,我無厘頭咁企喺度,緊係等你啦,唔通排隊買他媽哥池咩?」口說的一句是:「你話你星期日會嚟教堂,我咪過嚟睇下會唔會見到你囉。」

然後,我們去了吃雲吞麵。不是美式快餐店,是港式。第一次一齊進餐,居然在一個情調環境完全不恰當的場地。又好像很恰當。食完,我請客,她說不用,我說不要爭,她說不好意思,我說有什麼不好意思。然後,兩個人齊齊步入一個小公園。我的心急性格表露無遺,又或者是nothing to lose吧,殺個措手不及地大叫一聲:「不如,你做我女朋友吧。」

廣告

「吓?」「女朋友!」「我識咗你無耐咋喎。」「係。」「你之前仲鍾意緊李嘉慧喎。」「係。」「咁你又鍾意我?」「係。」「咁你係咪即跌咗個橙執番個桔呀?」

說到這裡,就要好好解釋一番了。我是個偽自卑的人。何謂偽自卑?偽自卑即是本身不自卑,但將心態調整得看似稍為自卑。這個做法有幾個好處:1)可避免自己變得過份自大,討人厭。2)可將別人對自己的期望減低,減少壓力。3)可將自己對自己的期望減低,失敗起來也會比較不痛苦。跟真自卑的人比較,我可以算得上自量,做到什麼做不到什麼,其實心中有數,不會妄自菲薄,但必定先作出最壞打算。就似樂觀與悲觀與客觀的分野。我算客觀,但會扮出悲觀,意圖令自己的人生過得舒服點。直到很多年後,才知道這種想法錯得緊要。

廣告

一個偽自卑的人,不會把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自然不會將他人分成不同等級。別說橙與桔,就是蘋果香蕉水晶梨與車厘子,也沒有。只有將自己看得比他人重要很多的,才會為他人評分。我沒有。我很誠實,不錯,我是掛念李嘉慧,但也同時欣賞葉宣宣的純良。至少,在當刻,動機上是一試無妨。

我將以上星球話濃縮成簡短中文,告訴葉宣宣。葉宣宣聽完後,沒什麼反應,只是輕輕的回了一句:「不過,我今年要考會考,要溫書,好忙呀!」「咁咪仲好,我可以陪你溫書,話晒我都考得唔錯㗎。」「阿媽會鬧㗎。」「無人叫你同阿媽講㗎嘛。」情況有點似在舊式菜市場買餸,廿蚊豬肉又要呢嚿又唔要嗰嚿不斷你來我往,再講兩下價。在領展街市,你就很難重溫這種風情。

互相討價還價一段時間後,葉宣宣終於抵擋不住,在答應不影響學業的前設下,勉為其難地答應做住我女朋友先。有人說每一件慘事的背後其實蘊藏一件好事,如果這個講法成立,我只好理解李嘉慧事件讓我的口才強化了,急智增進了,面皮厚了,膽量更是突飛猛進。又是那一句,再核突的遭遇也經歷過了,還有什麼好恐懼呢?只要天天也假設明天便是世界末日,你便不會介懷做任何事,你便會願意做任何事,只要件事能令自己做完之後不感到後悔。兩個多月前,見到葉宣宣,我還會有種陌生到不知所措的隔閡,怎想到現時會在毫無把握之下突然示愛。還要成功。

你問我開心不開心。開心。當然,跟之前追李嘉慧那種全情投入不到黃河心不死的情緒高漲,是有點出入。也總比求愛失敗開心的。那一刻,坦白講,我渾忘了追葉宣宣的起始點,是為了重遇李嘉慧。真心的,在那一刻,我反而希望將對李嘉慧的思念,全數傾注在這個善良女孩身上。我的心會舒服得多。

大事說完。是時候說小事。這兩個星期,小豬跟Polly姐爆過一次大鑊。話說Polly姐又M Come,照例發小姐脾氣,平日的小豬,會老馮地氹返條女。今個月唔知發生乜事,唔氹不特止,仲發返脾氣轉頭。Polly姐當然還拖啦,就係咁,一對情侶,互相對罵,鬧到乜粗口都出齊,鬧到掟爛晒家中可以掟爛也不肉痛的物件。然後陷入冷戰,互不理睬已經好幾日。「發生乜事呀你?」

我問。「我唔想再讀書啦,照顧條女,使好多錢,我都唔係什麼讀者材料,不如早啲出嚟搵嘢做賺錢好過。」小豬答。「咁你諗住做乜呀?」「做住餐廳待應先囉。過多排,練好啲體能,睇下考唔考到差佬。」「警察呀。」「係囉,都皮幾嘢,好過夾硬讀多兩年預科,照我咁讀落去,都唔慌考到入大學啦,盞嘥心機嘥時間嘥學費。」「咁你都有道理嘅。不過,關你條女乜事?」「頂,我同佢講,佢就話咁咪唔可以日日見面囉,咪唔可以一齊返學一齊放學囉,咪唔可以一齊食晏囉。大佬,我搵錢就係為咗同佢行街睇戲食飯,唔使錢呀!」Well,真係金句中的金句,我也想起自己為咗溝李嘉慧,使唔少,係時候要搵返啲使費。唔係,真係想請葉宣宣睇套戲都唔掂。「咁你搵工時,唔該預埋我做part-time。」「你又等錢使咩?」「我溝咗33C啦嘛。」「係?咁你咪好快可以見番李嘉慧?」

仆街,本來忘記了的,俾條友仔提一提,又上番腦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