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十八章 1997)

2016/9/23 — 6:06

Jan Steen〈Wine is a Mocker〉

Jan Steen〈Wine is a Mocker〉

要我估多一千次,我都估唔到,回歸前的一晚,會過得如此戲劇性。

晚上七時開始,幾個熱血於玩樂,冷血於政治的男生,聚在小豬的單位,聚賭。新聞的確播放不少迎接回歸的市面情況,在酒精影響下,你對眼只會望到三隻紅中,或K1 pair,至於董建華之類的東西,大家都沒有放在眼內。

玩到約十點左右,氣氛開始有點緊張,不是其中有人輸錢輸得太慘,而是小豬不停打電話上call台,無人覆機,小豬塊面,愈來愈焦慮。密度也漸加劇,本來兩鋪打一個電話,逐漸變成一鋪打兩個。打到十一點左右,仍然未有人接聽,小豬直頭心急到根本係唔識碰唔識上。我忍唔住問佢:「乜事呀,搵唔到Polly呀?去咗玩啫,唔使擔心啦,手都分咗,做乜仲理佢喎?」講就咁講,我自問就算同人分手,都應該還會覺得有點責任在身,如果對方有危險,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無辦法,鬼叫阿媽生自己係男人。這種觀念,有時真係會害死人。不過,諗諗下,又好似有少少唔對路,個call機號碼,好似唔係Polly用開嗰個。分手後,連Call機號碼都換埋?

廣告

然後,其中一個在意粉屋做三廚的大隻男搭嗲:「咩Polly呀,你唔係搵緊高妹咩?」高妹。係喎,我係無高妹call機號碼的。正當我諗緊點解小豬會咁緊張高妹的時候,電話就響起,小豬去聽,即大嗌:「嘩,你去咗邊呀?Call咗你成晚都唔覆,知唔知我會擔心你㗎?」隔住個聽筒,隔住個海,我當然聽唔到對面個人點答啦,只係偷聽到好似係把女聲。「乜話,好好好,我而家即刻過嚟,你唔好走嚟走去,坐定定等我。」小豬隨即宣佈:「喂,高妹喺老蘭貓左,而家有成班佬圍住佢,我要過去救佢命,你哋同唔同我過去呀?」佢啲藍球隊友,要講義氣,當然一呼百應啦,可憐我鋪大三元叫緊發財紅中。都算了,錢財身外物,問題係,點解高妹有事,咁多人唔搵,要搵小豬救命呢?

九個人,分兩架的士,明知老蘭塞車塞到仆街,都要強迫個司機過海。你試吓係四個女人,佢肯唔肯?我專登坐在副車,即係小豬無坐嗰架。一上車,即時忍唔住問三廚:「小豬同高妹一齊咗嘅咩?」「吓,我都唔知喎,我剩係知高妹好似好冧小豬咁,成日搵佢大聲講細聲笑,我哋望落去,就覺得有啲嘢咁囉,又唔敢問。你同佢咁熟,都唔知?」我坐在紅的後座,幾乎休克,一年幾前,在大家樂,陶大宇同我講話佢係李嘉慧條仔,我仲記得好清楚。成件事,除咗三個當事人,知得最清楚就係小豬,加埋之後葉宣宣,小豬分分鐘比我知得更清楚。佢一定好清楚我最驚係乜嘢,就係俾朋友出賣。結果,佢介紹高妹我識,叫我追高妹,然後自己同高妹可能係一對。咁,同年半前發生的事,有什麼分別?

廣告

的士果然由東隧開始就塞車,司機好悶,於是開收音機聽。頂,回歸前夕,你唔係播《龍的傳人》或者《萬水千山總是情》,居然播《你怎麼捨得我難過》。唔使聽歌詞,剩係聽到黃品源把哭腔,已經好想喊。我都唔知對你的思念,是一天又一天,係指李嘉慧?葉宣宣?高妹?定係小豬?然後,塞到十二點,架車仲喺中環,正式宣佈香港由英國殖民地變成中國特別行政區。車外面的世界,非常興奮,又響咹又大嗌,爭在未光明正大燒炮仗。我個世界好靜,電台冇再播慘情流行曲,主持人不斷話今日對香港來說係值得紀念的一日。對我來說,都係,首慘情流行曲喺我心入面播緊,好大聲。

塞到搭三,終於上到去老蘭間酒吧。高妹同幾個女仔一齊,高妹係醉醉地,但嗰幾個女仔朋友清醒過當時大部份香港人。換句話說,根本無危險。除非地震或火災或大爆炸。高妹一見到小豬,立即衝過去:「你肯嚟見我咩?你又話唔鍾意我?唔鍾意我你又咁緊張即刻飛的過嚟見我?」連續發問三條問題,你叫人點回答先?其他麻將腳,牌局腳,基本上已經冇人理會小豬同高妹的情況,走咗去溝高妹啲姊妹。得我一個呆呆咁睇埋套戲。「你下次咪咁樣嚇我啦,好唔好?我搵唔到你嗰時,真係以為你出咗乜嘢意外呀,幾乎要打電話報警啦!」「哈哈,好啦,我都証實咗你緊張我,咁我唔使再試你啦。我應承你囉。」夜場好嘈,人又多,我其實聽唔到佢兩個講乜,我是靠讀唇加大量推測,計算出來的。都不太難猜。

我無心機再睇落去,亦無心機去識第二個,或者去跳舞,我只係買咗支啤酒,一口氣飲晒。然後,落樓下7仔,又買咗半打,反正無車走到,我就一路行一路飲,飲完之後,仲未醉,又飲多半打。終於有少少醉,嘔又嘔唔出,只係坐咗喺石板街,呆想剛才發生咗乜事,或者應該係話,呢兩年究竟發生咗乜事。第一次,陶大宇性格本身好勝,同我唔算熟,當我玩具咁玩,當我仇人咁侮辱,還說得通。小豬,我識咗你五年,曾經晚晚傾通宵,我當你兄弟,我以為你都當我兄弟,連你都要咁樣對我?我係咪真係一個壞人,個天要嚟收我?

人生第一次正式飲醉,在1997年7月1日凌晨的中環,很多外籍遊客經過,習以為常,望也沒有望我一眼。那一刻,我腦海只是留低了兩樣很重要的信息,今生今世也不會忘記。1)生力啤雖然較便宜,但真係好難飲,即使你找來周星馳拍廣告,我以後都會情願飲青島飲藍妹飲喜力飲健力士。2)醉了,也不要將身體攤在中環的街道,尤其是威靈頓街與擺花街一帶,那種尿味,好臭。如果經濟能力許可,我都係建議你搵間酒店過夜。可惜,當年《Love Generation》未出街,未教曉我這個道理。

到第二朝,給日光照醒,第一件事,今次要強硬點了。一定要找小豬問清楚:點解要咁樣玩個兄弟,又或者係,究竟你有冇當我係兄弟?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