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十六章 1997)

2016/9/21 — 6:33

( david pacey CC-BY 2.0)

( david pacey CC-BY 2.0)

正所謂坐言起行,大概就是這樣子。第二日,小豬放假,便立即捉了高妹出來跟我一齊晚飯,三個人,坐在一間沒甚特色的韓國燒烤餐廳。當年韓風未盛,一般韓燒,其實就只是放低大量生肉給人客任燒,不似現在咁多花巧,又話要用炸雞襯啤酒。計我話,啤酒最好襯椒鹽仙鮮魷。

高妹的確很高,坐低也覺得高,樣子很斯文,長直髮,一件很平易近人的卡其色裇衫,趁一件棉質外套,跟葉宣宣一樣不太說話,笑容也不多,流露出一種cool cool的味道,希望只是慢熱,而不是生人勿近,否則,都幾難相處。可能是同事的關係,高妹跟小豬明顯比較多話題,一時講下大廚輝同侍應蘭好似有啲古怪,一時就講下經理有幾刻薄之類。本來話晚飯目的係介紹我俾高妹認識,結果,我變成一個電燈膽一樣。都無所謂,問心,如果你話我對葉宣宣的第一眼還算有點好感,對住高妹,我係完全無反應。那個年代,由明珠台轉去翡翠台拍劇的陳慧珊大紅大紫,嗰種知性型女生突然好受歡迎。高妹知唔知性,我就未係好清楚,但個樣就實在有少少似陳慧珊。可惜,我在選擇女友方面,真係比較膚淺,俾我任揀,我一定先揀最靚的蔡少芬,其次是笑容較甜美的郭可盈或者宣萱,都唔知排到第幾,先會揀在波士頓大學修讀新聞學的陳慧珊。

就在我思考怎樣可以令風褸無咁大陣油煙味的時候,終於有人關心一下我。小豬突然似個推銷員般力sell :「阿強好勁㗎,考會考嗰時,我明明同佢一齊溫書,其實係踢膠波同埋食車仔麵,就係唔知點解佢有廿幾分,我得十分。」「好叻㗎啦你,我得三分咋。」高妹說,個你,是指小豬。「係喎,你氹返你個得意女朋友未呀,嗰日佢真係好嬲咁喎。」「分手啦,仲氹,氹咗佢差唔多兩年啦,佢連少少改善少少包容都無,仲愈來愈過份,下次搵女朋友,都係搵個聽教聽話最好。」「到有聽教聽話的,你又唔會鍾意㗎啦。」這句,我說的。

廣告

一直沒有什麼表情的高妹,破例笑了一下,不算燦爛,甚至看上去像有點勉強,似是為笑而笑。忽然之間,我明白何謂擇偶條件了。八卦週刊常問明星有什麼擇偶條件,明星又會循例作答:長頭髮呀,心地善良呀,有上進心呀,孝順呀,愛錫自己呀之類,我就覺得好奇怪,點解無人會答係大波呀,有樓有車呀,有錢呀,唔使同奶奶一齊住呀,唔會叫雞呀之類。當然,我當然明白一點也不奇怪,無人會在大眾媒體中講出最真心的真心話,這道理,三歲幼稚園學生也明白。我的意思是,何謂擇偶條件:如果你有個女朋友,你好愛佢,想娶佢,佢突然剪短了頭髮;又或者你有個男朋友,本身對事業發展充滿野心,突然發覺工作不及家庭生活緊要,決定提前退休。咁點算好呢?不符合擇偶條件喎,係咪應該即刻割斷關係再搵一個符合擇偶條件的對象呢?在我眼中,根本不會有什麼擇偶條件,到最後,只有情人眼裡出西施。對於我來說,個西施,是躲藏在笑容入面。回想李嘉慧,點解會令我鍾意到不能自控,最大原因,係佢個笑容,笑得夠甜。我本身是一個完全唔識笑的人,一笑,就不自然,尤其影相,一笑會變成蠟像館的蠟像。所以特別欣賞及喜愛笑得自然笑得甜的女生。可惜,高妹不是這種人。高妹的笑,帶種溫文,大概有點似陳玉蓮做小龍女時,如果會笑,那種笑。汲取過葉宣宣的失敗經驗,無謂勉強的,都係不要勉強了。

識個朋友就無妨,可以一帶無限嘛。「係呢,高妹呀,你仲有冇其他朋友呀,就快回歸日,不如我哋開個派對一齊玩啦。」「你咁遲先開聲㗎,我同班女仔friend一早約好咗嗰晚落蘭桂坊賀解防軍入城啦,yoyoyo !」一講到解防軍,諗起八九年的坦克,真係乜心機都無晒。我還記得,回歸前夕,一般香港人是非常不捨得彭定康離開,尤其他的三個女兒也需要跟埋一齊走,但你話有支中國國旗插入來,又唔係人人都好反感。跟今日比較的話。1997年的6月30日的晚上,除了老外照舊飲餐死大吵大叫燒炮仗像做節,其實不少土生土長香港青年也真的由衷的興奮,照樣落老蘭慶祝。今日,你只希望七一得遊行一項儀式,連煙花都不要放就最好。

廣告

我也是毫無憂患意識的一員。當年又未急於追到另一個女仔,一心諗住入左大學就可以慢慢揀,無謂過份心急。聽見高妹有如此安排,我也沒有什麼意見。「喂,咁我哋點呀?」我問小豬。「上我屋企睇電視新聞囉,話晒都係歷史大事,大時代呀!」「好!買定啲酒,買定啲嘢食!」完全當高妹無到。

晚飯完畢,高妹住在餐廳附近,我跟小豬便上巴士返屋企。小豬急不及待追問:「喂,點呀?」「幾靚女吖!係cool啲囉。」「係哩?咁你追唔追落去呀?」「唔啦,下個月都返大學,入到去,先慢慢搵好過啦。」「咁又唔係咁講呀,而家溝定一個先,溝完,覺得好,咪繼續囉,唔夠好,咪入到大學先換畫囉。至少買個保險。」「咁都得?當年葉宣宣單嘢仲未煩夠咩?」「點同呢,大家都大晒啦,下個月,你都係大學生,我都去考警察啦。嗱,我就知佢聽日都放假,佢啱啱先分手無耐,最需要人保護同照顧,啱晒你啦,你最叻對人好嘛。」「佢笑得唔夠甜喎。」「笑唔笑得甜,睇你將來氹得佢開唔開心啫。對住我都甜笑,就死啦。」「你講到佢咁好,你唔溝佢?」「第一,我唔想你仲成日掛住李嘉慧嘛,呢一年都頹到死,日日口黑面黑;第二,佢著平底鞋都仲高過我,我要抬高頭同佢傾偈呀,點搞呀?」女仔,除非立志行天橋,否則,都係唔好生咁高。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