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戀二十 (第四本第十五章)

2017/3/3 — 18:28

我吸了一口,覺得味道很重,竟然有種呼吸不能的災難感。

我吸了一口,覺得味道很重,竟然有種呼吸不能的災難感。

我下了一個決定:要Grace俾多少少時間我,讓Amber情緒平復。在Amber仍然未好轉之前,我都會照顧她的感受。即係話,我同Grace不會光明正大地行出行入。唔會拖手,唔會一齊在學校食飯,唔會上我間房,唔會呢樣,唔會個樣。

於是,某一天,我秘密地上了Grace的家,當面跟她講清楚我的想法。她不願意服從,但明白,也無奈,只好答應。好了,我正式傷害了至少兩個人。

廣告

又按照傳統,到題外話時間。又係同一句,如果你很忙,可以跳過這一章。

為了令自己減少在學校出現,成為其他人的話抦,及焦點,我在大學三年級的第一學期,找了一份兼職工作:賽馬網頁的資料輸入員。關於賽馬,其實,我有很多可以說。大約就讀小二左右吧,老豆還在香港工作,每逢周日,一家都會去找爺爺嫲嫲一家飲茶,飲完茶,成年人便去打牌,無牌打的,一係賭馬,一係睇本地甲組聯賽的直播。那個年代,賽馬多在周六,偶然才在周日。我老豆很勁,可以一路打牌,一路賭馬,我便坐在他身邊,同時學習兩項賭博。關於打牌,我覺得太費神,通常,打兩三圈就頂唔順,想唔打,而且只喜歡打廣東牌,仲要三番起糊,打到十番先有興趣。因為有控制狂症狀,喜歡做到齊齊整整的大牌,例如大三元,例如清一色對對糊。直到今日,一年也未必打到一次牌,多數輸錢。你同親朋打,贏得太多不好意思嘛,不如輸掉好了。是不是很寸?

廣告

至於賽馬,興趣則比較濃烈。我是「你知幾時」贏打吡開始有睇賽馬,之後的馬王包括「及時而出」、「翠河」、「活力先生」等,我都有在電視見証它們的威力。以前,會用老豆的錢下注,我給他心水,他買。讀中三左右,有些留級的同學,樣子老到可以入投注站,便用自己的真金白銀下注。一夠十八歲,已經入馬場見識,那大約是「奔騰」與「原居民」的日子。我不爛賭,但我喜歡分析,賽馬是一項很考腦筋的玩意,我覺得好好玩。以前,場場買,一百幾十玩足一日。又喜歡買複雜的連贏或三重彩之類。之後,看《賭俠1999》,劉德華揀信心最強的一場才下注,其他場合只用來儲資料,因為他求勝不為求娛樂,幾有型喎,又跟了風,一日只賭一兩場。但太悶,最後發現自己是求娛樂而不是求勝,也改為買最簡單的獨贏就算,因為可以嗌得清楚。

在賽馬中,也証明自己有一份鋤強扶弱的俠義精神。我好少喜歡馬王,反而會喜歡馬王的陪襯。例如「及時而出」時代的「金鑰匙」,幾乎次次都唔夠「及時而出」揪,好慘。「翠河」時代的「生圖」,為了避開馬王,逼住要由長途轉跑短途。還有「精英大師」時代的「好望角」,直頭要避到離開香港,去外地發展。既然有興趣,反正要搵工,又遇到賽馬網頁請人,順理成章便入了去做。

份工好悶,基本上是將賽馬結果輸入Excel檔案,分析是老闆的責任。但買馬的興趣則越來越濃厚,而且往往做好多功課,勤力過做真正功課,多多聲。其實,如果你夠理智,有這樣的興趣,幾好。一來可以訓練自律,一唔夠自律,可以傾家蕩產的呀。二來可以消磨時間,尤其你無老婆無女朋友要陪,或者有老婆有女朋友但唔想陪。三來會增強分析力,買一場馬,至少要睇賽績睇練馬師要睇騎師要睇檔位要睇狀態要睇手影要睇手風要睇部署還要睇場地睇形勢,再數,可以至少睇多十幾二十項項目。比起買大細買六合彩高層次得多。你話係咪好多嘢學。

中間有幾年,太忙,放棄了賽馬。近幾年,又重新拾起興趣。以後,大概需要再投入多一點吧。因為,至少可以減少我的胡思亂想。說回那份兼職,基本上很自由,做得晒啲嘢就可以。那時,有很多堂,其實是不用上的,上了,對你人生也沒有什麼幫助,我便走堂。留在大學,太多人在背後指指點點,我咪離開囉,又不用煩究竟陪Amber好,還是找Grace更好。雖然,心裡是有答案,但不想面對。回到公司,對住資料,反而自得其樂。在公司,認識了奇人馬明才。馬明才先生不愛女色,不愛喝酒,只愛運動。在我以後的人生,影響我甚大,有機會再慢慢介紹。

寫了這麼多,我最想說的,是多謝老豆老母,無將賭馬視為洪水猛獸,完全禁止。其實,其他不良嗜好,他們也沒有一味叫我咪掂就算,只是教曉我做人要獨立分析及自負盈虧,無論在財政上、感情上、道德責任上。如果我有小朋友,我也相信自己不會是個怪獸家長,即使個仔睇咸書,我便陪他一齊睇,希望可以提供一些審美觀分享一下。如果他要賭錢,我便叫他自己用利是錢買,輸了便輸了,就是沒有了,看他會選擇買馬買波還是買股票。如果他要溝女,更好,但記得咪衰十一,同埋唔好懶,一定要用套。是否很危險?是!但無論你怎樣教育子女,都是一樣危險,你逼他去彈琴學法文玩劍擊,不危險嗎?分分鐘逼到你個仔自殺身亡。可惜,我不會有子女了。

好了,廢話說完了,回到正題。我在Grace家中,看見Grace一臉悲傷,不是不內疚,但,一想起Amber更悲傷,我更內疚。惟有逼自己接受現在是兩害取其輕,我以為三個人分了那份悲傷,便是公平。現在想起來,真是有點白痴,用計數的分法去計算感情。雖然,我知道,人到中年,所有也會慢慢淪為計算,當年才二十出頭,為什麼要逼自己加速長大呢?逗留了一會,我便離開了,然後,我會回宿舍探Amber,看看她的情況怎樣,可以預期她也不會怎樣高興。結果,三個人難過,我便好像沒有一份責任。有時,自私有自私的好,奸夫與淫婦雙宿雙棲,至少有兩個人開心,對地球貢獻良多。很久沒吸煙,也忍住在便利店買了一包香煙,什麼牌子也不重要了,打火機的火光燃亮的一下,我吸了一口,覺得味道很重,竟然有種呼吸不能的災難感。這種難堪,究竟是來自覺得傷害了兩個人?不想面對她們?不想面對其他人?還是隻煙的味道太濃,買錯了?

天曉得。我只曉得,有些事情,無論你有幾討厭,但基於不同原因,你選擇了,就是選擇了,你只可以閉上雙眼,繼續向前衝,視死如歸地向前衝。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