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敗合夥人

2018/4/3 — 22:01

生意分兩種:獨資與合夥。創業4年,雖然陸續有其他股東加入,我仍然當作自己這盤是獨資生意來討論,因為我是公司的最大股東,佔約7成股份。

對任何人來說,獨資的生意都較合夥的生意容易做。冇錯,合夥的話,你付出的資金相對少,冒的風險相對低,就算遇上什麼困難挫折,走到窮途末路,你也可以欣然暗喜:I am not alone。但相見好往往是一段感情開始的幻覺,同住難是任你想像力再豐富也想像不到的痛苦,而這種痛苦絕對不是幻覺。

創業之前,曾經想過跟另外一位朋友由零開始,但就在申請表遞上公司註冊處之前,我們產生了嚴重的分歧,是關於資金分配問題。他認為我太進取,列出九九八十一個「萬一」,說我這樣大膽的話,開業不夠一個月便可執笠。聽完教訓之後,我只說了一句:when you risk nothing,you risk everything。可能我是錯的,但那時候還只是20多歲,人生不冒險便是最大的危險。

廣告

於是,我便「獨資」創業到現在。公司規模大了,開始招攬員工,然後員工人數多了,又開始成立部門。我的母校 Gresham’s 雖然不是 Eton 或 Winchester 那一列,但 Gresham’s 出了一個其他學校未出過的英國傳奇,這個人叫做 James Dyson。就算你未聽過他的名字,也必定見過他發明的風筒,即是那個中間有個窿都仍然識噴風的風筒。這位今天身家超過港幣四百億的傳奇富豪,最讓人稱奇的卻不是那個風筒,而是他到今天為止經營的也是一家私人企業,即是沒有上市。

Dyson 選擇不上市,因為他不想對外交待太多,只想做好本業,發揮其價值到極致。就是秉承著這位師兄的思維,我就算其後吸立其他股東,他們也非常尊重我是公司唯一決策人這個原則。後來我發現,我的資質跟 Dyson 實在相差太遠,靠一家公司的力量,實在滿足不了我對其他商機的好奇心,所以終於在上一年跟一家集團合辦了另一門生意。

廣告

詳細的不交待了,但我想說的是,雙方由籌劃到順利營業,我學到了一樣重要的東西:大方。一門合夥的生意是否能夠做得好,由很多因素決定,有很多因素都不在掌握之內,但可以掌握的,是雙方都必須大方。所謂大方,即是要爭著蝕底,不斤斤計較,你出1分力,我出夠2分,你見我出2分力便再出4分。

你賣力,我也賣力,雙方不敢怠慢,全情投入,毫無保留。一旦去到毫無保留這個地步,彼此的信任便更加穩固。我見過很多失敗的合夥生意,其失敗的原因都是猜忌。只要你猜忌,你便不會花費多餘的精力來看清對方「背後的企圖」,而精力一旦花在這些事情上,生意又怎會做得好?

村上春樹在其中一本著作說過:「很多人都希望看清對方在想什麼,但這其實是愚者的行為。從這樣的出發點去認識對方,很多時的結果都只會傷害自己。」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