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二本第十章 1995-1996)

2016/8/31 — 12:41

1992年,王菲將英文名Shirley改為Faye,中文藝名仍是「王靖雯」。同年,她推出第四張專輯《Coming Home》。

1992年,王菲將英文名Shirley改為Faye,中文藝名仍是「王靖雯」。同年,她推出第四張專輯《Coming Home》。

張國強說我不會再出現。我無所謂,是怕他不捨得呀。讓我來個總結才離場吧。

我承認,我是有點天真,有點任性。年輕嘛,難道十六歲已經世故似希拉莉?何況,難得還算擁有少少姿色,有資格讓我天真任性,怎可以浪費大好機會,不盡情揮霍?到長大了,才憧憬天真和任性,對身邊人的傷害,應該會更大吧。

陶大宇跟張國強說,我們一早已一齊,遠在張國強認識我之前,還說遊說張國強追我是為掩護。你咪信佢啦。事實上,首先追我的,的確是張國強,追到半路,陶大宇才插入。少女,總希望男朋友有點男子氣概,醒目啲,有型啲,在這些方面,陶大宇好明顯優勝好多。雖然,你們會說他古惑,甚至賤格,但在我眼中,當時的張國強才是不懷好意的一個。

廣告

聽陶大宇講,張國強日日在學校自吹自擂,話自己幾落本,氹得我幾開心,又話係我主動示好,當正佢男朋友咁。有冇搞錯呀?自從中三箍完牙,靚返少少之後,大把人試過追我啦,我使追張國強?雖然,聽陶大宇的講法,跟我認識的張國強,係有啲出入。不過,知人口面不知心,話唔定張國強根本係個大話精呢。咁,事實上,陶大宇份人係有自信得多,好似樣樣嘢都一定搞得掂咁,不經不覺,我就信晒佢,搞到我見到張國強已經覺得佢有少少乞人憎。

歸根究底,我最唔相信的,係喺呢個世界入面,真係有人會愛另一個人,愛到咁深,愛到咁重?識咗幾耐啫,講到好似無咗我會死咁。睇戲咩?咁你未識我之前唔通無朋友無屋企無生活嘅咩,點會咁誇張將我擺到咁重要嘅位置先得㗎?仲唔係亂咁講咩?係,每個人都會用自己把尺,量度全世界。尤其當時年紀少,以為自己唔係咁樣嘅人,唔係咁樣嘅思維,就所有人都係一樣。我唔係唔識愛其他人,但係我一定愛自己最多,我無辦法相信張國強嗰套,話我比佢本人更重要。真係太誇張啩。

廣告

你話對佢完全無内疚,又唔係,至少,拎咗佢部步步通,但係成日同陶生傾電話,係我唔啱,根本應該一早還番俾張國強。不過,無俾我估錯喎,喺大家樂同佢講清楚嗰一日,佢話要將印咗我個名隻水杯,換成葉宣宣個名,我已經嬲嬲哋。即係點呀?又話好鍾意我,一知道我有男朋友,問都唔問,就話要追第二個,咁究竟有幾鍾意呀。之後,仲要原來唔係講講下,原來係認真,隔唔夠一星期,已經話同葉宣宣一齊。咁之前嗰兩個月又講到有幾愛我幾愛我咁,即係亂講啦。

好吖,你話要約埋我哋一齊出嚟睇戲,我本來冇興趣睇佢哋表演,諗諗下,我就出去,睇下佢點面對我都好。點知,一去到,佢就口黑面黑,好似我殺咗佢全家咁。搞乜呀?佢都有新女友啦,仲想點喎?

到佢哋學校開放日嗰日,諗起都好笑,佢好似條死屍咁,瞓喺張長凳上面,我行過去,佢就剩係識得望住我,粒聲唔出。唔再鍾意我,唔再追我啫,都唔使咁樣啩?俾少少男仕風度都唔得?好彩我揀咗陶生,唔係揀佢咋。

自從開放日之後,足足兩年,我無再同張國強見過面。聽陶生講,張國強唔知做乜,之後好似突然憎恨晒全世界咁,日日返學都黑面,又唔出聲,到考完A-Level,升大學,佢都係日日用一個仇視眼神啤住陶生。咁又真係幾乞人憎喎。如果,我想知佢究竟發生乜事,我都可以問一問葉宣宣。不過,知嚟又有乜用呢?何況,我同葉宣宣又唔係熟。呢兩年,同陶生算係咁啦,偶爾會鬧下交,總括嚟講,佢都係對我好嘅。可惜吖,呢個世界實在太多人對我好,搞到我其實唔係好識珍惜,即使人哋對我有幾好都好。都好似唔夠好。

聽講,有好多人好羨慕我,話我又靚又高又瘦,成績又唔差,仲有咁多人鍾意我,對我咁好。係,聽落去,我真係好似一切都好順利。不過,每個人總會有自己的煩惱。多人愛,係咪代表你愛的人都愛你呢?你想佢愛你的人又會唔會永遠都一樣愛你呢?有時,我反而會恨一恨一啲冇咁受注目的女仔,但係一遇就遇到一個情投意合的,開開心心行到天長地久,呢啲可能先叫幸福。呢廿年來,我試過喜歡人但他不喜歡我,試過有人喜歡我我以為喜歡他到一發展才知出錯,試過我喜歡他他又喜歡我偏偏都係分手收場,笑有笑過,哭有哭過。或者,人生,真係要經過高高低低,先夠精彩吧。平平坦坦,又有什麼可留來老時回憶呢?

至於,我的戲份係咪真係出埋這一章,就完完全全消失呢。都唔怕坦白少少。跟張國強還在晚晚傾心事的時候,說過一個話題,原來大家都喜歡聽王菲。他還說時機真不對,如果早一年認識,就可以一齊去睇「最精彩演唱會」。結果,在一年後《Di-Dar》大碟出街前,王菲剛派了新歌,我還在聽《曖昧》的時候,我就跟他反了面。那時,我相信沒有人估計到王菲以後也不推出全廣東歌的唱片,主力唱國語歌。再出多幾張唱片,直頭唔唱,演唱會都無乜點開。1999年,《唱遊大世界》,我當時應該連在生命中曾經出現過張國強這個人,也忘記了。

2004年《菲比尋常》演唱會,然後就到2011年年頭的《巡唱》,在機場博覽館開的一個。印象中,三個演唱會,我都有去聽現場,其中一個,好像是跟張國強齊齊去的。好像是。換句話說,在這個故事裡,我應該會再度出場的。再出場時,世界應該已經變化得很多很多,給自己的情書,變了給自己的ICQ,還是給自己的facebook?載體可能不同,內容可能不同,情懷也可能不同。會有不同才是所有人的相同吧。不要掛念我,我送《Di-Dar》入面首《流星》給大家。因為,我很喜歡這兩句歌詞。

「我在海角 你卻在天邊 兩顆註定一起出現的星星 遙遙呼應 卻永遠走不近 我和你在暗中互相輝映」

不要誤會,不是指我跟張國強。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