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 (第五本第十四章)

2017/4/13 — 6:59

總有些人,日常無事,也會顯得含羞答答,頭永遠向下垂,眼神不敢向前直望。D正是這一類。

總有些人,日常無事,也會顯得含羞答答,頭永遠向下垂,眼神不敢向前直望。D正是這一類。

自從跟C分手後,我像跌入一個循環。一個希望找到跟上次完全相反的女友的循環。發現跟性感尤物相處太吃力,便密切留意賢良淑德的低調型,即是重返A的軌跡。

然後,我便遇到D。總有些人,日常無事,也會顯得含羞答答,頭永遠向下垂,眼神不敢向前直望。D正是這一類。你以為追到一個似D的女朋友,她便會聽聽話話,叫佢行東不會向西?D最快拋低我。

簡直似玩家一樣,一齊,幾日,離奇地態度全轉。約出街,唔去;傾電話,唔聽;傳短訊,唔覆。我不服氣,企在她樓下等了一日一夜,像回到中學的秋天。不為愛情,只為查明真相。

廣告

「點解突然咁冷淡?」我問。「不如,我哋分手啦。」她答。「吓?我哋啱啱開始咋喎。」「就係啱啱開始,未算好投入,我先想分手。我怕將來好開心,到分手就會好傷心,所以不如唔好發展啦。」「嘩,呢個是什麼理論呀?即係擔心將來有機會肚餓,所以首先唔好試試食飽的滋味?」「你明唔明呀,你有咁多女朋友,我都唔覺得自己有什麼特別。你會為咗我,唔再有第二個女朋友咩?」「如果一齊得開開心心,咪唔會有囉。」「咁如果有時唔開心呢?」「咁我會包容㗎嘛,唔通一鬧交就即刻搵第二個咩?」「唔會㗎,你會有第二個第三個㗎。」「都未試過,你就知?」「試?我驚試完之後,我會承受唔到個傷害呀!」

D說自己不願冒險,我當時只是一口咬定D根本沒有愛過我。你說有沒有很傷心,好像沒有,只是很失望、很奇怪和很無奈。都要接受啦,死纏難打曾經不是我所擅長。以為事情像過眼雲煙,很快便消散。事隔一段時間,竟然還隱隱作痛。武俠小說常說身受內傷,我明白這種感受。D不明白。我用盡千奇百怪的藉口約D見面,D也狠心拒絕。或者,不用狠心,也輕易可拒絕。好辛苦先約到一次晚餐飯局。D仍然單身,我妄想可以復合。

廣告

「咪玩啦。我暫時唔想拍拖住呀。單身幾好吖,做什麼事也不用跟人交代,自己喜歡怎樣便怎樣。」「你不想有一個傾訴對象嗎?」「世界上真有人像自己關心自己般關心嗎?沒有呀!說到底,都要自己照顧自己的感受。」「你不會寂寞咩?」「身體在一個人的附近,心靈不是,不是更加寂寞嗎?」說到這裡,其實已有點無話可說。我近乎發茅:「但係我鍾意你呀!」「……」D什麼也沒有說出口,即是,說了:「不過我唔鍾意你呀!大佬!」

好了,真相已經水落石出,再鑽探下去只會換來醜態。我開始質疑為何開始時會開始到。沒有答案。我問過D,她答不出。我問自己,也毫無頭緒。就像發了一場夢。至少汲取了一個教訓,不要以為斯斯文文的女生便沒有主見。女人本質上已經比男人心腸硬,普遍上。有時,D型女性的堅持,更是你想像不出的貫徹。

有一段時間,我對D很憤怒,甚至怪責D的無疾而終。又吹佢唔脹。無呃人呀佢。打後大部份日子,D的追求者眾,但仍維持單身狀態。當日,她訴說單身的可貴,不是用來敷衍的胡言亂語,是如假包換的由衷之言。外表柔弱,內心卻比我堅強一千倍。

望著D,我在想,一個人,真的好嗎?一個人跑步,一個人晚飯,一個人入戲院,一個人對自己說話,一個人睡,一個人解決問題,一個人旅遊,一個人看世界。想像,也很恐怖。沒人愛我,我也希望有我愛的人存在於地球上。在寂寞的時候,我曾經找久未聯絡的D求救:「D,不如,你給我好好的愛你吧。一直以來,我們都未試過正正式式走在一起。你沒有損失呀,我沒有要求你做什麼事來取悅我,你只需要接受我的好意就夠了。」D斬釘截鐵:「不要這樣軟弱啦,你愛的,不是我呀。你只是無法適應一個人。不要太悲觀了,世界上,還有很多人,比你可憐,一樣要獨自面對困境。你不是最慘的一個呀!」換了是其他人向我講同一番說話,我必定想拎把菜刀出來周圍劈。我夠知道我有手有腳冇病冇痛死唔去啦,唔代表連呻一呻也不能吧。但從D身上聽入耳,只覺是最中肯的安慰。

從此,D就是一個被擺放在中間位置的異數。我跟她不會見面,又不致於完全失聯。不會衝出來表示關心,但又不算不聞不問。偶爾想起舊事,我會懷疑,當日D口中的安全感,究竟是什麼一回事?真的很重要?我以前從來沒考慮安全不安全的問題,不開心,安全可靠持久又有什麼用?某程度上,現在也抱有這種觀念。「勇氣可嘉,好危險呀,好容易會被傷害得傷痕累累。明知一個人又花心又善變又無情無義,你都係要自投羅網?我不會囉,我情願無風無浪一個人。」我常幻想D會這樣協助我逃離險境。可惜,我永遠學不到D的堅壯。「我也不想堅壯,只是,身邊有更多其他的事情,比情情愛愛更重要。尤其家人。男女朋友老公老婆,沒有了,有下一個,家人,沒有了便沒有了,不可以不額外珍惜呀!」我點頭同意。腦海中,充斥住她穿上運動服跑完十公里後滿頭大汗的模樣。其實,D根本從來不是小鳥伊人的柔弱女子;其實,D一直也是充滿主見說一便一的女中豪傑。她只是沒有將真我個性完全展露,我只是一廂情願地將主觀願望投射落去。她聰明,我笨。她理性,我不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