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 (第四本第八章)

2017/1/30 — 6:52

一九九九年的香港,都仲幾美好吖,我著住一條Chevignon的牛仔褲,覺得自己好潮,又未肥,又有無比精力,一兩晚通宵等閒事。

一九九九年的香港,都仲幾美好吖,我著住一條Chevignon的牛仔褲,覺得自己好潮,又未肥,又有無比精力,一兩晚通宵等閒事。

組好隊伍分好拍檔,第一項工作,增進友誼。為增進友誼,大家先去pre-camp。話就話係為大O做一次準備,其實比較似自己去玩。活動不外乎預演正式大O的行程,都係吃喝玩樂啦,八成時間都係,餘下兩成就聽下學生會啲政治講座,其實即係俾大部份同學時間去好好休養生息。那個年代,對政治有濃厚興趣,表示出無比關心和熱誠的,我敢講,不超過一成。你估今日咩?未畢業都已經要諗定點樣殺入立法會做議員,是生死攸關的大事。短短十幾年,將這一代大學生逼到在另一個極端,你唔佩服我們的祖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府,也說不過去。

唔知係我敏感定觀察力敏銳,平日鬼咁懶散又鬼咁寸的阿智,全程轉死性,對Grace的態度簡直可以用無微不至來形容。Grace又係嗰種斯斯文文唔多出聲的類型。有點似小清。而阿智基本上就是一個靚仔版的大叔。我望著他們,想起小清曾經話過唔會鍾意大叔,轉個頭,又話一齊咗。睇怕,Grace都唔會逃得出阿智的魔掌。這是一種格食格。又或者,賤男根本就是地球上最受歡迎的動物之一,任你什麼類型的女性其實到最後都會被攝住。

我安排了一個不太擅長搞氣氛的四眼仔給朱千雪。朱千雪好明顯有點怪罪於我,但我冇計,因為佢遲入組,開會揀人時無法出席,只好將啲剩餘物資留俾佢。我知Amber見到呢個安排後,火都嚟,覺得我有私心,專登俾個毫無吸引力的拍檔朱千雪,咁我就可以好放心無人會溝佢。無人會溝佢,咁即係我就仲有機會。好似《一夫兩妻》的情節。咪傻啦,個拍檔唔掂,其他組的男輔導員唔識跳過來覓食咩?例如其中一個叫阿山的,就不斷獻殷勤。問題是朱千雪平時如果唔笑,係有種拒人於千里的氣場,而因為佢好頂唔順佢個男拍檔,所以心情好差,所以好少笑,所以個氣場好強。等閒之輩根本唔敢埋身,於是得我呢個熟朋友成日喺佢附近。教吓佢點做呀,鼓勵一下佢投入啲呀咁。Amber的表情,好似想殺死我一樣。

廣告

喂,大佬呀,咁你喺人哋個組,有另一個大組長負責,又有另一個男輔導員拍住上,你又咁醒目,樣樣都搞得掂,唔通我專登過去捉住你隻手宣示主權然後又返番自己個組當無事發生過咩。終於,到深夜,大部份人都入睡的時候,我還是約了Amber出來見面。「你做乜成日黐住朱千雪啫,你有咁多個輔導員,唔使教嘅,剩係得佢要你教嘅?」「咪呷埋呢啲醋啦,係有嘢,上年都同佢一齊咗啦。你要驚佢,不如驚其他人。」「阿智做緊嘢啦。」「係啦,連個樣都唔同埋,粗口都講少咗。你點呀,你個拍檔都好似幾Ok吖。阿叻靠晒你幫佢手㗎啦。」「喂,你上年係咪追朱千雪,追得好誇張㗎。」「做乜咁問呀?」「出面好多人都講緊呢樣嘢啦,話你想借啲意追返佢,話你上年追足佢一年都追唔到,唔甘心喎。」「你咪聽啲無謂人講啦。」

