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 (第四本第五章)

2017/1/24 — 16:55

你想想第一集的《大白鯊》,驚到震;到第四集,連嘲笑都唔願。

你想想第一集的《大白鯊》,驚到震;到第四集,連嘲笑都唔願。

跟Amber的關係,就在狂喜與爭吵中,不斷向前移動。經常一大班莊員出去宵夜、唱K、玩到癲。Amber偶爾會無理取鬧,我會即時發作,但好快又會忍讓,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一切安好。

在這段快樂的日子中,最值得寫兩筆的,應該是1999年3月開始,Amber經常在我房出現,一齊追《縱橫四海》,即係陶大宇加譚耀文加葉德嫻的電視劇,對於我這類由細煲港劇大的小朋友來說,當然知道呢套只係普通貨色,但Amber不同,由細到大都無乜睇香港電視劇,連《他來自江湖》同《大時代》都唔知係乜,《縱橫四海》已經是傑作了。我便晚晚陪她看著我房部牛龜電視機,在雪花與非雪花中摸索劇情。當然,我沒有告訴她,當我看見利兆天,即係陶大宇時,心情會有怎樣的反覆。基於陶大宇的角色會由奸變忠,我實在無法代入,睇到我鬼咁辛苦。點知收視竟然破了亞視紀錄,香港主流電視觀眾的口味,其實咁多年來,未變過。只要夠誇夠狗血夠婆媽,必掂。

煲煲下劇,其中一日,唔可以煲住。因為要出UA沙田睇《午夜凶鈴》。我本身對鬼片的興趣就好一般,但呢套日本鬼片的宣傳政勢非常凌厲,直頭係唔睇唔得咁。難得又成班人都好有興趣,咪去睇囉。估都估唔到,開畫日,星期四晚,竟然爆滿,得番第一行有位。有冇咁勁呀?都出咗去,都要睇㗎,十幾條友就買晒成行。入戲院前,仲談笑風生,驚都未驚過。已經好耐冇恐怖的鬼片,我們都把鬼片當笑片看待,都係突然整一下響聲,飲飲下水變咗飲血之類啦,可以有幾恐怖吖。結果,人人懷著輕鬆的心情入場。好快,就知瀨嘢。

廣告

《午夜凶鈴》是我看過的恐怖片中,最恐佈的一套。沒有之一。一來是開畫日便去睇,未有口碑,無心理準備打底,估唔到恐怖成咁。二來是坐第一行,同個螢幕非常接近,貞子從電視中爬出來的時候,雖然沒有3D效果,大家仍然覺得觸手可及。三來是套戲真係好寒,當見到張相片的人樣全部被扭曲嗰幕,真係嗌到全場慘叫。同行的,莫講話女生,就算係幾個大男人,都被嚇到目定口呆。我只好一直安慰Amber,用震動得不能自控的手臂。

不要批評香港人目光短視了,全世界其實都一樣。你話貞子沒有繼續拍落去,前世今生鬼妹版立體版,根本貞子就仍然係恐怖到癲的代表,點會似家陣咁,變成喜歡演員一樣?相同情況,係異形,你今日見到異形,就同見到一個可愛寶寶無乜分別,諗番起第一次睇列尼史葛套《異形》,係天堂同地獄嘅分別!返番去1999年先,當捱完成套《午夜凶鈴》,人人都已經面如鐵青,目光呆滯,腦裡面全部係餅錄影帶,個古井,電話鈴聲之類。而有關《午夜凶鈴》的恐怖,離開戲院後,還未完結的。離開戲院後,才到戲肉。

廣告

因為時間已到夜深,我們沒有選擇搭火車返中大站,反正由火車站接駁到UC的巴士的尾班車已經開出。我們選擇直接搭九巴,到達中大後門,然後摸黑行返宿舍。九巴沒人搭,我們十人坐上頂層,霸佔了整架九巴。膽色比較大的Norman同阿叻,一直在回味剛才的劇情,其他女孩子已經開始頂唔順,直接或間接叫二人收嗲。但兩個想表現英雄感的男人,又怎會聽話?越講,越興奮,配合尾班巴士風馳電掣,車身撞到樹葉的聲效,彷彿令到大家回到電影中松嶋菜菜子身處的日本。

好鬼辛苦先捱到落車,才知大鑊,大約要行二十分鐘斜路先返到宿舍,沿途只有微弱街燈光,跟一片漆黑其實沒太大分別,你可以想像個畫面係幾咁陰森。平日無事行過都陰森啦,何況大家個腦仲塞滿啲日本字的畫面。嗰二十分鐘,似二十年咁長,好彩大家不斷傾下偈,講下其他人的八卦,時間先無咁難捱。

終於見到光明了。仲唔得救?幾個少女火速回房,男的決定玩盡啲,等她們回到房間,便逐間房的電話逐個打,打完又唔出聲,嚇到班囡囡嗌晒救命。Amber醒目,聽到電話響,即時打我手提,問我係咪玩嘢。我誠實話係,叫佢千萬咪接個電話。好啦,《午夜凶鈴》之夜終於玩完了,一張戲票價錢玩足一整晚,真係抵到爛。咁咪大家分頭返房啦,仲留低真係等貞子嚟陪食宵夜咩。然後,真正恐怖的事,發生了。

我如常地打開個房門,一打開,部電視竟然著咗,成個畫面都係雪花。我明明熄咗電視先走人,你有睇過《午夜凶鈴》的話,可以想像到我當時有幾驚慌嗎?我一步一步行入去,打算熄咗部電視,按住個搖控,竟然熄唔到,轉台,又係一片雪花。然後,背脊傳來響亮的電話響聲。不是熟悉的手提,是很少有人打來的房間電話。嘩,我忍唔住嗌了出來。

事隔廿年,現在寫出來,我心仍有點點寒意。打來的,是Amber:「喂,我仲係好驚,不如一齊去睇電視,定一定驚。」於是,我同佢,兩個睡不著的人,走去叮了些點心,㩒了兩罐可樂,睇電視。年輕真好,就是這樣,已經很快樂。不必做些什麼石破天驚的大事,才顯示出自己有幾愛對方,對方又有幾重視自己。但自從《午夜凶鈴》後,已經很少再看鬼片。一來香港本土已沒有再拍,《見鬼》,問心,真係一啲恐怖感也沒有。二來,每次想看鬼片,也會想起《午夜凶鈴》有幾恐怖,太難捱。只是忍不住好奇,到有《午夜凶鈴》續集上畫,我也會購票觀看,明知一蟹不如一蟹,還是支持一下。直到最新的一套《3D貞子》,我還有看,已經變成苦笑了。一個恐怖而可憐的角色,被人類摧殘到成為連笑柄都不如。跟人類的感情太接近,無論開場有幾美好,發展下去,總是變得肉酸。

變成悲劇還好,總算盪氣迴腸,變成悶片,才慘烈。你想想第一集的《大白鯊》,驚到震;到第四集,連嘲笑都唔願。每一段戀情,我都希望至少似《哈利波特》,未必集集精彩,偶爾會有悶場,但總算有頭有尾,完完整整地作結。可惜,大部份都只會變成《午夜凶鈴》,一開始幾有驚喜幾精彩幾有追看性都好,到結尾的時候,始終不能避免地變成一套慘不忍睹的鬧劇。沒有人喜歡爛尾,但我們總在以為自己不會弄到爛尾的情形下,弄到爛尾。就算不是你本人弄到爛尾,也會交由對方弄到爛尾。所以,請你也不要怪罪各大小電影公司了,你看看自己,其實跟他們沒有分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