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九章 1995-1996)

2016/8/30 — 10:03

一星期後,負責攝影的四眼肥曬好了相片,其中一張,是偷拍陶大宇與李嘉慧傾偈的一剎那。(資料圖片)

一星期後,負責攝影的四眼肥曬好了相片,其中一張,是偷拍陶大宇與李嘉慧傾偈的一剎那。(資料圖片)

一開始時,追葉宣宣,是為了李嘉慧。然後,發現葉宣宣有葉宣宣的優點,希望忘記李嘉慧。再然後,託葉宣宣的洪福,有機會重遇李嘉慧,根本無可能見到不是獨身的李嘉慧。再再然後,以為可以徹底的喜歡葉宣宣。再再再然後,大家也很忙。她忙於溫書,忙於上教會。我忙於籌備學校的開放日。

開放日的重頭節目是划艇籌款項目。由於不關我事,我就刪去不談了。關我事的,是在操場正中央,擺一部Hi-Fi,接駁擴音器,播歌。我負責張羅CD,及選歌。我就隨便揀了些沒甚品味可言的最流行精選碟。即是真開心或碟聖必備的曲目。大家也高興,何必要在喜慶日子播《鳳閣恩仇未了情》呢?臨近聖誕,你播《Last Christmas》又無事喎。

入碟,按Play,取碟,換碟,再按Play,功序其實相當簡單。何況,總有其他同學好想做DJ,即係播完《紅日》,講兩句好勵志的說話,跟住,唔知點解,會接住播《假如讓你吻下去》。吹佢唔脹。但幾好笑。於是,我將工作交了給其他同學,遊手好閒地四圍逛,去參觀一下其他攤位之類。

廣告

所謂開放日,其實即是開放給自己同學,及同學的朋友,最多加埋家人。試理解,你是一名非親非故的街坊,你會不會專登換件衫換對鞋,落樓下的中學,欣賞他們好用心機製作的攤位遊戲?你情願繼續踩住拖鞋睇無綫啦。何況,不是藍田街坊?你話,係對面女校搞都還可能有些少好奇,一間男校,對外吸引力是零。

悶到一個地步,我坐在合作社的長凳,坐坐下,直頭打橫個身瞓低,像死屍。合埋對眼,如果配上清裝,一流。突然之間,我feel到一股霸氣,我立即睜開眼,果然,有一雙美得不可以用文字表達出來的長腿在我面前出現。我盡力嘗試形容,長,挺,直,白,滑,不肥,不瘦,大概是這樣。在這個關頭,我開始明白點解無人睇字,情願睇相或睇片。我將我條頸微微打側向上望,不出所料,兩條腿,都是屬於李嘉慧小姐的。那一剎那,心情很複雜,視覺效果在瞬間刺激了大腦,令興奮度直線標升;但接近同一時間,記憶登場,難過感湧現;再下一秒,妒忌心膨脹。結論,是想死。

廣告

「你喺度做乜呀?唔使做嘢咩?」李嘉慧把聲其實不算很嬌俏,但又很嬌俏。「我⋯⋯」我答不到,不知怎答。「做乜呀?同你女友鬧交呀?」我頂你咩。你知唔知,我其實係掛住你,好想你個男朋友其實係我,好想可以名正言順觸摸一下你條腿,然後企起身,抱你一下,再拖住你手,跑去DJ台,拎起支咪,大聲向各位嘉賓宣佈,呢個係我女朋友,呢個係我女朋友呀,呢個就係我女朋友呀。當然,以上每一個念頭,都只是念頭。完全沒有透露半句。我只是呆呆望住李嘉慧,像失去發言能力。

「唔好唔開心啦,唔同你講住啦,我去搵陶生呀!」我終於忍唔住:「你專登過嚟,就係為咗陪佢呀?」「係呀,唔係做乜過嚟呀?睇佢搞嗰個划艇大賽吖嘛。」吓?唔係啩?佢搞?如果開會時講過兩句說話就叫搞,咁咪搞囉。我講過七句喎,我咪直頭董事長?可惜,我是個擅長以風度作掩飾懦弱的廢人,我沒有出聲,看著李嘉慧像帶著風般離開視線範圍。

個腦便開始不停轉動,想起三個多月前,第一日見面;想起陶大宇叫我追佢;想起個多月前,大家樂中真相大白,變成大檸樂。想哭,但在學校開放日在成班同學面對眼紅紅,會死人的。會彷如幼稚園學生想大便但趕不及去洗手間般大鑊,我隨即將頭部向下,靠向長椅,雙腳伸直攤平。別人眼中,可能只會以為我在做健身。應該不會聯想到我在哭泣。

約三分鐘後,我下了個決定。我是最後一次見李嘉慧了。不要再見她了。這個故事要完結了。大結局了。為了令大結局美滿一點,我打算跑出去正舉行划艇大賽的停車場,搜尋李嘉慧,望她最後一眼。結果,我去到,抬頭,望見李嘉慧跟陶大宇正站在一樓,聊天,愉快狀。他們肯定沒有留意我。我望了十秒,夠了,再望落去,可能會忍不住跑上五樓跳下來。這個時間,除了離開,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做。

一星期後,負責攝影的四眼肥曬好了相片,其中一張,是偷拍陶大宇與李嘉慧傾偈的一剎那。條友仔唔知點影相,一個賤男給他影得更賤,做得不錯,但一個美女給她影得不夠美,是罪過。都無計啦,得一千零一張。我惟有偷了。你一定以為我剪走了陶大宇,然後留低李嘉慧一格來留念啦。錯了,我是拿去快圖美。當年,沒有美圖秀秀,李私煙不會變游蕙禎。但有項服務,是你不用給底片,只需拿相片,他可以幫你放大,剪裁,翻印。我將3R照拿去改造,變成一張只有李嘉慧的8R。再過膠。跟自己說,今生今世,也不要再見她了。不是因為不愛,是因為太愛,令自己太難過,而難過會令自己負荷不來。

這個故事,到這裡,李嘉慧的戲份可以說是告一段落。不會再見到她了。女主角要易手了。在很多年很多年之後,我才明白到一個真理,有些人,放了在心中,就是放了在心中,你以為他在現實中消失就是消失,但其實在現實中消失跟真正的消失,是兩回事。你可能看見一支紅酒會想起他,你可能去到一間需要預先訂位的餐廳會想起他,你可能去到布吉會想起他,你可能想起某個性愛姿勢會想起他,可能沒有原因的,你也不想,但你控制不到,只可接受與一種難受的感覺並存,像癌細胞,消除不盡時惟有拖延惡化。我不是針對李嘉慧,一個人在一生也未必只有一個李嘉慧,李嘉慧會令你開心,也令你難過,甚至屈辱,但無論怎樣,你最後都想李嘉慧幸福愉快,多於想自己幸福愉快。

咪住,我會揭開大家最想知道的內情。有生之年,我是沒有對過李嘉慧張照片幹過什麼什麼的。過膠,是避免弄皺,並非為了避免弄髒,大家不要太心邪了。雖然,當年的確還未有this AV。

 

註:
1.真開心、碟聖:寶麗金與華納推出的卡拉OK碟。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