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物的呼喚

2017/10/1 — 10:41

攝於寮國 Thakhek 的一個水塘旁邊,水塘不是重點,重點在右下方。我當時看到照片裡居然有我丟失了的心跳帶,忍不住叫了一聲,雙手在電腦屏幕前抓了幾把空氣。

攝於寮國 Thakhek 的一個水塘旁邊,水塘不是重點,重點在右下方。我當時看到照片裡居然有我丟失了的心跳帶,忍不住叫了一聲,雙手在電腦屏幕前抓了幾把空氣。

多年前我踩單車去長途旅行,騎車時胸口掛著一條心跳帶,帶扣不算很緊,到了越南,心跳帶鬆脫下來,我立即發現,檢了回來,心想自己還是挺幸運。這種情況重複了數次,直至我騎車到了寮國,帶扣再次鬆脫,但這次沒有那麼好彩,發現之時,已找不到心跳帶。

記得那天發現東西丟失,還焦急地到處去找,偏尋不獲。過了一星期,我從寮國騎車到泰國東北,用電腦整理照片,看到其中一張相片裡面,居然是丟失了的心跳帶。原來帶扣鬆脫之時,我居然對著丟失的位置拍了照片,沒有察覺。我看到照片中的心跳帶,忍不住叫了一聲,雙手在屏幕前抓了兩把,好像摸一下照片前的空氣,也能撿回心跳帶一樣。

心跳帶其實不算貴,但丟了還是可惜。我反思這件事情,回想第一次丟東西時,本來就像提醒的訊號,我卻沒有仔細聆聽,難得把東西撿回來,還只懂慶幸自己幸運。如果當時我能有所警惕,明白心跳帶扣的設計本身有問題,趕快做點補救措施,根本就不會丟失。

廣告

過了數年,我在拉薩時與一班朋友去吃飯,計劃帶上摺疊單車乘坐的士前往餐廳,吃完飯再騎車回家。我把單車放在的士車尾箱,坐車時與朋友言談甚歡,下車時居然忘記了單車。我在餐廳門外等桌子期間,赫然想起車尾箱的單車,大吃一驚,幸好的士正在等客,還沒開走,我趕忙把單車取回。那輛單車是英倫製的摺疊小布(Brompton),鈦金屬版,多年前購買也要 14000 元港幣,如果真的掉失,我應該會很肉痛。

我慶幸這次能夠尋回單車,不過再也沒有心存僥倖。我想起在寮國時丟失心跳帶的教訓,把這次失而復得的經歷,當作是失物給我的呼喚。如果這次我會忘記車尾箱的東西,以後就有機會丟失。為免再次出現類似情況,每次我把行李放進車尾箱,總會把一條鎖匙扣鍊(或帶或繩)扣在車門的把手位置。下車時我看到鎖匙鍊放在較不常見的位置,就會想起車尾箱的行李。這就是關連記憶法,即看到一件略顯突兀的物件,從而記起另一件毫無關連的東西。 

廣告

日常生活裡,其實總有很多訊號,一次又一次提醒我們要注意的事項。可是人之惰性,慣於常見不疑。縱然呼喚提示的訊號氾濫到鼻孔,卻寧願像溫水煮蛙,置若妄聞,反覺自在。

我其實間中還是會遺失物件,但情況也不算多,而且萬一真的丟失一次,補回物件後就會汲取上次丟失的經驗,儘量做些防範措施,鮮有再次失去的情況。聽說同一招式,不能對付聖鬥士兩次。我們就算不是星矢,但對待丟失物件這回事,丟失一次是大意,丟兩次就是活該了。

 

題外話:而我在西藏有位胖胖的好友,總愛把錢包放在後褲袋,丟出過起碼兩次。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