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奇異博士:當哈利波利變成超級英雄

2016/11/1 — 12:12

世上的一切,都必有期限,愛也只有一萬年限期,不是嗎?不過,或者算漏了英雄電影。超級英雄花樣無多開始過氣?來個反傳統專惡搞的《蟻俠》,不夠,再來個口賤血腥的《死侍》。觀眾受落,看得過癮;片商大賺,笑不合攏。人人滿意,可謂奇蹟。來到今次的《奇異博士》,更想到英雄玩魔法,只能佩服片商的市場視野。

精心計算下的成果

廣告

當然,《奇異博士》是漫威精心計算的成果。六分西方的魔幻,三分東方的神秘,再加一分中國的功夫,像一盒包裝精美的糖果。而平行時空的奧秘,就是這盒糖果上的一絲蝴蝶結。電影搶先美國在香港上映前,已先獲美國影評人大讚,為什麼?

美國人受落,一來是當然因為魔法效應。《奇異博士》的擋期,巧合地排在《怪物與牠們的產地》前,哈利迷未等到大作,在《怪》片蓋天覆地的宣傳下,也對玩魔法的《奇異博士》興趣大增。二來,是電影滿足了西方人的東方獵奇慾。

廣告

東西文化的角力

《奇異博士》有很多東方元素。故事講述一位西方神經外科神醫,做手術從無失手,聲名大噪。後來一場車禍,毀了雙手,也毀了他的人生,因為他雙手引以為傲的技術,就是他的所有生存意義。試盡了一切的方法仍然不果,只得遠赴東方的尼泊爾,尋找靈性大師。要治手,更要治自己的心障和人生,結果捲入惡勢力的爭戰。

這裏已經很明顯,主角的掙扎,是反映東西文化的交會,以及兩者和角力的結果。主角Doctor Strange聰明絕頂,有過目不忘的本領,所以名成利就,但他對人欠缺關心和尊重,做事不理後果。然而,技術和物質,卻無法解決問題。其實他面對的問題,就是這個現代社會無法解決的死結,因此電影似乎要暗示,西方得向東方尋找答案。

靈魂論別具魅力

東方傳統的價值,信仰、犧牲、靈魂,在魔法的包裝下,別有一種魅力,妙想天開:靈魂大戰、雙手指劃的魔法陣、性格鬼馬的斗篷、瞬間穿梭世界的隨意門。在一片西方英雄中,這些創意都別樹一格,有種獨特的新鮮感。不過,正如《變形金鋼》的香港,不可能是真正的香港,《奇異博士》的東方哲學,為迎合西方觀眾的想像,有點片面,甚至有點走樣。但對於一部追求高度娛樂的電影,要求不必太過苛刻。

我覺得比較重要的問題,是出在背景細節。《奇異博士》的各種魔幻特效,設計用心,無疑賞心悅目,但沒有時間建立和解釋細緻的世界觀,以貫穿全片,吸引觀眾,於是便削弱了代入感。特效更宏偉更壯麗,但卻少了一份細膩,是因為背景解釋不足所致。但魔法道具、大師的身份背景是什麼?主角對抗的惡勢力,到底又是什麼?

折衷安排合理

電影上映前,鬧出了選角的爭議。有人說,大師在漫畫中,明明是西藏喇嘛,改作身在尼泊爾也就算了,為什麼變成白人女人?不是歧視黃種人嗎?這當然是片商考慮中國市場的折衷方案,這個角色無論由中國人或是西藏人來演,都必定得罪另外一方。但至少片商沒有把角色換成愛國和尚,也沒有像有些電影一樣,來個突兀的太空喝蒙牛、中國救世界,因此安排尚算合理。

是的,《奇異博士》到處有其他電影的影子,《鋼鐵奇俠》的神奇翻生復活、《蝙蝠俠》的周遊列國、《潛行凶間》的扭曲空間,但只考慮新的魔法奇趣和靈魂想像,成績已是不俗,足以入場。

 

原文鏈結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 網站

發表意見