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 (第五本第十八章)

2017/4/17 — 6:48

//雖然,我跟她重遇時,她已經離婚,晨早開開心心展開新生活。//

//雖然,我跟她重遇時,她已經離婚,晨早開開心心展開新生活。//

來到倒數第三章,故事的時間軸已去到2010年。十五年了。

一開始的時候,中六學生,未成年。不經不覺已過了三字頭。最明顯的分別是話題上的轉變,身邊開始愈來愈多人談婚論嫁。不計李嘉慧的話,小清一早已經結了婚生埋仔,Grace也正在籌備中,我弟弟爬了頭,但原來樓花才是先驅。雖然,我跟她重遇時,她已經離婚,晨早開開心心展開新生活。

大學第三年,樓花已甚少回宿舍,我同樣。莫名其妙便失去聯絡。幸好地球上出現了facebook,再難尋的人,可以突然近在咫尺。你只需要記得失踪人口的英文名字。可惜我是個七十後,不似現在的小學生,家長在子女出世前已想好難讀的英文名字,我的父母才沒有這種閒情。我在就讀小學時,愛開中文全名,陳小明就是陳小明,黃美珍就是黃美珍,其實沒有Sam與Susan。而你在facebook搜尋陳小明,是沒有結果的。只會找到一堆簡體字人或一堆台灣文青。我已經沒有什麼心願,如果硬要說一個,我真係好想重遇小學時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校花呀。隔了三十年的久別重逢,真的好想問問她,記不記得曾經有人送過一個火柴盒給她,作為生日禮物。

廣告

送禮的和收禮的,也不吸煙。這個才奇怪。

話題扯得太遠了。回到樓花身上。相隔大約七、八年沒有見面,重聚,還好,沒有太大的生疏,好快就回復熟絡的狀態。她最關心我究竟有沒有跟朱千雪一齊過。在她眼中,時光仍停留在我追朱千雪的大學時代。「無呀!」我不爽地回答。「咁你仲係咪鍾意佢呀?」「鍾意都無用㗎,人哋連一秒都無鍾意過我喎。」「哈哈,以你性格,你會無止境等待嘛。」「仲細咩,邊有咁浪漫呀?我個人現實咗好多啦。」然後,她便說起自己的婚姻史。

廣告

一畢業,碰到一個男朋友,很愛,就馬上結婚囉。婚後才發覺問題多多,便離婚了。死因是男方仍然細路仔,愛玩,不愛想,要太太日日夜夜仆心仆命的照顧,無論生活需要,還是心靈需要,令太太疲於奔命,漸漸招架不住。聽完這個故事後,我寫了一首沒有派台的叫《長不大》的歌詞給樓花。樓花說過聽到哭。她超懂得氹我高興。

「後悔嗎?」我問。「沒有呀,只是,結過一次婚,便發現一紙婚書原來真的沒有什麼功用,什麼也保障不到,什麼也防止不到。大概不用再結第二次了。沒有小朋友的話,跟男朋友好好相處,感覺更好。」「為什麼會這麼早婚?我估不到,你是樓花呀,大把選擇,何需急於一時?」「一時衝動囉,浪漫嘛,感性嘛。你呢,想結婚未?」「我應該不會結婚吧。」當年,我以為自己會不婚。

不婚,最主要係無必要啫。又唔係生仔。唔生仔,就主要因為溫室效應令全球氣溫上升,加上污染問題嚴重,不想下一代降臨地球受苦,甚至要接受世界末日。那個年代,社會氣氛是不及殖民地時期,但跟今日比,才明白低處永遠未算低。要在今日生兒育女,勇氣應該要加倍,甚至三倍吧。又或者,身家應該要加倍,甚至三倍吧。我常想,如果你有個仔或女,你應該傳授自己相信的價值觀,還是由得他們被社會同化?如果懷有上一輩的道德心和期望,活在今日的香港,好痛苦喎。劣幣驅逐良幣,更分分鐘被淘汰。反而任他們做一個思想行為被我們以為是完全歪曲的新一代,更開心。至少減少好多內心掙扎。Sorry,話題又扯遠了。

「你未遇到一個好愛好愛啫。一切都是時機。」樓花最後總結。或者是吧。重遇樓花的那個時期,某程度上,正踏入樽頸位。畢業後,想做的工作,也算很順利的做到了。但不能否認從事的雜誌界已走下坡,目睹銷量不斷向下滑,想救亡又力有不逮,是有點點等死的感覺。我不是先知,當然不會估計到會死得如此急促。就算知,也沒有用,除了做雜誌,我根本想不到還有什麼工作可以做和願意做。如果我大隻靚仔,還可以做個健身教練;如果我社交能力很強,還可以做個傑出公關;如果我好叻溝女,還可以做個愛情顧問。我統統也不是。那份納悶,一直揮之不去。

這個階段,大概真的最容易令人有衝動建立個家庭來尋找安慰吧。我猜。

跟一個好幾年沒見過面的朋友見面,最大的好處,是你可以從她口中,了解一下自己的變化,有幾大。我問樓花:「我變了好多嗎?」「變咗個肥佬囉。」「內在呀!」「沒有什麼變化喎。都係傻傻哋多愁善感感性X。」噢,令人聽出耳油的樓花式粗口,在幾杯白酒下肚後,又重現人間。直到現在,我仍當樓花是我紅顏知己。一年可能只見一兩次,但我每次有事,總會忍不住第一時間衝出去向她求救。包括重遇後的兩年,李嘉慧結婚了,我也有向她尋求意見。「你好難過咩?」「沒有呀,替她開心。似嫁女。」「咪扮嘢喎。」「真喎。」「咪好囉。」「都咁多年啦。」「咁好心你就去飲啦。」「一個人,又唔識佢啲朋友,好悶㗎。」「咁又係,我都好怕。將來如果你結婚,唔該你請多一個我的朋友。」樓花的確坐言起行,之後,真係介紹了她的best friend給我認識,好像在做定準備。

就這樣,2010年便終結。踏入2011年,影響我非常非常深遠的2011年。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