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第四本第一章)

2017/1/17 — 17:24

踏入大學二年級,最大好處,是對下有一年級。一年級新同學,尤其女同學,對校園一切既陌生又好奇,係好需要似我這一類經驗豐富的大哥哥去樂於相助。結果,當我在登記日的洗衣房地下遇到男新生對宿舍有任何問題,我便推小清出去解答。當我見到有男朋友陪住位女同學來到宿舍,我便用最簡易的說話回應。直到單拖現身的女新生,流露出一臉可憐,彷彿極度需要一對強而有力的臂彎,我才火速現身,一臉殷勤地為人民服務。

埋單統計,是日約幫了十位單身少女搬行李上樓梯。人長大了,不再容易看一眼便產生感應。我望著回復熱鬧的宿舍,彷彿重拾一份真實感。暑假發生的事,由暑假帶走它吧。一切洗過牌,重新來過。你看看小清,失戀了,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依舊一個清純而善良的模樣,笑容不多,但具備親和力。她說,不會再跟宿生談戀愛了,太尷尬。我同意。要好的時候,好像在人前表演甜密;不和的階段,則好像在等待眾人同情或八卦。怎樣看,也不算健康。尤其宿舍太多怪異情侶,例如肥得似海獅的女生,經常穿上從國貨公司購入的傳統中式睡衣,跟瘦過一張A4紙的男朋友以情侶裝姿態出雙入對,我親眼見証男方在common room跪低幫女方剪腳趾甲,那種情景,如果在自己間房發生,不失為溫馨而浪漫,但你在我面對啪啪啪,我就很難不嘔吐。結論是,戀愛,還是兩個人秘秘密密地進行,較保險,較純正,較不傷人。

但宿舍基本上是一個容不下秘密的地方。好幾對在上一個學年還好像互不相識的男女,事隔區區幾個月,已經發射出一種叫「我哋拍緊拖呀」的氣場,令人望而生畏。其中一個,是一向也冷冷漠漠的樓花二號。經過一個暑假,頭髮剪得更短,難得地,竟然更有英氣。如果我是她,應該會選擇一個女人型做男朋友。錯了,樓花二號的新男友,是阿諾舒華辛力加類型,手臂粗過我條頸。隔多幾分鐘,樓花也出現了,短衫短裙,永遠不會令人失望:「喂,你點呀,仲係咁嘅頹樣,仲未溝到女呀?」「我成個暑假都冇見過佢。」「朱千雪?你終於放棄佢?恭喜晒!一早就應該搵過第二個啦。咪再浪費時間喺啲唔愛你的人的身上啦,知唔知道呀?」樓花呢一世大部份時間都當我是小弟弟看待。

廣告

時候已不早,要來登記的新宿生應該到齊了吧,我也可以收工。一轉身,就聽到背後有人按鐘,一個孭住幾個大袋的少女在拍門,我立即去打開門:「你好,是新宿生嗎,讓我幫你拿個袋上去登記吧。」「好呀!唔該晒呀!我叫Amber呀,你呢?」「張國強,個個都叫我阿強㗎。」「唔該晒你,阿強。」

我帶了Amber上common room登記,沿著樓梯,大家也沒有出聲。直到到達目的地,彼此放下行李,她再一次開口道謝:「唔該晒你呀。我讀英文系㗎,你呢?」「我?社會學。」我帶Amber去找小清登記,其他宿生會幹事也在場,就只有大叔識趣地消失。大叔,今年還一早安排好跟我同房,情況不妙。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你好面善,係咪喺迎新日嗰日見過你?」「係呀,我有去呀,我個朋友係咁話條樓梯好長,死都唔揀住呢度吖嘛。」「咁最後佢住邊度呀?」「佢最後申請唔到宿舍呀!」「咁你又揀呢度?」「呢度幾好吖,有得對海,又新淨。」一般而言,喜歡恆生樓的,多數是書生型,貪夠遠貪夠靜,如果是玩嘢型,就會嫌唔夠方便,屈蛇又煩。難得有個不似讀死書的少女主動選擇。「咁你真係要考慮一下入宿生會,呢度最需要你呢類人才。」想起對上一年,一隊頹兵齊集,各自忙自己的忙,完全沒有誠意過問宿舍事務,我確實有少少愧疚。自己搞唔掂,都想接班人好好睇睇,我又不是英超球會的領隊。Amber好明顯係我要重點栽培的對象。望一眼就覺得醒目的人,不易找呀!

