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十一章 1995-1996)

2016/9/1 — 16:21

問題係如果沒有一夫一妻制,沒有家庭做基石,統治階層就好難有效地統治一大堆人。只好發明一種叫道德的東西來約束人類的獸性。

問題係如果沒有一夫一妻制,沒有家庭做基石,統治階層就好難有效地統治一大堆人。只好發明一種叫道德的東西來約束人類的獸性。

決定放棄李嘉慧後,當前急務,是重新為葉宣宣定位。

已經打算永不再見李嘉慧,即是借葉宣宣摶追返李嘉慧的第一動機,已不成立。應該繼續維持情侶關係,或所謂的情侶關係,即係無乜見面無乜通話的關係;還是一刀兩斷,主動提出分手?以我拖泥帶水帶到全濕的性格,又怎會狠心到肯主動提出分手先得㗎。當然係拖得就拖,當完全無事發生一樣啦。

小豬比我更關心狀況,經常查詢,問我跟葉宣宣搞成點。搞成點?咪就係乜都無搞囉。約佢行街,佢話忙於溫書;約佢溫書,佢話要返屋企溫;約上佢屋企,佢話驚阿媽突然出現;約見埋佢阿媽,佢話我是否有病需要看醫生。然後,我明白,不如什麼也不做就最好。

廣告

你問我究竟鍾唔鍾意葉宣宣,我會答鍾意。你問我點解鍾意,我會答鍾意無得解。你問我鍾意佢啲乜,我會答鍾意一個人會鍾意佢所有,包括優點與缺點。即係無答,我惟一可以肯肯定定的答,就係與33C無關。我同葉宣宣清純過飛雪。隔住件褸擁抱都好似未試過。原來,在冬天初戀,並非好事,有得㨂,一定揀六月追到手,七月開始熟,八月最熱時最親密,熱係熱啲,但皮膚與皮膚的接觸是不能被取代。你問莊思敏,她才可能會給你另一個答案。

或者,你會問,你明明喜歡李嘉慧,甚至可以稱得上愛,點可能同一時間又鍾意葉宣宣。這真是一個充滿哲學性的問題。

廣告

當年,我當然不懂回答。經過往後十幾二十年的經歷,我推論出的總結是,人類遠比人類所想的複雜。有人一生只愛一個,有人一刻只愛一個,但,大部份人,一係一生也不懂愛任何一個,一係就在同一刻愛上無數個。如果不是長大過程被家長被教育被社會被宗教規範化,潛移物化覺得專一係好嘢,花心係衰嘢,人類根本不會樂於接受一夫一妻。問題係如果沒有一夫一妻制,沒有家庭做基石,統治階層就好難有效地統治一大堆人。只好發明一種叫道德的東西來約束人類的獸性。

你以為男人的獸性較重?我可以肯定地跟你說,時代推動了男女平等,女人的獸性根本跟男人一樣重,只是在往昔日子,體力、生育能力、經濟因素等等,讓道德在女性發揮出更大約束效用。今時今日?女性跟你談享樂多於談道德,女性的出軌能力漸漸追趕男性,終有一日,會証明到兩性的獸性其實沒分別,一樣咁可怕。具體一點,我好想吃豬肉,同時間也想吃雞肉,所以餐廳才會發明雜扒餐,或叉雞飯。但你吃叉雞飯,你就預了件叉燒會少幾件,雞又少幾件,留低的部份,會去了人哋碟飯上面。你明白不明白?

叉燒已經賣清,得番雞,你要唔要?我本來還在掙扎,傾向要。又發生一件怪事。某日,難得地,我跟葉宣宣午飯,話題轉到去《星球大戰》。講起《星球大戰》,好少女人會明白有乜咁好睇,無美國隊長隻手瓜,又無黑寡婦件緊身戰衣,但男人總會被入面把光劍吸引住。光劍彷彿一種性徽,代表住某一種威武。然後由把光劍引伸到整個宇宙再構成一種獨有的文化及價值觀。1995年,佐治魯卡斯覺得是時候拍前傳三部曲,戲院將前傳之前推出的三部曲逐一安排重播,我們看見《帝國反擊戰》的廣告。我問:「有冇興趣去睇《星球大戰》第二集?」「乜呀?」「《帝國反擊戰》呀?」「《帝國反擊戰》咪《帝國反擊戰》囉,關《星球大戰》乜事呀?」「咁《帝國反擊戰》係《星球大戰》第二集嘛。」「邊有可能呀,都唔關事。」「點會唔關事呀,明明就係喎,第三集就叫《武士復仇》。」「你唔好同我拗啦,好唔好呀?」

嘩,講到咁,我就真係著著哋。你糾正我,話《帝國反擊戰》係《星球大戰》第五集先啱,我不單唔會嬲,仲會好欽敬你。你話《帝國反擊戰》同《星球大戰》無關,就即係話鐵甲奇俠其實係正義聯盟成員一樣。唔知點解,本來不太喜歡爭拗的本人,為了這件雞毛蒜皮的小事,可能因為有關尊嚴與原則,開火。「佐治魯卡斯創作咗三套《星球大戰》,因為技術問題,佢先拍第四集至第六集,而家先拍番第一至第三集,所以你可以話《帝國反擊戰》唔係《星球大戰》第二集,而係第五集,但一定係《星球大戰》續集。」那時,血氣方剛,遇到不合理,會發聲,點會似今日咁無腰骨。不過,有腰骨的,在香港,通常活得很痛苦。換了在今天,我大概會這樣作答:「係嘅係嘅,《帝國反擊戰》就係《帝國反擊戰》,同《星球大戰》無關,個男主角仲好似係叫卻克同冼樸,係咪呢?」溫柔少少,避重就輕,咪好囉,硬碰硬,為乜呢?可惜我當日沒有這份智慧,臨走,仲要發個脾氣:「你信下我好唔好?你又唔熟《星球大戰》,唔係樣樣嘢都一定你啱晒㗎!」不單止葉宣宣為我的異常反應而震驚,連附近食客都拎轉頭望住呢位學生,可能驚我原來係有原力嘅。

我人生第一次同女性(唔計阿媽)鬧交,應該是今次,竟然是為了天行者、尤達大師同R2-D2。返到屋企,就接到小豬來電:「喂,你今日做乜咁好火,走去鬧人呀?」「我幾時鬧人呀?」「乜冇呀,喺大家樂鬧葉宣宣喎,咁都唔算鬧?」「你今日喺藍田咩?做乜唔搵我呀?」「唔使開工咩,點會喺藍田呀?」「咁你又知我鬧葉宣宣?」「佢打嚟同我訴苦吖嘛。」「吓,佢有你電話?」「一直都有啦,佢無話你知咩?」認真,真係無,唔係我唔記得或者無擺上心。突然之間,心底寒意直線湧上大腦,小豬唔會同陶大宇一X樣啩?「無嘢嘅,佢都係打嚟問吓我,你鍾意乜呀,呢排心情好唔好呀之類?仲有,想同你講,我同番Polly一齊啦。」

「預咗你啦,人哋講多兩次對唔住,你唔心軟咩?」「我話俾多一次機會佢咋,佢再亂咁發脾氣,就真係無可能再同佢一齊。」要男人提出分手,真係咁簡單?無個新歡,都咪使旨意啦。甚至係,無個被踢爆的新歡,都唔使旨意啦,如果小豬真係同Polly一齊,咁,至少證明小豬應該無同葉宣宣一齊。我忍唔住問多次:「你真係同返Polly一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