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十四章1995-1996)

2016/9/15 — 6:21

youtube片段截圖

youtube片段截圖

聖誕,回復單身,好似好慘,其實唔慘。如果你想追另一個,換一換血,佳節當前,落一落老蘭,應該有很多大好機會。又或者,如果你像我一樣,之前年年都係一個人過,咁重覆一次,悶係悶啲,但不會特別覺得淒涼。又一個人無無謂地行尖東囉,為多人聚集而多人聚集,為迫而迫,一路話做乜咁多人,一路嗌辛苦,但其實一路在享受那份熱鬧,那份認同感。跟行花市一樣。人類始終是群體動物。無聊不緊要,九萬人無聊總好過一個人無聊,沉悶加寂寞實在太恐佈。

於是,當同學們發起去澄碧邨宿營的計劃,我也參與了。明知,去到,又是打牌、BBQ、講鹹濕嘢,還是去了。也好彩有去,之後,澄碧邨被發展商收回,又因為種種法律問題,無辦法發展,居然變成一個似《The Walking Dead》的死城。在香港,也找到死城,件事本身就好詭異,最適合用來做萬聖節的鬼屋。又將個話題帶遠一點,萬聖節去海洋公園去迪士尼行鬼屋,就算幾恐怖都唔會恐佈,我當你唔可能申請到在墳場開派對,去堆填區求其搵塊空地玩cosplay,都夠嚇死人啦。我今年一於研究一下可否在將軍澳整返個先。

又回到澄碧邨一夜。十幾二十個壯丁先由中環搭船入長洲,再要搵船家載入澄碧邨,完全是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境界。循例,去到,透爐透了一小時也未見有火,然後燒腸仔燒丸丸,無人燒話好好食的金沙骨。飲咗幾罐啤酒,大家就愈講愈興奮,又話要友誼永固,又話要發達,又話要發明醫到愛滋病的藥物,我話,不如發明醫禿頭的洗頭藥先啦,好似緊要啲,因為當年雖然得嗰十七十八歲,已經隱隱見到有些少髮線向上移的跡象。而愛滋,好像離自己還很遠。最後,大家就老土地高唱一首校歌作結。

廣告

當然無咁早瞓,有人選擇圍埋講鬼故。非常爛,我情願叫他們先去看一看《地獄變》,或者睇倪震本《鬼世界》都好吖。陶大宇也在現場,我一直當睇佢唔到,佢去打牌,我就走去吹海風;佢去廁所,我就入房讀小說。點知,有個打打下牌的同學,話自己肚痛,環顧四週,真係得我一個得閒,只好坐落場。仲要坐正陶大宇對家,面對面嗰隻,咁我惟有專心打牌啦。

打咗好幾鋪,突然之間,坐我上家即陶大宇下家的鋼琴手發難:「頂,你使唔使鋪鋪都誅到咁絕呀?」如果,當年《嚦咕嚦咕新年財》已經上畫,我們大概會有些參考去化解,可昔,當年劉德華只是《烈火戰車》的阿Joe,揸電單車,未揸麻將。鋼琴手雖叫鋼琴手,而佢的確係全班唯一一個識彈琴的天才,但性格卻偏偏最火爆。而且近乎口不擇言,終於爆出一句:「不過,都好正常嘅,你就最鍾意害啲同學朋友㗎啦。」嘩,講完呢句,連一向刻意置身事外的我,都忍唔住將視線離開我副清一色,抬高頭望住佢兩位如何對戰。陶大宇即時爆出一句:「你講乜X嘢呀?」「我講乜X嘢唔得呀,係人都知你搶X咗張國強條女啦,賤精。」事件已發生約廿年,呢次係惟一一次有人幫我鬧爆陶大宇,講真,嗰一刻,我係好感動並且有點心涼。「搶乜X嘢呀?我溝到就係搶呀?你問下佢有冇溝到先啦。」

廣告

好啦,就算我再懦弱,都要發聲了:「係你叫我溝佢,係你呃X我話你溝另一個,我乜X都唔知,你就話我知,佢一早係你條女,咁都唔X算搶?算偷囉。」在場其他同學本來已經打開一包二包萬里望,諗住睇戲,睇到呢度,唔對路,遲早開拖,就衝出來做和事佬了。「喂,X,大家出少句聲啦,打牌就打牌啦。」鋼琴手又忍唔住反擊:「鋪鋪我做萬子,佢就做萬子;我做筒子,佢就做筒子,明明打咗隻筒子出嚟,都要做返筒子,咁點打呀?」「X,唔俾人咁打牌㗎?」陶大宇說的。「無話唔得,係賤啲咁囉。」by鋼琴手。陸陸續續,大家開始發出不同聲音,有人話掃興,有人話唔好打牌,賭錢傷感情,又有人話唔好為咗條女搞到兄弟不和。

今次輪到我忍唔住開拖:「兄乜X嘢弟呀?佢幾時有當我兄弟呀,當我白痴咋。點解唔可以為咗條女搞到反面呀,我而家就係為咗條女同佢反面。」正當我打算反枱,將我副清一色也犧牲之際,已經有人代勞了。最喜歡做領導的組長實在忍唔住,一手就將成張麻將枱推翻,非常吵耳,現場人聲立即靜一靜。「嘈嘈嘈,咪X打呀!陶大宇你就擺明係仆街仔嚟,大家都好清楚;張國強咁你唔輸就輸咗,想點啫。大家入嚟係為咗開心,過埋今晚,個個要專心考A-Level,分分鐘以後都唔會有機會再咁樣聚一聚,我哋就喺度鬧交,嘥X晒啲時間!」

組長當年講的結案陳辭,好似好有道理,人大了,才發覺根本完全唔通。如果真係想在最後一次宿營留低回憶,有什麼好過開拖?人類的記憶呀,好事過目即忘,你唔會記得你老公有什麼好,只會記得你老公曾經點樣對你差。大家都只會懷恨在心!當晚,究竟發生過什麼其他的事,講的鬼故內容,飲的啤酒是什麼牌子,完全忘掉了,就只有罵戰的細節,念念不忘。

多得這場罵戰,我終於將想說的話一口氣說出來:「陶大宇,你個仆街,根本有心玩X我,你當我傻X呀,我忍X咗你好耐,而家忍唔X到,以後,你咪X再煩我,同我扮X晒friend咁呀!我唔X想全世界係度同情我呀,X你老母!」話就話係對住陶大宇講,其實,人人都聽得很清楚,某程度上,我係宣佈我同呢班中學同學已經劃咗條線。我還會真真正正當成朋友的,全個世球,可能只剩下小豬一個。一個就夠啦,朋友一多,風險就高。我發誓以後都唔會再俾人當白痴仔咁看待。我唔可以好似之前咁軟弱啦!

 

1.澄碧邨。曾經是一條佈滿渡假屋的邨,慢慢消失於租渡假屋的鋪頭。原來因為想變做屋苑,又失敗,浪費晒。
2.《地獄變》。芥川龍之介的短篇小說。
3.《鬼世界》。《Yes!》出版的鬼故書,文字還有市場的年代。
4.《嚦咕嚦咕新年財》。可能是沒有周星馳的賀歲片中,最受歡迎的一套。
5.《烈火戰車》。梁詠琪出道之作,靚到爆。尤其陪劉華沖涼一幕。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