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十七章 1997)

2016/9/22 — 6:05

香港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與家人離開港督府。(資料圖片)

香港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與家人離開港督府。(資料圖片)

小豬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約高妹去吃飯,感覺有改善,固然好;維持原判,咪當識個朋友,話唔定將來佢會有適合人選推介呢。我份人無乜優點,但總算疏爽,即使阿媽常批評我大使,儲唔到錢。請人食飯,還是樂意的。

高妹又真係應約,明知小豬要開工,三人行變二人世界,照來。可能因為見過一次,開始比較自然,對話得較順利了。尤其當話題去到我追唔到李嘉慧變成追到葉宣宣之時。「嘩,咁葉宣宣咪好慘?俾你咁樣玩法?」「吓?我冇玩佢喎,況且,係佢提出分手㗎。」「佢唔搶先一步講出口,你咪又係會講?有乜分別先?總之你都係唔會鍾意佢㗎啦。」「咁又唔係唔鍾意嘅。」「好心,你係唔鍾意就認咗佢啦,唔好咁婆婆媽媽啦。你諗下,如果同你講《帝國反擊戰》同《星球大戰》無關嘅,係李嘉慧,你會唔會咁大反應?我諗你粒聲都唔出啦。」「喂,但係我連掂都無掂過佢,無搞過佢無抽過佢水喎。」「你哋男人,永遠剩係睇上床唔上床。女人呢,睇心靈滿足多過身體滿足,話唔定佢其實好想你掂佢,証明佢對你真係有吸引力。」「佢虔誠教徒呀。」「哦,咁就當我無講過吧。」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估唔到隔咗一晚,廿四小時都未夠,高妹已經好似變成另一個人。以高妹的高度同身型,要做個模特兒應該不算太難,亦曾經有星探搵佢試鏡,佢諗都唔諗就推咗,情願去百利賣衫,賣咗一排,又轉去意粉屋。佢話將來希望儲到錢學化妝,做個化妝師。不過,一時又話乜都唔想做,情願搵個有錢人嫁咗去。佢又講到公司都有人追緊佢,不過一見到佢個外形已經唔開胃,又地中海又大肚腩咁,對多兩眼都已經想轉移視線。邊個話女人擇偶唔睇樣的,應該立即走出來吊頸死。

廣告

「咁你覺得如果我追你,你會唔會受溝呢?嗱,講明先,唔係試探呀,只係純粹學術性嘅一種研究。我想知從女仔角度出發,點解我會輸俾陶大宇,輸得咁慘。」「嗱,咁好老實,你個外形,又唔算好失禮,至少高高大大,對女仔嚟講,已經好煞食。而且都算係個正人君字,唔會係嗰啲睇佢個樣就知鹹濕的類型,開口埋口都係講鹹濕笑話,以為自己好風趣。我諗你最輸蝕嘅地方,係把口仲未夠甜囉,引唔到李嘉慧笑。通常,呢一種女仔,都有種共同點,就係覺得自己有能力令身邊人充滿正能量,明明唔開心都會因為見到佢而立即高興。聽你頭先咁講,好明顯,你對住李嘉慧的時候,都仲係好多嘢諗,冇表示出你自己好高興,咁佢咪無癮囉。」「我對住佢,已經高興咗一千倍㗎啦。」「佢唔知吖嘛,有鬼用咩?」我想像唔到陶大宇見到李嘉慧的時候,是否笑到豬頭一樣。

同高妹傾咗一輪,佢話約咗朋友走先,我話我請客,佢講了句多謝便走了。雖然隔了一年,我知我仍然好掛住李嘉慧,只係夾硬忍住唔諗佢。即使同高妹都溝通得唔差,但已經唔會再做對葉宣宣做出的傻事。何況,我感覺到高妹的戀愛經驗應該幾豐富,無謂獻醜,俾佢知道晒我諗乜啦。再過多一個星期,就七月一號,香港回歸中國,電視台電台日日做特輯。我在想,換了支旗,究竟有什麼分別呢?維多利亞公園依然叫維多利亞公園,維多利亞酒店依然叫維多利亞酒店,皇后大道中不會改名人民大道中。周三周六一樣有馬賭,尖東一樣有大富豪。香港咁好玩,人民又聽話,永遠唔會做什麼來挑戰權威。照計,是大陸下來學習香港的成功模式吧,即係乜都唔會變啦。結果,我估到錯晒。太天真。

廣告

我實在過份忽略了一個元素,致命的元素:香港人。彭定康在徹走前,曾留低一句名言,大意是:「我唔擔心共產黨搞爛香港,因為,共產黨未搞爛之前,香港人本身已經會主動搞爛咗。」唔好要我背番佢句英文出來了,總之意思係咁上下啦。九七年,我剛入大學,住公屋,出面世界的失業、負資產、通縮,全部唔關我事,我屋企的日常生活一切如常。到接近一七年,我才明白那種變化的恐怖,不在經濟不在社會流動性不在管理能力的不堪入目,是那種無規無矩已嚴重扭曲了普遍香港人的價值觀,份無力感大到個個都想一走了之,什麼也不聞不問不傷心不上身。1997年,我望著一片歌舞昇平,心裡面只想快點大學畢業,然後買到一層樓給阿爸阿媽住,讓他們有一間正式的房間,讓我也擁有一間正式的房間。這就是我當時最大的理想,最大的心願。

無無聊地,一個人又走了去戲院睇第二次《春光乍洩》,很想去一次布宜諾斯艾利斯,在地球的另一邊,要不少錢吧。那一年,我其實更喜歡另外兩套電影,不是明呃人的《97家有囍事》啦,是《一個字頭的誕生》和《兩個只能活一個》,尤其《一個字頭的誔生》。因為我對《和平飯店》極一般,還在搶心偶像離開電視台後,轉拍電影,水平追不上。好彩,一年內,先執導了《一個字頭的誕生》,再編出《兩個只能活一個》的劇本,立即令我回復信心。後來在金像獎,輸俾《香港製造》都算了,最佳編劇居然輸給《南海十三郎》,令我自此一直對獎項看得很尷尬。有時,真係無獎攞仲有型過攞到獎。

盡情享受末世前的快樂吧。小豬一早已請了假,在七一前的晚上,在他家,約齊他的藍球隊朋友,成村男人,打牌煲煙飲酒講粗口,睇電視直播解防軍入城,預先安排好的市民搖搖紅旗,看彭定康一家離開,看查理斯,看放煙花,看議員講國語宣誓,真係好鬼高興嘅啫。現年未夠二十,當年仲未出世或者未有意識的,應該會很痛恨我們這班無能的大叔吧。不用你們代勞,講真一句,我都很痛恨年輕時的自己,只顧溝女只顧吃喝玩樂只顧自己,身處大時代的洪流中,竟然只想到同一個晚上,究竟李嘉慧會和陶大宇怎樣慶祝?是不是在床上來一個高潮與煙花同步爆發呢?張國榮又說:「不如我哋重新嚟過吖。」我不禁哭了出來。應該不是為了中國與香港的關係。

 


1.《春光乍洩》。張國榮與梁朝偉主演的同志政治片。
2.《一個字頭的誕生》、《兩個只能活一個》。《三人行》可看可不看,這兩套是一定要看。
3.《香港製造》。強如王家衛、韋家輝,也不敵陳果的小本製作,不要再跟我說港產片雖產量少但質量提高。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