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五章 1995-1996)

2016/8/24 — 10:48

「咁,我上返去啦,今晚,多謝晒你,我玩得好開心呀!」「我都係,多謝你陪咗我一晚。」就在轉歌的悶場中間,毫無先兆地,我大力將葉宣宣抱入自己懷抱內。

「咁,我上返去啦,今晚,多謝晒你,我玩得好開心呀!」「我都係,多謝你陪咗我一晚。」就在轉歌的悶場中間,毫無先兆地,我大力將葉宣宣抱入自己懷抱內。

意粉屋,那個時候,是高檔餐廳。當然係對中學生來說。比馬利奧餐廳高一級,員工制服簡直可以用有型來形容。不過,當年的佐丹奴、bossini、U2,嚴格上,都算高檔。個定義其實拉到無限闊。

我跟葉宣宣入了意粉屋,燈光昏暗,座位排得具空間感,靜,簡直似一間極有情調的米芝蓮級數西餐廳。坐低無耐,女侍應甲已醒目地取來兩杯開水過來,順勢放低餐牌。葉宣宣揭一揭餐牌,我也打開一本。有中文字的。有冇搞錯呀?我仲以為只有意大利文。順帶一提,當年,意粉,係spaghetti,無人知道什麼叫做pasta,只知道什麼叫pizza。而如果,在今天,你去蘇豪或西環或大坑,叫一碟spaghetti,你註定會被人在背後嘲笑,請萬千留心。

我扮沉思了五分鐘,小豬便來了,向我打了個眼色,大庭廣眾,我當然不會彈起身,興奮地來一個擁抱,然後高聲大嗌。我只是含蓄地輕輕說了一句:「呢位就係葉宣宣啦。」小豬用眼神向葉宣宣說了一句nice to meet you。跟手,我order了一碟類似乾炒牛河的肉醬意粉,加一杯凍檸茶。至於葉宣宣叫了什麼?我真係唔記得喎,應該都係凱薩沙律啩。

廣告

食飯時,談話的內容不是重點,在此略過不提。重點是大家都意識到咁樣就係一對情侶在拍拖,但一對情侶在拍拖,究竟應該做什麼,係無公眾認可的準則。我們選擇了最保險的一套,什麼都不做,就只是保持住正常的呼吸和心跳。輕鬆得來緊張的九十分鐘後,我們嗌埋單。小豬過來收錢,輕輕說了一句:「我都差唔多收工,喺Park Lane等?」我望一望葉宣宣,她點一點頭。更重要是,她沒有搶住要夾錢或者話唔好意思要我請食飯又或者一臉內疚咁樣,只係好似好理所當然地等我找數。係,我認我係個大男人,喺呢一方面,至少當年都仲係。

同個女朋友食飯,仲要AA制係唔太好睇,做男人,係辛苦啲。所以,阿Sa在電影《雛妓》的金句:「我有俾你X㗎!」某程度上,係合理的,雖然生物學上,理應男女雙方都有各取所需,但社會學上,始終是男方取了著數,要在其他地方付出多一點來補償床上得到的好處,無可厚非。不過,如果是你老婆同你講:「我有俾你X㗎」,來抹煞老公付出過的一切努力及貢獻,就真係超hurt。

廣告

然後,我跟葉宣宣沿住海邊漫步前往尖東睇燈飾。那時,距離聖誕尚遠,人潮不算多,行得頗舒服。手已沒再拖,始終手汗問題令人困擾,我也沒有將手臂搭在她的膞頭上,這根本是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身上。我刻意將左手手臂繞成一個大圈,讓她可以輕易地把右手穿過來再繞成一個小圈,咁人家意會不到,又或者意會到但不願配合,唔通我要開口邀請或者查詢咩?結果,你有你行,我有我行,行行行行,行到Park Lane。

那個年代,行Park Lane,識行,一定行跟地鐵站最近的第一間鋪,即Esprit。當年真係名牌中之名牌,買唔起嗰隻。買唔起都要入去行一轉,因為入面有條樓梯,著短裙者,無論上樓梯,抑或落樓梯,都好易走光,簡直是咸濕仔天堂,又有少少考技巧,有點似四驅車的戰場,或者機鋪,總之是男生們的自信心和尊嚴的一場比試戰地。跟葉宣宣一齊行,我就當然唔行入去啦,何況,葉宣宣是晚著長裙。結果,我哋行咗入去無印良品睇文具。以前的無印良品,真係無敵,可以用大開眼界來形容,原來這就叫簡約,原來簡約可以咁靚,可以咁有型,原來less is more係真嘅。

睇住九千幾種顏色的原子筆,小豬突然出現。小豬一出現,整個氣氛立即不同,突然由局促變得自然。「Hello呀,你就係葉宣宣?我係小豬呀,你一定聽過我啦,佢得我一個朋友咁多。」「哈哈,係咩,我知你係小豬呀,佢有提過你呀。你女朋友呢?」「今日難得佢無出嚟呀,放監呀!」

小豬本身就係把口唔停的人,講笑能力高過我一千倍,葉宣宣就係一個唔多出聲的文靜女生,聽到小豬的爛笑話,會堅係笑出聲,離遠睇,會以為呢兩個人識咗好多年咁熟絡。三個人慢慢行咗去佐敦,我係寧寧舍舍行後咗兩步嘅,彷彿在參觀,或睇表演。你問我有冇什麼hard feeling?又無喎。仲好似有種壓力釋放的感覺,係直頭要多謝小豬救命嗰隻。

之後,我哋去咗間糖水鋪,葉宣宣話要去一去洗手間,噢,多麼優雅的形容詞呀。小豬立即細細聲同我講:「喂,都唔係唔好啫,講靚係無李嘉慧咁靚,但係幾斯文,身材又好似好勁,攬落去軟淋淋一定好舒服。」提一提大家,小豬只係喺校刊睇過李嘉慧個樣。聽到小豬咁講,再諗番呢幾日同葉宣宣相處的情況,我開始考慮係咪要改變計劃,好好地當葉宣宣係女朋友,用心用誠意地同佢相處下去?而唔係當佢踏腳石,只係想借佢過橋搵李嘉慧?都係女人啫,有幾大分別啫?

食完糖水,飽晒,小豬很醒目地話要走先,話要去搵Polly姐。葉宣宣好似有少少依依不捨咁揮手告別。我就陪葉宣宣坐巴士返屋企,全程車,我都在不斷思考,葉宣宣亦看來接受到呢種沉默,聽住headphone傳出王菲的《曖昧》。當年的耳筒會漏聲的,《曖昧》完之後就到《迷路》。聽到《一半》,車到站,我陪葉宣宣行到大厦樓下,她看來覺得是時候返屋企睡覺,我卻隱隱約約覺得還有一件事未做。

「咁,我上返去啦,今晚,多謝晒你,我玩得好開心呀!」「我都係,多謝你陪咗我一晚。」就在轉歌的悶場中間,毫無先兆地,我大力將葉宣宣抱入自己懷抱內,在黃色街燈下,抱住一個不知是不敢定不想反抗的女朋友,約一分鐘後,再將嘴唇壓在對方嘴唇上,你感覺到對方有多少想閃避,但程度又不算特別出力,咁就唔理,錫咗先算,除非佢大嗌非禮啦。好彩,她沒有。雖然不算濕吻,這總算是一個初吻。就在王菲首《流星》的配樂之下。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