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 (第五本第十五章)

2017/4/14 — 6:00

E是特別的一個。特別文藝的一個。閒來愛聽講座,鍾情舞台劇多於電影,閱讀會讀新詩,旅行最多去博物館。

E是特別的一個。特別文藝的一個。閒來愛聽講座,鍾情舞台劇多於電影,閱讀會讀新詩,旅行最多去博物館。

認識E的時候,我最常思考一條問題:一對情侶,應該志趣相投,還是各有各截然不同的品味和喜好?志趣相投的話,好處顯而易見,我去睇Coldplay,你不會要求聽莫扎特;我去露營,你不會怕有蟲咬。什麼事也可以一齊做,有個伴。各有各的,也有好處,像兩個世界合而為一,互補不足。

E是特別的一個。特別文藝的一個。閒來愛聽講座,鍾情舞台劇多於電影,閱讀會讀新詩,旅行最多去博物館。我卻只是喜歡飲飲食食的爛人。站在她的身旁,常有種難以高攀的感覺。

如果她是堅持己見永不讓步的女生,還好。她不是。舉個例,我想去沙灘曬太陽,你明顯感到她有一絲反感,嫌太多人,嫌陽光太毒,嫌沙煩,但她為另一半,不太甘願也答應現身。好了,輪到她的另一半,即係我,覺得無謂委屈他人,建議不如找另一件事做,又不行,因為咁樣即係唔識珍惜女友的一番苦心。結果,兩個人也黑曬面的在沙灘游泳。真係好開心。

廣告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E遷就了我一次,當然希望我能夠回饋一次,達到公平境界。好啦,我只好拼死地跟她行圖書館。會悶死的,即使我曾經是一個稱職的圖書管理員。很快,我便發覺各有各的世界,走在一起,個世界雖然會變得更大。但我根本不需要一個更大的世界。

分手的一夜,對話大概如下:「不如分手咯。」我說。「為什麼?」她反問。「唔夾啊。」我答。「我已經很遷就你。」她反彈。「可能就是大家都太遷就了。」E應該找一個真文青,不應該找一個偽的。或者,找一個多口的哲學家也好,總之不會是我。

廣告

分手真是一門很艱深的學問。我已經用盡方法將理由美化,但E聽見我的請求,還是相當憤怒。「唔好嬲啦。」我建議。「唔係嬲,我只係唔明白。我有什麼不好,又不是醜,又不是霸道,又不是什麼也不懂。」「一齊不一齊,跟好跟差,沒什麼直接關係吧。如果你一定要有一個明顯的理由,就說是我太差,符合不到你的高度吧。」「藉口,全部都是藉口。」有些人,就是接受不到自己是被放下的一個。我想了一想,換了另一種方法向E解釋。「不如,你冷靜想一想,其實係咪真係好樂意跟我繼續一齊?你跟我說古典樂,我完全沒知識又沒興趣,不是很無癮嗎?你就當是你扔低我,去找另一個更加合適的,願意和能夠跟你分享日常所見所聞,不是更好嗎?」沒有用,E仍然極度不滿,雙眼充斥怒火。「我不明白呀,明明好哋哋,點解會無緣無故就話唔得要分開?」「唔係無緣無故呀,其實你自己都唔開心,你只係扮開心來希望延續段關係咋。」聽到這一句,E才好像接受現實。對,分開,她其實沒有任何不快。產生不快的,只因為我比她更早提出。

不久後,便遇到F。F是典型可愛美少女類型,無論真實年紀,與心智年紀,也細。我第一次發現跟女朋友出現代溝。然後,我才明白到,不知不覺間,已經老了。

據說,男人無論八十幾歲、四十幾歲,還是廿幾歲,都是喜歡十幾廿歲的女人。我抱有極大懷疑。你話都是喜歡搞十幾廿歲的女人,我才確信成立。成長經歷相差太遠,價值觀各走極端,真係好辛苦喎。要搵一個後生自己好多,生活背景完全不同,但溝通得非常好的人,來發展一段忘年戀,比起要年紀接近的兩個人互相明白,困難得太多太多。雖說男人賤格,但我又真不信所有男人都不用跟別人心靈交流便可過一世。

我像照顧女兒般痛錫F一段短時間,已經覺得相當吃力,只好忍痛離場。今次,聰明了少少。創作了一個合情合理的理由:「F,我覺得我們都係唔可以再一齊了。你還年輕,我老了,我想安定,你還未想靜下來。對不對?」F聽完,感激我一番好意,欣然接受。做到好來好去。

好了,單元式發洩了好幾篇,悶都悶死了,差不多是時候為這個故事埋尾了。作為結局篇的開端,讓我先發表一個怪癖。我很喜歡火鍋。味道其次,我只是最喜歡那種逼在席人士齊齊參與的投入感。但我很明白不是個個女孩也是邊爐之星。又不衛生又有味道件事又麻甩,換了我是女生,可能也情願去食刺身。我常幻想,如果碰到一個跟我一樣瘋狂迷戀火鍋的,也不錯。但難度一如碰上一個支持利物浦的美女。當然,活到今時今日,我很明白,找到一個不太喜歡火鍋但樂意跟你去烚吓烚吓的,其實更值得珍惜。那時可沒有這種智慧。於是,幾乎不敢提出這種怪要求,去食飯,都係日本菜、西餐啦,穩穩陣陣。雖然自己更加想去郊野公園BBQ。

然後,某一日,竟然給我認識了一個比我更迷戀火鍋的女孩。就叫她G吧。第一次一齊食飯,G竟然問:「不如打邊爐囉。」我忍唔住怪叫一聲:「吓?」「你唔鍾意呀?」「唔係呀,我好鍾意打邊爐㗎,係估唔到你都鍾意啫。」「吓,我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打邊爐㗎!」我內心暗爽,但表情上盡量不顯露。然後,我便跟G開開心心地去食雞煲。正當我夾起件雞之際,電話響,來電顯示「李嘉慧」。「喂?」「喂喂,我結婚啦。」

對,李嘉慧要結婚了。G望住我一臉呆滯的表情,有點手足無措。「你沒事吧?」G問。「沒事沒事。食嘢吧,飲啤酒啊。」正式踏入最終五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