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二十章 1997)

2016/9/28 — 6:10

「到我講了,好不好?小豬,一直以來,你都知我冇乜朋友,我只係當你一個係真正嘅好朋友。」

「到我講了,好不好?小豬,一直以來,你都知我冇乜朋友,我只係當你一個係真正嘅好朋友。」

「你企喺度等我一等,我去同佢解釋清楚先,OK?」小豬對住高妹。一個人向我行過來。

「你聽我講⋯⋯」「我無唔聽你講。」「件事係咁咁咁咁咁⋯⋯」小豬講了十分鐘。高妹也沒有行過來。

「你講完了吧。到我講了,好不好?小豬,一直以來,你都知我冇乜朋友,我只係當你一個係真正嘅好朋友。李嘉慧件事,你知,我除咗因為無咗佢,所以搞到咁唔開心之外,我當陶大宇係半個朋友,最後俾陶大宇玩殘,都係令我難過嘅原因。成件事,你知道得最清楚,你知道我點樣睇朋友的。上一次,你背住我同葉宣宣傾電話,佢託你同我講分手,你同佢暗中傾過唔知幾多嘢,我完全唔知發生乜事,我已經好唔舒服。今次,你仲要同陶大宇做同一樣嘢?係,我係冇鍾意高妹,咁就代表你又可以暪住我同佢一齊,然後叫我去溝佢?」

廣告

「大佬呀,我都係嗰晚之後,先知道高妹鍾意我咋。」

「你係我最好朋友呀,你可以即刻同我講㗎,我唔會怪你㗎!」

廣告

「我驚你頂唔住吖嘛。」

「我點解會頂唔住呀?」

「我驚你妒忌我呀,覺得高妹揀我都唔揀你,就好似李嘉慧揀陶大宇都唔揀你咁!」

「你咁樣睇我?你咁樣睇我同你?唉,你返過去啦,唔好叫你女朋友企喺度等你咁辛苦。」

「妖,你唔好咁啦,你知我無心呃你,唔好擺上心啦。大家都攰啦,聽日先再傾啦。」

小豬馬上轉身,佢真係怕條女攰多過怕我有事。我望住小豬同高妹一齊離開,小豬無叫我一齊走,即係送條女返屋企啦。我究竟有冇妒忌呢。撫心自問,我對高妹的感覺,沒有。我只係覺得男人真係好恐怖。我自己係男人,我都好明白,為咗女人,一個男人可以犧牲幾多嘢,隨時包括親情友情。

我同小豬認識咗五年,我以為佢永遠都唔會傷害我,我將所有秘密講晒俾佢知,我會為佢的問題而關心,同擔心;有時,我甚至覺得我重視佢多過重視我自己。有時,我覺得佢就好似係我嘅支柱,頂住我繼續生活落去。我唔係同性戀,但係,一對朋友如果去到最盡,其實根本就係一種愛。曾幾何時,我以為我同小豬就係呢一種狀態。不過,世事沒有永恆。我最嬲,或者話,我最難過,唔係佢為咗個女人而隱瞞我,我最傷心嘅,係佢明知我最怕係俾朋友出賣,而佢依然由得呢件事發生,由得我再一次俾所有事蒙在鼓裡。我企喺街燈之下,無人的馬路邊,我知道,在香港回歸中國的第一日,我連最好的朋友都失去了。

開局開得咁差,不祥之兆。

 

《失戀二十》第二本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