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 (第四本第十七章)

2017/3/13 — 18:20

作者想到很多政客,在畢業三十年後,還把自己在中學做過班長的事當作人生最重要的一個章節來宣傳,輕嘆一聲:唉⋯⋯

作者想到很多政客,在畢業三十年後,還把自己在中學做過班長的事當作人生最重要的一個章節來宣傳,輕嘆一聲:唉⋯⋯

再不想上堂,有些堂,點都要上,例如final year project。因為,唔上,就無學分,無學分,就畢唔到業,畢唔到業,就好煩。所以,我跟朱千雪、小清及一名陌生男子組成的小隊,每個星期點都要見一次面。

原則上,個final year project的玩法,是四名同學不斷開會,每個星期匯報一下進展。但以我當時的狀態,根本完全無心情跟任何人商量任何題目,所以,一開局,已經有共識,分工合作。我寫晒成份功課,個陌生男負責做power point之類的工具,小清與朱千雪則負責present。我問他們,信任我嗎?認識我的兩個都說相信,餘下的陌生男知道唔使自己做,求之不得。就此下決定。

一直相安無事,直到接近埋門一腳,朱千雪終於忍唔住,向我發炮。不是為了份功課,是為了我的態度。可能我一直當她是女神般看待,即使我有女朋友,Amber在我身邊也好,我都會交出一份敬意。到Grace出現了,我的情緒被撕裂得四分五裂,都忘記了怎樣可以不黑面。朱千雪了解我的狀況,明顯不滿:「你咁樣做,對Amber真係好唔公平。」「你都試過一腳踏兩船,你有乜資格話我呀?」我竟然發佢脾氣。「但係我無唔尊重人,無試過專登喺一個面前帶另一個出來走來走去,又無試過光明正大咁未搞掂舊一個就拖住新一個。」「我邊有拖呀?」「有乜分別呀?」朱千雪好少會咁大脾氣,我都唔明佢嬲乜,都唔關佢事。

廣告

結果,個final year project,每次開會,都有兩個好黑面的怪人。兩年多前,我還在狂追朱千雪;估都估唔到有朝一日會好似仇人咁互啤。餘下兩個成員只好盡力搞氣氛,小清好明顯不是呢方面的高手,陌生男更差。情況非常僵硬。

總算勉強頂到最後,我交出一份拎A-的功課,算對得住大家有餘啦。朱千雪仍然沒有高興起來。鄭伊健與梁詠琪已不再是封面人物,但形象大受打擊。始終是香港人,明星偶像要神聖的,最好不結婚不拍拖最好不做愛,難怪郭富城曾經話自己係處男,女星又個個爭住認係教徒。我當年當然是力排眾議支持鄭伊健與梁詠琪的少數啦。尤其梁詠琪,她還未正式入行,只是模特兒,我曾經在信和買了兩張明星照,回學校呃朋友,話俾人聽這是我的女朋友,又真係會有人信。這是發生在李嘉慧事件之前的趣事。對梁詠琪,我從來有份偏好。見到她被圍剿,於心不忍。可惜我自身也難保,即使算做排解了Amber與Grace的困局,但名聲已敗壞,已經不再是那個人見人愛的大組長。

廣告

最慘是連朱千雪都好似放棄了我。當final year project完結後,大家的關係便告終了。這三年間的感情,脆弱得有如在冰箱中取出一條冰冰雪條,不用幾分鐘,便消失得無影無踪。樓花也完全不見踪影,她發生了什麼事,我毫不知情。最後,我剩下的朋友,就只有小清一個。

如果要為這三年大學生涯作個總結,都可以用一事無成來形容。朋友,勉強算做有一個,但小清是小清,我完全估計到她很快會有自己的家庭,然後安心做一個好太太好媽媽,給朋友,尤其像我這類朋友的時間,一年都未必有一日。女朋友,勉強算做有兩個,但大家都在辛苦經營,完全望不見希望。成績,差到只能說勉強畢到業。不過,這個最無所謂,如果三年後,仍然要拿我的學業成績來自吹自擂,我會覺得悲哀。而,很多政客,在畢業三十年後,還把自己在中學做過班長的事當作人生最重要的一個章節來宣傳。唉⋯⋯

隔了一排沒有找Grace,不知是否因為朱千雪的態度令我有點難受,我又忍不住去找Grace傾訴。根本完全在將個關係愈搞愈複雜。「Grace吖,唔該。」「我係呀。」「你點呀?」「冇乜嘢。在家,悶。」「我來找你,好不好?」「你又話唔再見我?」「我掛住你,想搵你傾下偈啫。」「你係咪有事呀?」「沒什麼事,只是,就快畢業了,你會跟我影畢業相嗎?」「你夠膽同我一齊影咩?」「唔怕啦,還怕什麼,我都走了。我想至少要同你影一張吧。」「咁你使唔使我送個公仔俾你?你鍾意布甸狗?」「唔好啦,咁核突,都唔知邊個發明要帶個公仔去影畢業相。一定係啲賣公仔嘅人。」「你一定係有啲事發生咗嘅,話我知乜事啦,係咪Amber呀?」「唔係,不過,朱千雪無啦啦嬲咗我啫。」「哦,原來係你個女神嬲咗你。」「女乜鬼神喎,成幾年前的事啦。」「十幾年後,幾十年後,你都會照樣當佢女神㗎啦。」「我有冇咁長情呀?」「你唔係長情,係唔甘心。未得到手就係未得到手,未得到手就點會依依不捨,係咪吖?」我唔識答,我想誠實地去答一聲係,但今日的張國強已經無之前蠢得咁交關,喺適當時候,會懂得沉默。何況,如果根據Grace的說法,我更加放唔低,更加會當佢女神嘅,應該會係李嘉慧。咁,點講得出口呀?

最終,我都係搵了Grace,傾起畢業後的前途。「其實,我而家已經可以搵定工啦,final year project做完,我一個星期只係返一日學就夠,搵份長工都有可能得。」「好吖,反正你都係鍾意做嘢多過讀書。咁,你諗住搵份乜工呀?」「雜誌囉,做住先,最好就入到壹仔啦,好似最勁咁。」「《壹週刊》?」「係呀?你話好唔好呀?」「唓,做住先之嘛,佢肯請,咪得囉。」「咁又係,咁等我去火車站拎份《Recruit》先。」

做住先,卻變成做做做做做住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