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 (第五本第九章)

2017/4/8 — 9:51

「你還年輕呀,喜歡你的人,由中環排到去金鐘吧。」「

「你還年輕呀,喜歡你的人,由中環排到去金鐘吧。」「

一開始,我已經預計到,這個故事,必然爛尾。一來,我本質上就是一個完全沒有恆心的人。如果不是突然之間出了事,我敢肯定,即使要完成第一本,也應該要拖一年半載。像寫歌詞,醖釀可以蘊好幾個星期,落筆,必然一晚完成,最多完成後再慢慢改正。因為,睡醒一覺,我便下文接不到上理。你說,要這樣的一個人,寫這樣的連載小說,有幾痛苦。我不適合寫長篇的任何文字,寫電視表,不能否認,其實最適合我。

二來是故事發展到某個階段,有某些人某些事,很難再仔細地描繪出來。不是怕抹黑自己。我不是要告訴全世界自己有幾好有幾正有幾潔白無比,我很清楚自己的缺點,十隻手指數唔晒。例如好色例如花心例如軟弱例如婆媽例如自私例如衝動,還可再數幾百樣。只是,我未賤格到想故意讓別人難過。尤其那些別人,我很重視。

畢竟,寫寫中學時代的往事,大學時代的往事,無傷大雅。再寫下去,不是所有事情也可以笑一笑便輕輕帶過。

廣告

跟李嘉慧重遇後,很快便沒有什麼聯絡。好像只有一次在皇室堡遇見她跟當時的男朋友在閒逛,打了個招呼,說了幾句廢話,便各行各路。心頭,連痛一痛也沒有。反而,跟朱千雪再度聯絡後,還有保持。關係沒有變,她向來都不會主動約我見面,或者找我傾訴,甚至給我留個言。從來只有倚賴我主動。那種不知叫自信還是自傲還是身段還是冷的東西,不是突然會撤離的。

而我又的確主動。也不知為什麼會多事,她已有個去到談婚論嫁階段的男朋友,我又不是很空閒,但間中總會問候她一兩句,出來吃個晚飯傾一兩小時。某程度上,可能是病態的一種。我其實很珍惜每一個我喜歡過的人,即使過程結果發展到什麼階段,有開始過抑或沒有,又或者,結局收場是差到什麼地步,是被仇恨還是和平分手,我都不捨得放低。個個,也盡量想保持聯繫。當然,對方可以很介意,碰到面也當我隱形,我只好假裝自己不存在,而其實內心相當難過。一般人,不論男女,應該沒有我這種白痴的不捨。總知,我就是明知朱千雪只是當我普通朋友一個,但我還是將她放得相當大。你說是不是因為一直沒有正式戀愛過,未得到過手,所以忿忿不平呀?又應該不是,聽見她有計劃結婚,我是打從心底裡為她高興啊。

廣告

然後,某一日,她居然主動聯絡我。「我們分手了。」「吓,唔係啩?咁突然?」「沒所謂。是他的損失。」故事都是那些典型的男方有外遇給女方揭發,詳情就不多說了。反正我相信朱千雪也不會太傷心。她漂亮、身材好、有份收入不俗而形象尊貴的工作,條件好得令人不得不存在自信。沒有了一個,要找下一個,或者給下一個找上,易如反掌。到那段日子,我才知道,一直以來,我根本不了解朱千雪。正如我也不了解我自己。

我以為朱千雪有顆鐵心不會被傷害。她其實也是一個普通女人。約她見面,了解細節,我本來以為只是一場閒話家常。結果,她在我面前啜泣。她說,她對人生,本來有一套計劃。被狠狠打亂了。我說,人生本來就無常吧。有好幾個星期,我也接她放工,可能有部份動機是想乘虛而入,也有部份原因是怕她會出事。一個從來未戰敗過的人在預期不到的情況中倒下,應該比我這類長期設立防護網的人痛苦百倍。

努力學習,適應離譜的考試制度,得到一個專業資格,找到一份安穩而有前景的工作,要失戀的,在某一個年紀前盡情地失,打後,在某一個年紀前碰上互相傾心的對象,在某一個年紀前結婚,在某一個年紀前誕下第一胎,安安定定快快樂樂,這就是想追求的幸福。條路,應該是這樣走下去啊。捱了多少晚通宵,犧牲過無數心血,就是為了可以實踐這心願。這要求也不算過份吧。她問。我當時不懂得怎回答。尤其在中環的酒吧,飲了幾杯白酒後,我大概什麼也看不清楚。做人有計劃,到底有什麼用?我說。「你還年輕呀,喜歡你的人,由中環排到去金鐘吧。」「條人龍咁短咋?」「我沒有用誇張的修辭手法呀,今次,我是具體地陳述事實。」「哈哈,多謝你。不過,你不明白,我以為我的人生會順順利利,我沒有想過會有波折的,有一次波折,便代表可能有下一次的波折。你明白我擔心什麼?」讓我用另一種語言翻譯一下,一個美女,代表她應該是下選擇的一個,而不可能是被決定的一個。「可惜呀,我什麼也做不到,因為,你從來未喜歡過我,如果你有少少喜歡我,我答應你,會盡力照顧你。」我有點似在恐嚇。「我真的很怕呀。」她說。請見諒,喝了酒的人,是會有點問非所答或答非所問。「不用怕,你在將來,即使發生什麼事,只要她找我,我也會幫你。雖然,我知道,其實,以你性格,你永遠也不會找我幫你。」好明顯,我當時雖然喝了也不少,也還清醒的。

對,朱千雪,我還記得自己三番四次說過類似誓言的。雖然,問心,我對很多人也講過,不代表我是胡言亂語。人生實在不是樣樣事情也如意,那只是揮春,我也不是那種一味說明天會更好的樂觀大使。不過,我真心希望你相信我在抽象地關心你,一直也是。對,這一章,按照慣例,是跟主線故事無甚關係的無關痛癢的,如果你很忙,可以翻過不看。放到在最後才寫出這一句最重要的呼籲,真抱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