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二章 1995-1996)

2016/8/19 — 18:35

藍田地鐵站(資料圖片)

藍田地鐵站(資料圖片)

之前兩個月,朝朝提早兩粒鐘去等李嘉慧,好似好容易。要刻意提早去地鐵站等33C,偏偏提唔起勁。我惟有安慰自己:「因為體力消耗完未回復啫。」

如果有緣份,其實不用刻意等候的。我跟33C可能真的比較有緣份,未落到地鐵站,在地面入口,離遠,已經見到33C的身影。不要誤會,對於炎夏都會身披毛衣的女中學生來說,入秋,又怎會簡簡單單一件白裇衫就算數呢?可以的話,戴埋頸巾、冷㡌啦。偏偏,條裙又唔肯唔短喎。得出結論是,女中學生的上半身很怕寒冷,兩條腿則有發熱功能。所以,我並不是倚賴上圍才認得她。好了,廢話太多了,入回正題。正題是我跟33C互望了一眼,唔知點解,有種尷尬感在視線中誕生。

廣告

我急步行了幾下,她也有意識地停下來等我,然後,我第一句台詞是:「不要安慰我了。」33C的眼神,由本來的同情,變得有點愧疚。我喜歡會有愧疚心的人。在1995年,普遍上,人類包括未成年的學生,都比較有同理心,做錯事或做壞事,良心會有不安,會被責備。似陶大宇般立心不良的,不多。

可能我當時面對的世界始終比較簡單。到2015年,不知道究竟是奶粉成份不同了,還是我長大了面對的世界複雜了,抑或只是純粹地人類進化了,完全沒有同理心,將他人傷害得體無完膚仍然不斷將責任推向受害者的男男女女,愈來愈多。你要找到一個會為犯下小錯而會愧疚的人,就跟找到一個會因為遲到三十分鐘而道歉的人,同樣困難。33C當時的眼神,的確令我好感大增。如果在今日發生,我甚至可能立即跪低說我愛你。

廣告

「好啦,我唔話你好慘啦。我估你呢排都聽唔少啦。咁,你點呀?仲有冇唔開心呀?」「無事啦,我都唔係話真係咁鍾意佢啫。不過,你係咪一早就知佢兩個拍緊拖㗎?」「痴線啦,莫講話我啦,連李嘉慧最熟啲朋友,都唔知佢同陶大宇一齊啦。幾口密呀佢哋。」「咁都好啲,我仲以為全個藍田得我一個人最後先知咋。」「你冇事就好啦。係喎,你上次咪建議我睇恐龍嘅,我問個師姐借咗,真係OK喎,易入腦好多。」「係啦,我無介紹錯呀。係喎,上次,你咪話想問人借啲past paper嘅,問到未呀?」「未呀,可能要去買啦。」「唔使啦,我有,我俾你啦。」我用右手從書包中取出一疊不同科目的past paper,全部一次過俾晒33C。至少是一種環保。

「嘩,多謝晒你呀!你又會隨身攜帶咁搞笑嘅?」「我預到會喺度撞到你,咪帶住喺身囉。又唔係重,今日俾唔到你,咪聽日囉,總有一日俾到你。」經過李嘉慧的磨練和折磨,自問對如何討好女性的歡心,已經有深一層的體會。只要唔好怕瘀皮,只要夠膽開口,乜都講得出口,只要有耐性,其實,要令到一個女仔對自己有少少好感,唔係話真係好困難好困難。要追到手就當然難得多。更難的,其實是如何維繫落去。要將一段感情歷久常新,難度一如將一份三年前的報紙保持住不變黃。

33C聽見我的氹女之言,露出一絲微笑。我竟然想起李嘉慧。李嘉慧不常笑,但笑得太甜。甜到令任何人都會開懷的甜。33C的笑容則比較內斂,你會覺得她很有禮貌很有修養,但沒太大感染力。沒有高低之分,也不是誰比誰美麗的問題,只是個人口味。我的口味,一直以來也沒有變過。

列車中,我們大概也有講有笑。臨到目的地,33C終於忍不住:「其實,你有冇嬲李嘉慧?」我呆了一呆,想了一想,應該怎樣作答才顯得大方得來又不會封了後路?最後,不算特別聰明的我,又再一次選擇坦白:「無。

「我無嬲李嘉慧。是我選擇去追佢,佢同我非親非故,冇責任要講晒所有事我聽,即使隱瞞我,也很合理。或者,係我根本嬲佢唔落吧。」心裡,還有另一段內容無說出口:我嬲的,係陶大宇,設好一個陷阱來給我踩,我之前還當他是半個朋友。或者,我蠢囉,佢根本從來無當過我係朋友,只當我係工具。其實我有少少眼淚想湧出來,這個時候,一定不可以給33C見到我仲為李嘉慧而流淚,只好用盡九陽神功易筋經金鐘罩,逼番啲眼淚入番眼球。我偷偷瞄了33C一眼,她反而好像有少少眼泛淚光。她是一個好人。

在這十幾分鐘對話中,我至少得到幾項有用資訊。第一,她是虔誠基督教徒,每個星期日會去教堂嗰隻。第二,她在單親家庭長大,與阿媽相依為命。第三,她有手汗的問題。最後一項,是聽取當事人描述的,我沒有親身感受到。

由藍田地鐵站去到學校,要先乘搭一條長到見不到頂的電梯,再行一條長命斜。對上一次在地鐵碰見33C,彼此有默契地各走各路。今次,大概沒有了避忌,行咪行囉。於是,兩個人一齊行到上學校門口才分開。你們不用猜測了,即使這是小說,情節發展也不會次次都巧合到我又碰見李嘉慧跟陶大宇一齊咁離譜。分開入不同學校,就是分開入不同學校。沒有什麼神奇遭遇。

返到學校才神奇。事件發生後幾日,我一直當陶大宇無到。今日,不能。因為我已經開始懷念日日見到李嘉慧的日子,如果繼續當陶大宇無到,即係要繼續跟李嘉慧失去聯絡。我覺得難受。相比起要跟陶大宇扮番無事發生過,見唔到李嘉慧,更難受。於是,我主動向陶大宇示好。竟然折墮到咁。「我開始溝葉宣宣啦喎。」「係?咁情況如何吖?」「好似幾好。但係可能要你幫手。」「我幫手?點幫手呀?」「佢好怕醜,我就咁約佢去行街睇戲,佢實唔制。但係如果搵埋你同李嘉慧一齊,四個人,佢可能會應承都唔定。」「係咪㗎,咁奇怪?我無所謂呀,我幫你問下李嘉慧囉。」頂你個肺,最尾嗰句,根本就係示威。好,我忍。「好吖,你去問下李嘉慧得唔得,如果得嘅,我試下約葉宣宣呢個星期六去睇場戲。」「好,一陣覆你。」

聽完陶大宇的答覆,我去了廁所。不是大便,不是小便,是抹眼淚。

 


1.白裇衫。黎姿金曲,配合造型及舞蹈,真係好正。當年幾多少年想入行做漫畫家是有原因的。
2.九陽神功易筋經金鐘罩。你是因為《倚天》、《天龍八部》才認識,還是《龍虎門》?我是後者。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