廣告

「好吖!我都想玩下!」爽快!我最鍾意爽快的女仔。「好,咁你下個星期記得嚟傾莊。最好搵多幾個朋友一齊嚟啦。」「我喺呢度無朋友喎。」「一個禮拜,以你能力,成楝宿舍啲宿生俾你識晒,都得啦。」「嘩,我邊有咁勁呀?」「得㗎啦,呢度啲人無乜嘢,係摺咗啲。好日,都唔會出房門。要你主動啲去拍門逐個識咯。」

我果然冇睇錯人。一個星期後,傾莊大日子,Amber已經組咗成隊兵出來。望上去,全部戰鬥格,包括高大有型的經濟系Norman,古古惑惑的商管系Simon,口甜舌滑的心理系阿智,文青型的工程系Zac,肥肥胖胖一副好人牌樣的阿叻。全部仔?不用太介懷。我們將視線轉去左手邊:有可愛型的Kitty,Tomboy型的Rita,冧仔型的Elsa,加埋Amber。比起上年要我夾硬不斷搵人加盟湊夠人數先勉強組得成班,是完全兩回事。一時之間,太多新角色,好難記得晒?係,你問我,我都會搞亂,尤其啲男仔名。唔緊要,慢慢來,時間會沖淡一切,時間也可加厚一切。

第一次傾莊,我代表現任莊員,向候選內閣解釋宿生會究竟有什麼責任和工作。唔知點解,硬係覺得面前的環境熟口熟面。成班人,圍埋一齊,傾上莊,咪就係我第一日認識李嘉慧的畫面?李嘉慧永遠似隻鬼般陰魂不散。我喝了一啖可樂,鎮靜一下思緒,然後好有型咁發言。對,係好有型,經過一個暑假賣有線電視套餐的經驗,我的表達能力已經突飛猛進,再加上話晒都係師兄身份,自信心大增,即使冇塊鏡係面前,我都feel到自己charm咗好多。基於得一組候選內閣,無競爭,佢哋只係需要爭取宿生投信任票,如此情況,依慣例,十成十會順利上莊,惟一難搞只係必然會有啲老鬼無嘢做搵嘢做,喺答問大會問啲古怪題目,希望借落班新人面而長自己威風。地球上,總有這類人,為數,還不少。

於是,我教路,如何應付這些老鬼,令自己顏面得以保存,對方又好似被抬舉了一級,皆大歡喜。各位新生聽見我既感人又富幽默感而不失實用性的言辭,反應簡直可以用陶醉來形容。我的視線不禁停在Amber身上。不為什麼,只因為她笑得最大聲。那種笑,像估不到一件平平無奇的事原來可以用另一個相反角度去這樣理解,因此發出敬佩之聲。突然之間,我很慶幸自己就讀社會學,雖然,冇乜點上堂,也至少學到一點點:凡事都可用不同角度不同層面去分析,即係話,任你點講都得。 這一種本領,如果你能夠在日後的職場上好好利用,會無往而不利。

不是嗎?大部份高層,最叻的,正正是神又係你鬼又係你,乜都你講晒,仍然臉不紅氣不喘,覺得自己的決定合理過阿爸是一個男性。你做到嗎?做到,證明你有潛質不斷在公司向上攀升。我做不到。當時,我只做到在汽水機多按一罐可樂出來。太方便,那時年輕,一日飲十罐可樂也好像沒有害。
卻不知道,很多壞處,是累積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