我沒有說謊,那一刻,我的確沒有追返朱千雪的念頭。如果你由第一章第一本開始讀起,你應該明白,其實我是一個沒有耐性的人,也不擅長喬裝,如果我對一個人有好感,好快好容易就會顯露出來,也不會覺得難為情。又是那一句,不喜歡我是正常,喜歡我才是反常,我不會為正常的出現而感到難過,所以,我不會玩暗戀咁無謂。追一個人,如果追得太耐也沒有收成,就註定沒有收成了。即使有,都只是建基於感動,在仍然浪漫地追求愛情的年紀,才不想你因為感動才接受我的示愛。我追李嘉慧,追了兩個月便被踢走;追朱千雪,大約追了半年左右也已經知道不會成功,如果我真是會一追再追的話,暑假就不會完全放棄找朱千雪見面了。追Amber,也是速戰速決。我將以上理論向Amber解釋,她說:「信住先啦。」

廣告

一九九九年的香港,都仲幾美好吖,我著住一條Chevignon的牛仔褲,覺得自己好潮,又未肥,又有無比精力,一兩晚通宵等閒事。頭髮的厚度又足夠梳一個杜拉格斯頭。都幾型吖。你們還記得我入中大時,參加細O,講過有個糸花A小姐,成個朱茵咁嘅呢。結果,佢就俾當年Yr 3嘅師兄食咗。時而勢易,咁到我Yr 3 ,啲小師妹係咪會當我偶像咁崇拜呢?諗吓好啦,雖然,我同Amber係鬧交多過食飯,但係全世界都知佢係我女朋友,我又真係無打算要換畫,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啦。當年,仲未有有食唔食,罪大惡極的說法,但這句金句,問心,我係buy嘅。尤其當你得廿歲左右的年紀。所以,上帝,不要派天使或魔鬼來誘惑我,自己知自己事,我的定力,應該只係比螞蟻大一點。

整個pre camp,最精彩的,就是玩水戰。事先會講明叫女仔著黑色tee,千祈唔好著白色,一濕身,就連個胸圍都會露晒出嚟。我奇怪嘅係,點解唔叫班女仔著泳衣打底。算啦,當我冇講過。玩完,我只可以講,係好玩嘅。好玩並不在於有嘢𥄫,雖然有嘢𥄫都好緊要。好玩在,其實你好清楚以後就算你想再玩,都唔會有人同你玩,你最多只可以在浴室內,同你老婆加個仔一齊玩,但唔會有幾十個唔識嘅人喺條街度同你玩,玩完你唔會被拉去拘留所。人生最後一個暑假,我聽得最多的歌,是許志安首《世紀末煙花》,首歌當年唔算好hit的,但我極喜歡,到今時今日仍然背得返晒啲歌詞,又是林夕的歌詞。那時,好多人在擔心千年蟲,擔心世界末日。我一直覺得,這首歌,最能代表一直在旁照顧我的Amber。但我知道,她會更喜歡我們在宿舍天台上看流星雨時齊齊唱的《星河感覺》。

事隔多年後,我肯定,《世紀末煙花》才是讓人哭一千次的作品。

《世紀末煙花》(1999)

沿途沉默散步 炎夏如瀑布 
 我不覺 在感冒
誰料你已抱怨某藥房未找到

回頭如像昨夜 微熱還未散
你給我 做稀飯 一直暖到這一晚

還好嗎 還好嗎 頭上是昨夜煙花
掠過你我那暑假
才期望世界末日別來吧

還好嗎 直到我對你牽掛
難道已錯過 最短一個炎夏

曾如何被厚待 才證實是愛
看得見 問不來
然後發覺你我那夜原是相愛

熱度還未退下 仍舊如渡假
卻忽爾 在今夏 這份愛怕已昇華

還好嗎 還好嗎 頭上是昨夜煙花
掠過你我那暑假
才期望世界末日別來吧

還好嗎 直到我對你牽掛
難道已錯過 最短一個炎夏

容貌已變化 你今天

還好嗎 還好嗎 頭上是昨夜煙花
掠過你我那暑假
才期望世界末日別來吧

還好嗎 直到我對你牽掛
難道已錯過 最短一個 炎夏

還好嗎 直到我對你牽掛
難道已錯過 最短一個炎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