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 (第五本第十一章)

2017/4/10 — 6:08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理想層面下,愛就是愛,與職業入息身份地位年齡性別,完全無關。落返地面先啦,呢位朋友。

很多很多年之前,我認識了A。A是一眼便知賢良淑德的類型,長髮瘦削端莊,剛跟青梅竹馬的男朋友分手。男朋友吊兒郎當,完全沒有對未來的人生作出任何規劃,A卻是傳統女生,想結婚,想生兒育女。這樣的組合,難免失敗收場。

認識A時,A還未到三十,不可以用逼在眉睫來形容。理性分析,假設女性覺得在四十歲以上生育是高齡產婦,風險較高;三十五歲以上生育也嫌太遲,亦不用趕在三十歲前完成任務。三十至三十五的那五年,也是很合適的懷孕年紀。或者因為這樣,A仍願意抽時間跟小弟弟切磋一下。對,我比A小幾年。

廣告

這是我第一次發展姊弟戀呀。對上幾次,女朋友都比我年輕一年半載。跟年紀比自己大的女朋友拍拖有什麼明顯分別?最大分別是A比較成熟,比較願意付出。當然,可能只是跟性格有關,跟年紀其實無關。因為,在往後的日子,我也遇過其他的姐姐,跟A可是截然不同的相反。當時未知,一廂情願以為遇到一個不太撒嬌的女生,是天大的福氣。

慢慢,才發現,對於一個愛收穫的男孩來說,這的確是福氣。我偏偏是個稍為喜歡付出的犯賤。相處得太過理性,太過有禮貌,太過拘謹,便不夠樂趣。發展到某個階段,A問我:「你有打算過結婚嗎?」

廣告

一切也是時機。當時,我口腔沒有作出任何回答,內心卻本能地反彈出一句:「無!」關於婚姻,我極度尊重。所以不敢觸及。像宗教。有些教徒,犯齊信仰不容許的禁忌,仍然敢自稱教徒。我就是明白自己必定守唔到任何教條,所以一直抗拒宗教。對婚姻也是同一樣觀念。沒有人拿手槍指著我的太陽穴強迫我在婚書上簽名,完全是自行選擇,我沒有信心遵守到誓詞,所以不願談婚論嫁。我自覺是一種負責任的行為。

一陣靜默後,A繼續:「如果想生仔,我都是時候要開始籌備了。」我不忍再聽下去,惟有狠心地切斷話題:「其實,我無諗過有小朋友。」我不是不喜歡小朋友,親戚們的子女,我相當痛錫及支持。我只是覺得地球不再適合人類居住。不談政治,由英國殖民地變成中國特區,我就當可以供養子女去外國生活。我談環境。在我長大的時候,冬天是寒冷的,最記得就讀小學時,隔一個星期六便是長週,要返早堂。對於一個下午班學生來說,無啦啦要改變生理時鐘,朝早七點起身食早餐落樓行返學校,你可以想像到有幾痛苦。更慘是,我身為幼童軍一份子,每次長週,一年四季也要著上短褲作為制服。一旦踏入寒冬,人人也著上長西褲時,我就露出兩條長腿。北風打來,是刺骨的,寒意直插心底,即使溫文爾雅如我,也會忍不住爆粗:「X,咁X凍嘅。」現在,十一月也攝氏三十度,才懷念那段時間的香港冬天。今日的小孩子,一出世就以為香港的冬天只是這樣子。今日的小孩子,以為觀塘與九龍城也是遊客區。今日的小孩子,背負太多重擔。我住屋邨長大,沒什麼不妥。我的下一代如果在長邨長大,彷彿被判了死刑。留在香港的話。

如果我有小朋友,我會希望他或她可以上一間不用學習太空人英文發音的幼稚園,可以欣賞到令人有追看意慾的本土電視劇,可以入戲院睇好好笑的港產片,可以追捧香港明星。不是每天放學還要學德文與拉小提琴,不是日日拎住iPad,不是要看台灣男星與大陸女星配上粵語扮成一個九龍人,更加不是個只懂追韓星的小粉絲。如果我有小朋友,我希望他會選擇到自己喜歡的生活方法,可以用月薪的一部份租到一個合理的單位去自食其力,可以挑選夢想並追尋。我懷疑,是不是太奢望了。所以,跟A一齊時,我連想也不敢想生育的問題,一心逃避。

曾經,我反問她:「其實,點解你會想有小朋友?」「這是女人天職吧。我又不似你悲觀,是辛苦,是有壓力,但滿足感獨一無二不能被取替。而且,有小朋友,我覺得人生才完整。佢哋好得意㗎!」那個時候,我相信,我的所有拒絕結婚生仔的原因,在A眼中,也是藉口。基於大家對未來生活的觀念南轅北轍,感情也很自然便淡化,逐漸無疾而終。

若干年後,A嫁得很好,有了一個可愛的囝囝。當我也開始憧憬有小朋友的時候。改變的真正原因打後再談,但肯定沒有覺得世界變得愈來愈好。可能是因為對家庭的觀念改變了,也可能是因為愈來愈怕寂寞,又有可能是因為已經變得比以前自私。不過,這一回事,跟尋找失物其實很相似。你很努力的去找尋遺失了的銀包,你永遠也不會找到,只有到你放棄了,覺得遺失了也沒有所謂時,才會在梳化的邊緣摸出一點黑色真皮的角落。根本由不得你去決定。到現在,跟A已經很少聯絡。知道她過到一個想過的人生,打從心裡替她高興啊。我真是一個人品不差的好人呢。對,由於這個故事完全是我自己想點寫就點寫,難免會出現很多美化自己的情節。你就不要太介懷。你看美女的社交網站,放出的照片,即使沒有經過美圖秀秀加工,至少也在取景角度中花過心思,條腿比真實長幾吋,下巴又比真實尖數倍,大家見慣不怪。我寫成十萬幾字,不過讚一讚自己係個好人,也不算太過份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